小屋創作

巴哈姆特 APP

專屬 ACG 勇者的廣闊世界

以 APP 瀏覽

小說2020-08-10 19:03

[達人專欄] 《二手索米與垃圾指揮官FC》第十九回.「全給破曉者打個稀巴爛!」

作者:飛空動煙雪





第十九回.「管他飛機大砲,全給破曉者打個稀巴爛!」



「AK-alfa!」和弦驚呼,被破曉者的殘忍戰績嚇得臉色蒼白。

「非正規人形,休想攻擊後勤官。」MAC-10握住衝鋒槍攻向敵人。

AK-alfa蹲下身閃避子彈,一個快不眨眼的掃堂腿踢斷了MAC-10的腳骨。

下一秒,耀變體形成的鑽頭不停旋轉,直接鑽入MAC-10的核心,這名衝鋒槍人形當場報廢、死亡。

「沒用的廢物。」AK-alfa撿起配槍,赤身裸體地散發殺氣。

「我、我會被破曉者殺死嗎?但我不能讓韶光戰機落入帕拉蒂斯手中...」和弦心想已經來不及逃上載具,急忙操控戰機飛往天際。

不過片刻,韶光已沒入雲端。

「了不起的決定,一般人可沒辦法像妳這樣果斷。」AK-alfa重新穿上戰裝,她信步來到和弦身前,嚇得少女瑟瑟發抖。

但和弦拼命鼓起勇氣,硬是不讓膝蓋彎曲下來,內心深處也有作為軍人的骨氣。

「......」

「小橘貓,告訴妳一件事,不要隨便靠近獵人。」AK-alfa想也沒想的開槍射擊。

但這顆子彈並不是打向和弦,而是站在AK-alfa背後的另一人。

「看來獵人逮到了意外的獵物呢~」K2的思念體輕輕一拂髮絲,飛身閃過AK-alfa的子彈,淡黃色的衣裙在天上轉了幾個圈圈,最後笑吟吟的落在一旁倒塌的建築物上。

「首席軍團參謀大人,妳閒著就喜歡偷偷觀察別人嗎?」AK-alfa瞪了她一眼。

「姐姐我對同伴都是真誠以待,對了...不得不說這隻可愛的小橘貓長得好像格里芬的格琳娜。」

K2的思念體在帕拉蒂斯建立的聲望已經越來越大,她分析清楚、聰慧敏捷,早已接替忤逆成為新一任的首席參謀,W常常與她討論軍情,這是破曉者地位逐漸被思念體取代的根本原因。

這時PA-15在蘆葦中慢慢清醒,她身上遭到薩雪蘭與裏切者小隊重創的傷口已全數痊癒,恍然間聽到Alka-fa和思念體的對話。

「格里芬?格琳娜...」PA-15臉上猙獰恐怖,簡直不可同日而語,
她氣喘吁吁的打出一槍。

磅!

