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屋創作

巴哈姆特 APP

專屬 ACG 勇者的廣闊世界

以 APP 瀏覽

小說2020-08-13 16:17

巴哈友誼六周年紀念 夜天使OVA 天龍八部〈11/13〉

作者:真蓋特哥吉拉


第十一章

多重併發症

在三傻把這好不容易得到的殭屍病毒的解藥與疫苗交給軍械庫之後,連續忙了半天才終於讓賽文加、烏英達姆跟魔神凱薩一起空中灑藥,並且把這解藥疫苗的配方分享到全世界去,這才總算解決了殭屍危機。也順便把待在冰牆裡燃燒生命的如來給救了出來。但現在還有另一個更大的危機…

在天使王城那邊,現在整個王城裡的天使軍團全部都嚴陣以待。但是悲王軍偏偏就是在那裡當起坐地炮!別說天使們看不懂悲王到底在想什麼,就連她的手下也都搞不懂。僅僅只有少數心腹知道她在進行著一個簡直浩大無比的自殺行動。但是她需要的是時間!
所以當她聽到絕帶著大軍直衝天使王城來的時候,她不禁偷偷的笑了一下。

「那個老變態!他果然如同計畫的一樣,來了!不論怎麼樣,通往地獄的單行票,老娘我已經幫你買好了!」

同一個時間,在天使王城裡面,刀女王同樣也是焦頭爛額。畢竟,悲王軍當起坐地炮,完全不理會天使軍們怎麼叫罵都無動於衷。即使有天使已經乾脆犧牲色相,學人類在阿修羅軍陣前跳起鋼管舞了。這畫面實在是太美了,美得令人不忍卒睹!就算是這樣得慘不忍睹。阿修羅軍依舊是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

雖然悲王治軍嚴厲更勝刀女王的傳聞,刀她自己老早就有聽說過了;但若非親眼所見,否則實在難以相信,眼前的阿修羅軍居然會這樣壓抑著長久以來對天使的仇恨,繼續堵在門口當摩艾石像。

刀女王這下心裡都直叫糟糕!這樣子不開打不是,開打也不是的窘況,讓她非常頭痛。別說夜顧問自己想下凡去救人,就連她自己想衝出去痛快打一架都有問題。這樣尷尬的情況,她自己也想不出來怎麼辦?

她跟夜就這樣杵在城牆上,看著烏壓壓的阿修羅大軍,只能望軍興嘆。

千代紙、肯恩與羅喉三個人跟初代超人力霸王、超人力霸王戴拿、薇拉、緊那羅等人全部都已經準備好加入怯羅蹇馱的大軍當中,準備上天界去截擊絕的軍隊。

而龍王也在這場殭屍危機爆發之後,宣布與怯羅蹇馱聯手上去攻打絕與悲王兩者的大軍。於是龍族大軍也跟著出動。

剎那之間,整個接近十萬人的大部隊就在海上集結,這畫面可說是非常的壯觀。
然而,貝利亞AI在一面飛行的同時,一面在試著查出悲王到底想要利用的是哪一個衛星來炸天界大軍的時候,他找到一個令人在意的資訊。

「0782專案…這是什麼…?昴宿星團?關我屁事!嗯?等等!在兩年前就給賣了?買家是…X的!居然語焉不詳!這玩意兒現在的位置…靠杯!被藏起來了?這女人她到底要怎麼弄啊!這是!」

貝利亞AI把他自己的運算能力給開到最大,試著弄清楚悲王的計畫的全貌,希望能在開戰之前就弄清楚悲王的行動,這樣他們才能阻止她跟絕。

在此同時,M78光之國的超人兄弟們也正在趕往地球去。

「羅喉!現在這樣怎麼辦?一面要救小七、一面要阻止悲王的行動。這樣有辦法嗎?」

「除非他們都在同一個戰場,要不然如果要各自擊破,消耗的兵力與資源會非常的大,而且不論是只要一個失誤我們可能就滿盤皆輸。」

羅喉認為,要這樣接連戰鬥,消耗的資源與人力甚大。而且容易形成腹背受敵的情況,整個戰鬥的風險非常之高,顯而易見。

「悲王…她出什麼招都不知道!」

千代紙說出了整個問題的最大重點。

看著怯羅蹇馱的鋼普拉大軍,雖然,裝備精良強大是打勝仗的要點之一;但是,如果敵人合縱連橫或是打游擊戰,又或是破壞錙重等補給,那麼空有精良的裝備也有可能會被敵人重創甚至被打敗。

更何況悲王肯定是留了一手,不然她不可能這麼信誓旦旦的把所有的敵人都要拉過來自己面前打。

說到這裡,東方天界也同樣都手忙腳亂、焦頭爛額。在倉促之下,勉強招集了五萬大軍與東西南北四大天王。看著千軍萬馬的持國天王,她心裡都不由得感慨,若非東方天界長久以來的軟弱腐敗,堆積了無數不敢給人知道的悖德醜行,更別說跟歐米茄檔案有關的一切了。
若非如此,又怎麼會有今天?長年以來東方天界的逃避,逃到最後又還能逃的到哪?一身戎裝,英氣十足的持國天女王也只能希望不要再有任何事情再發生了。

但當模王與龍王聯軍到達天使王城時,為了取得神聖水晶而來的絕的蛇精男與異生獸大軍已經率先開打了。但絕手上的兵力仍舊是不足以攻破悲王手上的二十萬大軍。於是被逼到無法可出的絕,依舊無恥的搬出了人質─小七。

他的手下把小七給綁在高塔頂端的火刑架上,準備要向夜勒索。無論他看不看的到,天使軍團的探子必定會看到。因為他要利用小七來逼迫天使出軍,以雙面夾殺毗摩質多羅的大軍。
但毗摩質多羅只是冷冷的,就像是在看猴戲一樣的看著絕的行動。對悲王來說,小七的死活不關她的事。但為了不讓絕與刀女王起疑,她不等東方天界的軍隊到來就先發動攻擊。就在這時候,號角響起。

東方天界的天軍也到了。一看所有演員通通到齊了,她立刻下令:
「傳令下去!準備發動攻擊!除我悲王軍以外者,全部殺無赦!」


這一刻,悲王軍中所有阿修羅鬥士全部都動起來了!

「放箭!」

「發射!」

滿天箭雨從天而降,悲王軍對著四面八方所有的敵人發起了衝鋒。而遠在天使王城的夜與刀兩人看到小七落在絕的手上,都巴不得衝出去救她;但他們必須保護這整個王城的百姓。

「放箭!保護城牆!」

在城牆上的天使軍團同樣也對著衝鋒的悲王軍放出無數無情的箭矢。箭矢刺穿了阿修羅鬥士的鎧甲與身體;但後面又有更多的阿修羅湧上來。前仆後繼,有如一波波的浪花般,渾然不怕死。

在悲王軍陣中,一座座巨型投石機與巨砲都架起來了。在陣中的術師早已佈下結界,不讓敵人把重要的攻城器具給打掉。

「朝攻城器射擊!不惜代價都要把它們打下來!」

怯羅蹇馱對著其中一組MS部隊下令火力全開。

在火力全開的轟炸之下,有幾座火砲跟投石機被打掉;但悲王手下的術師豈是省油的燈?眼看在狂轟濫炸之下竟然還有七、八成的長程攻城器仍然沒有被打 掉。

「繼續發動攻擊!不論發動多少波都行!彈藥沒了就貼上去跟他們鬥狠!」

「怯羅蹇馱!你居然敢幫天使?!」

「為了大局,我不得不阻止你!毗摩質多羅!我就是德國骨科死肥宅又怎麼了?勞資我還沒
有忘記阿修羅的榮耀!」

「哼!榮耀?等全部人都到了地獄之後再說吧!」

龍王也在同一時間下令發動衝鋒,直接反擊。接著連東方天界的天軍都跟著也衝進戰場裡。一時之間,整個王城前面的平原變成了真正的阿修羅戰場。只見箭矢、槍彈、激光砲與各式刀劍全部都在戰場上到處亂飛。