和弦臉色慘白、中彈倒地,肚子上的傷口正在快速失血。

AK-alfa微微張開嘴,冷漠的美麗臉龐隨著錯愕的一幕起了變化,麻木的橙色瞳孔升起一股難以言喻的怒火。

「誰敢對她下手?」AK-alfa舉起突擊步槍,朝PA-15連開五槍,鬥鱗面對疾風一般的金色高速彈,癒合後的血肉再度被撕裂開來。

PA-15發覺全身沾滿溫熱的血液,仍被恨意支配,神智癲狂的朝四周胡亂射擊。

「哎,姐姐我建議不要隨便開火比較好。」K2思念體拔出等離子切割器,一劍將子彈切成兩段,左手手指在半空夾住彈頭,隨即用力往下一擲,竟把濕潤的泥土砸出兩個小孔。

「活該、去死,欺騙鬥鱗的格里芬最該死!」PA-15口中噴出好大一口血,鮮血朝破曉者隊長飛濺過去。

AK-alfa的耀變體變成一道屏障,將那些汙穢的液體隔絕在外。

「去死、去死。」PA-15瘋瘋癲癲的笑道,「我選擇相信妳,妳卻再度背叛了我,露西...」

「小小的實驗動物居然也想反抗帕拉蒂斯?」K2思念體轉動紫色光劍,從背後劃出弧形、迴旋一刺,從後腦穿過PA-15的頭顱,將舌頭牢牢釘在地上、絲毫動彈不得。

這下不管鬥鱗是否能自我復原,都沒辦法再多嘴說話。

「想不到有鬥鱗躲在暗處伏擊。」K2思念體朝PA-15眨眨美目,鬥鱗的舌頭被光劍燒熔,偏偏又能迅速重建組織,疼痛更甚常人十倍。

「就算把她碎屍萬段也會重新組合起來,生命力頑強的怪物...」AK-alfa快速奔向和弦。

破曉者隊長一個眼神示意,耀變體有如液體般竄入槍傷,不過片刻就在和弦的血肉中包裹住受汙染的組織、並加以推出彈頭,連清創手術都免了。

「好痛...痛!」

儘管如此,和弦依然在過程中慘叫,少了麻醉藥,取出彈頭、清除組織的過程痛苦無比。

「小橘貓別叫,妳撿回一條小命。」AK-alfa彷彿鬆了一口氣般的微笑,倒上大量的消毒液後,拿出針線替她縫合傷口,雖然手法嫻熟,但過程還是痛得和弦眼淚潺潺留下。

「忍耐...妳就格琳一樣,非常勇敢。」AK-alfa最後敷上戰地凝膠,看著眼前熟悉的少女長相,依稀想起多年前的記憶。

「姐姐我看得出妳有心事,否則一向冷酷無情的破曉者怎麼會偏偏放過和弦.賽拉斯?」

「想聽故事,就陪我玩幾招吧...K2。」

AK-alfa外表看似孤高冷漠,私底下卻對強者欣賞不已,因此她在黃金之城對扮成破壞者的芬芬青眼有加,此時又親眼看見思念體切砍子彈的高超手法,一腔熱血躍躍欲試。

「請指教。」K2思念體微笑,她能同時使用兩把等離子切割器,但AK-alfa此時手上只有一把耀變體形成的銀色光刃,於是也不佔便宜,兩人各持光劍站在湖畔,手上兵器耀目生輝。

AK-alfa挺劍刺擊,耀變體化作銀色光束俯衝過去,這是力量型的招數,K2思念體則如孔雀開屏般展開守勢,輕靈活躍的紫光捲住銀芒。

兩人聚精會神的對劍、光刃嗡嗡連響,卻像閒話家常似的聊起天來。

「那時候...我還是一名正常的人類。為了復仇,我甚至成了格里芬的員工,而在克魯格帶領下的格里芬也沒有讓我失望,一開始不到四十坪的辦公室,每一名員工都充滿拯救世界的熱情,格琳娜、神代、FAL、風莉、葉明舟都帶著昂揚的熱血投入戰鬥。」

「後輩君...」K2思念體呢喃,紫色光劍游刃有餘的一彈,應聲擊散了AK-alfa第一輪的攻勢。

「那時候特別美好,我彷彿領會正義與真理,成為了守護世界的夥伴。」AK-alfa轉手再送,第二輪兇猛的攻擊已逼至思念體眼前。

「格里芬終究是軍方的爪牙,妳確定在安全承包商就職是正確的選擇嗎?」思念體斜身、避開鋒芒。

「所以我花了很多年,學會了如何破解防火牆、瓦解保全系統,在短短數秒內致人於死的辦法,即使要踏向一條通往死刑的復仇之路,我也無所畏懼。」AK-alfa踏步追上,思念體驟然劍路一變,震劍回擊--

嗡,兩人劍光交錯,形成了一個乂字。

「只是?」

「我在公司唯一的朋友嘗試阻止。」

「姐姐我想不到妳還有朋友。」

「唯一...的朋友。」AK-alfa盯著波光粼粼的湖面,手上力量加催,那個時候格琳娜對我說,等一下!妳不要走,再給我一點時間

「妳拒絕了?」思念體手腕跟著吐勁,劍光更是擦得星火燦爛,但兩人雙腳仍在原地不動。

「格琳願意幫我,我真的、真的很高興,可是待在公司並不能替我死去的父母伸張正義。」AK-alfa越說越是咬牙切齒,「我...只能自己去找那三個人,那三名害死我父母的混球...後來在我親手殺死第一名仇人之後,發現剩下那兩人都成了正規軍的高官,有很多人保護他們,我找不到下手的機會,還在逃亡的過程中被逮捕。」

「我們看到這名嫌犯顯然沒有悔改之意,冷血到面對死刑也不懺悔。」

「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真是可惡!」

K2思念體可以想像到AK-alfa一出法院就被記者包圍的報導。

哪怕執行非法正義,殺人就是殺人。

「法官組成的陪審團將我判處死刑,即使格琳娜多方調查、整理證物來替我緩頰,仍無法抹滅被害者被我親手殺死的刑責。」

AK-alfa閒談、攻敵氣態自如,劍光磅礡唯美。

「妳和格琳娜之間還有這段往事...」

「原本應該制裁犯人的法律,最後卻來送我上路,很諷刺對不對?當時我吃著最後一頓豐盛的飯菜,就算偽裝得開朗健談,也忘不了格琳娜站在牢房外泣不成聲。」

原本AK-alfa以為等待她的只剩下扣響扳機的手指,但...