「梯子!」

一個天使將軍在對把守城牆的衛兵們大喊。原來,悲王底下的阿修羅大軍也搬出了衝撞車跟攻城梯,直接強攻。天使們也搬出了熱油跟炸藥,連同箭矢一起往下攻擊。誓要將這群意圖染指天使王城的阿修羅與惡魔一起打入地獄。盡管有不少阿修羅鬥士被滾燙的熱油給活活燙死;但也有不少阿修羅鬥士順利把梯子搭上,攻上城牆。
「迎敵!迎敵!」

所有的天使們通通拔刀,與爬上城牆的阿修羅鬥士直接短兵相接。

剎那之間,整個城牆上又是血肉橫飛。阿修羅鬥士一個個活像瘋子一樣的見人就砍。比起那些只會撲上去又抓又咬的低階惡魔,那些訓練有素的阿修羅鬥士更像戰鬥機器一樣,一個照面,就有三、五個天使被砍倒。也有天使在戰鬥中被從城牆上拋出去,直接摔死。

東方天界的天軍們也直接朝向悲王的大軍發起衝鋒。並也把迫擊砲等武器全部都搬出來,對著悲王的部隊直接轟擊,替前面衝擊的步兵開路。然而,悲王軍也同樣還以顏色,也是各式火砲加上巨型投石機,對著東方天軍直接砸過去。

半邊天空都被巨石跟砲彈給遮掩起來。才短短幾分鐘,雙方陣中被巨石跟砲彈給打死的戰士就已經是成千上百了。

盡管各方勢力全部都亂打成一團, 在亂軍之中衝鋒陷陣的三傻他們的目標很簡單,那就是要把小七給從絕的手上搶回來。於是肯恩招喚出了湯尼卡車,直接載著他們這幾個八部眾直接朝向異生獸大軍的中央殺過去。


「第七小隊!掩護他們!」

怯羅蹇馱直接下令掩護三傻他們。此時,羅喉羅的舊部屬也全部跟在三傻他們後面,傾全力替他們開出一條通往小七那裡的血路。戴拿與初代超人力霸王都出手變身了。他們跟魔神凱薩一起一口氣轟掉了七、八隻的怪獸,

怪獸倒下後的屍體成了兵家必爭之地。各大勢力的軍隊當中的小部隊,都利用這些怪獸的遺體來重整隊伍發動衝擊。各個軍隊之間彼此都是積怨已久,殺起來更是分外眼紅。

千代紙、肯恩與羅喉三人都不斷的瘋狂的攻殺著絕的爪牙,為的就是要盡快殺出一條路去救人。雖然救完人還得打一條路穿過悲王的大軍,直通天使王城。但如果連眼前這第一關都過不了那後面就更別說了。

「二十四、二十五、二十六…」

這三傻是一面數殺敵的人數一面衝過去開路救人,可沒想到眼前出現了一隻長得就跟暴君怪獸EX.泰蘭特頗為相似的異生獸。牠同樣也使用手上的巨大鎖鏈與大刀把眼前所見的所有人通通掃飛。

「全軍注意!全體齊射!放!」

怯羅蹇馱用法術在泰蘭特頭上做了標記,下令所有操縱鋼普拉的鬥士們全部朝牠集火轟炸過去。一聲令下,所有的激光武器跟導彈全都朝著泰蘭特轟下。乒乒乓乓的一陣狂炸之後,煙霧散去。泰蘭特被炸掉了半個腦袋;卻仍然不死。

此時在泰蘭特周圍,出現了八顆藍紫色的水晶,千代紙對牠發動了冰晶領域,在這些水晶當中快速穿梭,連環攻擊暴君異生獸。在穿梭完一輪後,她瞬間移動到半空中,從天上集結所有水晶浮游砲直接朝怪獸的頭上砸下去。

肯恩手上的太刀纏繞著紅黑色的淨罪之火,接在千代紙後面對眼前的異生獸發起攻擊。這一刀直接由下往上砍過去,刀刃到頂端之後就又再往下做袈裟斬。接下來太刀脫手而出,纏著火炎的太刀就像有生命般的連續對泰蘭特狂瞬間砍了五百多刀。

羅喉跟著接力,雙刀齊上,如海嘯般的巨大殺氣頓時爆發。一瞬間無數無形的刀氣,以十馬赫的速度朝著泰蘭特砍殺而去。比起肯恩的刀法,羅喉的刀法更加瘋狂、更加霸道。巨大刀氣如同一波波的海嘯一樣的衝過去。連帶旁邊的悲王軍跟異生獸全都跟著被砍。

而一口氣連吃三個大招的泰蘭特也被打到一整個血肉模糊,直接無力的倒在戰場上。


戴拿則是一口氣借了泰塔斯、蓋亞與迪卡的力量,搭配原本的強壯型,直接迎戰怪獸軍團。
一轉眼幾個拳腳,就已經轟倒好幾隻怪獸。此時,又跳出來了一頭巨大的爬蟲怪獸。戴拿不由分說,直接就是左右直拳接左鞭腿,轟完一波後,又拉近距離灌了一記左勾拳跟下勾拳,再接上下潛抱摔,直接把怪獸給摔倒後再抓起來甩出去。這一摔不只摔死了爬蟲怪獸又順帶撞翻好幾隻異生獸,又壓扁了幾百個悲王軍的人馬。


三傻趁著這暴君異生獸倒下的機會,直接殺過去綁著小七的那座高塔上。絕跟三傻才交手不到幾回合,三傻就發動了一波連環攻勢。千代紙將她的冰晶浮游砲圍在絕的四周圍,不斷見縫插針的對著絕射擊,同時也用冰晶魔鏡保護自己的隊友、肯恩的烈炎太刀加上羅喉的阿修羅雙刀的連環斬擊,三人相互配合之下,就算絕跟他手上的邪惡鎖鏈在怎麼厲害也黨不了來自三個都比自己還強的高手的連環攻擊。

在千代紙運用冰晶砲發動了一波交叉射擊後,換肯恩用裂神之舞對著絕發起伊波帶著淨罪之火的力量的連環斬擊,最後羅喉用雙刀發動了滅神斬,在滿天飛舞的刀氣之下,絕被砍得渾身是血,左手是整條都被砍到連一丁點肉都沒,只剩下骨頭。

在自覺就算是一對一也打不過三傻中任何一個人的情況下,他就抓著小七意圖要拿她當人質來阻止三傻的行動;但這也給了夜一個絕佳的機會。

這一刻絕正好是背對著天使王城的城牆,夜在這一刻看得非常清楚。他用盡全力拉弓、搭箭,狠狠的把這一箭射向絕的背後。那一箭飛越了整個戰場,飛越了悲王的大軍、飛越了無數的MS、又飛越了異生獸,這一箭彷彿像是羅喉羅在冥冥之中引導著,在絕轉過頭來時,刺中了他的肩膀。

「居然…!」

在劇痛之下,絕整個完全在想的就是這驚天的一箭究竟從哪飛來的?就在他分神之際,手腕一疼,方才抓著小七的右手自手肘到手掌的部分,早就被肯恩給一刀卸掉了。這一刀的速度之快,神經感知到疼痛再將疼痛信息傳遞到腦子的速度還快上一級。

眼看連拿小七來索討神聖水晶的計畫失敗,就往高塔的地板直接吐出一道巨大的閃光彈,把整座高塔給轟垮,趁亂逃跑。

趁機解開小七身上的繩子的三傻瞬間失重,從空中落下。才剛脫身的小七傷痕累累根本全身無力,哪有辦法拉的住三傻?而千代紙則是一個人拉著三個人在飛,一整個非常勉強才飛得起來。

眼看天使王城就在眼前了,卻是怎樣都飛不過去。就在即將跟地面上的阿修羅鬥士要來個親密接觸的瞬間,出現一隻巨大的鋼鐵手掌。是貝利亞AI!

「嘿嘿嘿!總該讓本大爺也帥一回吧?我把你們拋過去,這樣你們應該就有辦法飛過去王城裡了。去吧!」

貝利亞就這樣大大剌剌的把小七跟三傻給全部一起拋過去天使王城裡面。

「呀!」

「靠杯!我好像丟的有點歪了!」

貝利亞這一瞬間也覺得有點尷尬了。才帥了三秒鐘啊!