披著黑袍的恐龍人卻意外出現在她的牢房外。

「妳想活下去嗎?「正義」用力量去做出行動、做出改變。」

幾乎可以誘惑任何人出賣靈魂的慈悲聲調。

AK-alfa認為眼前的蜥蜴人就是神的化身。

神賜予了她復仇的力量,讓她以戰術人形的姿態縱橫戰場,斬殺了第二名位居少將的仇人。

「但我萬萬沒想到,我最後要復仇的對象,居然變成格琳娜的丈夫--」

「AK-alfa,求求妳...不要傷害塞拉斯將軍,不要去傷害我爸爸!」

K2思念體和AK-alfa聽了和弦淌血的叫喚,不約而同地收起攻勢。

「K2...當不斷進化的生命終於看到絕望的盡頭,迎接我們的還會是多彩的明天嗎?」

和弦聽不明白,也因此說不出一句話。此時她的目光投向思念體,不禁想,
「她就是K2小姐的思念體嗎?除了一個是「遠東公主」的淡黃色打扮、一個是「黎明之前」的紫色禮服以外,完全看不出差異。」

「...慢慢治療妳撿回來的小貓,姐姐我要回基地了。」K2思念體拿出
拘束繩扣住PA-15的四肢和嘴巴。

「妳會向父親大人報告嗎?」AK-alfa一揮手,耀變體化作高牆擋住思念體的去路。

「姐姐我今天來附近巡邏,沒有發現一絲異狀。」思念體甜甜笑道,手上光劍斬開空間包,帶著PA-15一起消失。

「嘖,真是作弊般的能力...話又說回來,妳...真的很像大橘貓。」AK-alfa臉上難得露出一絲溫情,「我要妳好好活著。」

「可是...」

「噓,聽我的命令行事、不要隨便說話。」AK-alfa讓耀變體包住和弦,讓她外表看起來就像是一名普通的白色士兵。

「隊長,妳洗澡也洗太久了吧?皮膚會泡到爛掉喔?」副隊長MDR正好出
現在兩人身後。

「嘿嘿,終於要爽快的大戰一場,上次在黃金之城行動中遲到的那傢伙也追上來了。」破曉者HP-35、DP-12跟著從樹林走出。

就在這個時候,嘹亮的吆喝聲響起了。

「Shinnippori!!!」

和弦嚇了一大跳,眾人回身凝視著破曉者小隊的最後一人,機槍人形M2HB黃髮、紅瞳,外表成熟幹練,雖然胸前有一對傲人的巨乳,卻長得人高馬大,六塊堅實的腹肌映入大家眼底,這名金剛芭比正在草地上用一根手指頭做伏地挺身。

「我聽說克魯格和他的兒子是新日暮里心法的繼承者,可惜沒機會和他們較♀量了。」M2HB朗聲大笑。

「妳們上次還記得她用廢棄船艦來健身嗎?」MDR頑皮的撇撇嘴,「我就說老姐不知悔改,還是天天遲到。」

「副隊長對老娘的稱讚,老娘就不客氣的收♀下了--許容之心。」M2HB朝MDR比了一個愛心。

「老姐臉皮就跟她的肌肉一樣厚,大概比宇宙戰鑑的鋼板還厚吧?」HP-35翻了翻白眼。

「沒辦法,誰叫老娘的肌肉就是百年♀不衰的好品質--讚美之心。」M2HB又在肌肉上面比了一個嬌滴滴的愛心。

「妳要是繼續遲到,乾脆就一輩子關在健身房裡不要出來了。」DP-12感到一陣辣眼睛的痛苦,只好趕緊閉上眼。

「怎麼可以這樣詛咒自己的同♀伴呢?老娘好傷心--告誡之心,隊長,妳一定能理解老娘的,對不對?」

第三個愛心再度出現M2HB在結實的腹肌上,MDR、DP-12、HP-35都是一臉無可奈何的搖頭。

「老姐願意出現在戰場就謝天謝地了,接下來我們朝大雪山出發,下一個目標是處決鐵血主腦伊萊莎。」AK-alfa神采奕奕的抬起臉,她的仇人只剩下...

如果這兩個人不論誰死都會讓和弦痛心,那在殺死賽拉斯之前,不如先解決神代一弦。

在終焉花海的戰鬥中,破曉者小隊的素體都處於調整階段,但格琳娜為了救神代而死的遺憾,終究要有人付出代價。

女人永遠都比男人靠譜--

但老♀姐是例外。


---------------


野生的哲學大敵出現了! 薩你可要保重啊!

32

14

LINE 分享

相關創作

酒酒~幸福(*゚∀゚*)

【安科】Vector似乎是來到了明日方舟的樣子-第二章(1)

《刀劍神域Progressive》動畫化企劃啟動,並釋出視覺圖與告知宣傳影片

留言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