要知道,除了千代紙自己就快五十公斤之外,小七大概比她重七、八公斤〈有練肌肉的女生體重會稍微重一點!〉,肯恩的體重大概就快九十公斤,羅喉更可怕,一整個直接上看一百二十公斤。四個人合起來就比美國摔角明星Big show還要多了一百多公斤。就算千代紙是乾闥婆,力量比普通人類來的強大。但是,要扛著二百多公斤的重量在飛行,本身就很吃力。尤其在前面一連串激戰下來,體力消耗不少的情況之下就更糟糕。

又加上貝利亞丟歪的結果,就是她又要花費力氣修正飛行方向飛到夜所在的塔樓。這才剛飛過城牆眼看又要在半路迫降的時候,小七突然醒過來,還瞬間開外掛,直接四翼變六翼,開始暴力爬升。

「往左!往你爸那邊去!」

千代紙已經一整個都快沒力。肯恩倒是在想早知如此,剛剛應該弄一台MS直接開過去就好了…羅喉則是覺得他肚子裡的早餐好像快從嘴裡飛出來了!

「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就在快要到夜的面前時,小七也沒力了,又換成千代紙把所有人一口氣拉上來,直接從塔樓的窗口那裡衝進去。

「有刺客啊!夜大人!小心!」

夜身旁的護衛們全部都抄出兵器來!三傻在那一瞬間也同樣都把各自的武器都拿出來了。場面一度是非常的緊張,打破這局面的是小七的一句話:

「爸!我回來了!」

「把武器放下!都把武器放下!」

夜一看到小七整個人全身傷痕累累的樣子也顧不得她能不能直接在天使們的面前出現,更不顧自己的形象,連忙要護衛們放下武器。

“不看僧面也看佛面。”三傻看著這樣的場面,也跟著放下手中的兵器。就算不給夜面子也得給小七面子,更何況她還犧牲自己保護了小萍又握有關於絕的重要情報,光是衝著這一點就已經是大功一件。

「謝謝你們!」

夜連聲道謝,這下子對三傻來說可真的是尷尬到不得了了。

但是夜也管不了那麼多,眼看小七整個人就像是幾乎死去一樣的,盡管她開了六翼;但是,一直以來的消耗肯定讓她整個人都元氣大傷。看到小七面如死灰的模樣,夜心痛的伸出手來把自己的能量傳到她身上去。

「爸!我有事要跟你說…」

「妳別說話,妳這樣會沒力氣!」

「不行!我得說!絕那傢伙手上還有王牌。而且如果他這次行動失敗了,他還有辦法再一次發動攻擊!」

「該死!剛剛都急著救人,沒能把這烏龜王八給擋下來!〈卡美拉表示:我是無辜的!〉」

肯恩一聽到小七那麼說才想到他們剛剛才在救完人後都忘了絕的存在。

「妳們要煩惱那個小變態也得先等過了這關再說吧!」

突然一個聲音,從千代紙的手機裡傳出來,是貝利亞AI!

「我剛剛終於他X的弄懂毗摩質多羅那女人的計畫了!多虧愛娃她的太空船上的電腦,我終於知道怎麼回事了?」

「這是…」

夜還有點大惑不解。

「啊!你個呆頭鳥人先不要打斷我講話!總之...在N*S*因故解散以前,他們本來有過一個計畫,不知道是接收從天狼星還是什麼昴宿星團來的訊息...不管!總之,他們做了一個太空站丟在宇宙中,經常在校正位置來蒐集訊息。但在解散後,這玩意兒就不知道怎麼搞的,控制金鑰被賣到了毗摩質多羅那裡。毗摩質多羅計畫就是要讓這玩意兒在經過維度轉換後用來轟炸天界!」

「草泥馬!槓鈴羊!那豈不是跟夏亞一樣嗎?」

怯羅蹇馱透過連線一聽到這消息都氣的破口大罵,也顧不得旁邊的幕僚也在聽。
「對!就跟你最喜歡的阿姆羅大大的死基友兼死對頭一樣。」

貝利亞說著還對怯羅蹇馱比了個大中指。

「如果是這樣應該也不夠把這麼大陣仗的軍隊給帶走吧?」

一個粉紅色長髮的美女插話進來,那是怯羅蹇馱的姊姊。

「唉!姊姊妳讓我處理就好…」

聽到這裡大家的心裡都是:

「這貨果然是德國骨科來著!」

「再搭配上沙塵暴就好啦!這該死的太空站跟大氣層摩擦生熱後,再衝到這麼多的沙塵裡妳想還會有啥好事?」

貝利亞完全不理會怯羅蹇馱姊弟倆,他直接丟出這個問題的重點。

「沙塵暴…難道!」

夜在這一刻終於想到這整件事情是哪裡在奇怪了?為什麼毗摩質多羅會在把大軍開到王城前就當起石像來,紮營不動?為什麼她非要在各方勢力的軍隊都到了才開打?又為什麼她這次動用的兵力規模異常的大,居然多達二十萬之多。

以她的軍隊的戰鬥力來說足夠一個打十個,但這次攻城會用到那麼多人…最起碼她動用了自己的總兵力的三分之一。她做了那麼多不合兵法戰術的行動,只有一個理由:“拖”。

因為,天使王城即將迎來千年一次的巨大沙塵暴,這場沙塵暴範圍非常巨大。一個整個都被燒到就像巨大的熔鐵一樣的太空站加上足個遮蓋整個王城的沙塵暴…夜整個人頭皮都發麻了。

「毗摩質多羅…她到底帶了多大的怨恨回到這裡?」

一想到這裡夜氣得直拍大腿。

「問你家那個前任大長老啊?他這射後不理的的變態小屁孩,留了一堆鍋還要人家收!我要是他爸我早把他給剁了!」

大家的OS都是:

「做你兒子還是要乖一點的好!」

此時,還在遙遠的另一個宇宙中的超人力霸王捷德,也就是貝利亞的親兒子,突然打了個大噴嚏。

「誰在念我?」

同時在戰場上,聽到這個可怕消息的持國天王也頭痛了。雖然早就知道這一去肯定不會那麼簡單。但她哪裡想得到毗摩質多羅竟然會狠毒如斯,連自己跟手下的命都不要了。

「通知其他三位天王,馬上撤退!毗摩質多羅打算要發動自殺行動!再不撤退會全軍覆沒!」

「還有!被圍困在悲王軍中的弟兄,我親自去救!」

「天王萬萬不可!」

一旁的將士幕僚都連忙勸阻。

「你們是要本王拋下弟兄們不管嗎?」

持國天王氣的當場拔劍。

「咱們都是軍人,被拋在戰場上什麼早就有覺悟了…」

一道響亮的耳光聲響起。

「別的天王我不管。但在我這裡,沒有弟兄會被拋下。要死我也要跟他們一起死。」

說完持國天王她就帶著二千精兵騎著馬,英姿颯爽的衝上戰場。左劈右砍的一口氣救出了許多被困在悲王軍中的士兵。所有的士兵都是熱血沸騰的跟隨著持國天王,繼續不斷的在混亂的戰場中,解救著各路被圍困的士兵。

怯羅蹇馱的鋼普朗大軍也正開始做同樣的事情,盡管他們可能就要沒時間了。

就在此時沙塵已滾滾而至…

刀女王本來還帶著天使大軍在守城,眼看著這沙塵暴就要來臨;但她卻束手無策。這時候如果不叫絕望,那什麼是絕望?

「這樣的話,不如我們現在上去把那個太空站給轟掉…」

「你們現在先給我去阻止毗摩質多羅那個瘋女人!那個太空站交給我跟超人力霸王還有戴拿那小子就好!」

「為什麼那個貝利亞會直接叫我的名字而不叫全名啊?」

「不是糾結這個的時候了!」

此時的超人阿伯也才終於擺平最後一頭在戰場上的異生獸。這時候,各個軍隊的兵力已經在一番混戰下來都消耗得七七八八了,而悲王的二十萬大軍也被消耗到只剩下原來的一半。

「吾王該撤了吧?再不撤離…」

「要走你們自己走,老娘我是不會下令撤離。如果我撤了那這一切還有意義嗎?」
悲王身旁的幕僚都面面相覷,盡管沙塵已經來到肉眼可見的距離了,但她並沒有想要撤走的意思。

「沒錯!這是我要送給瞳美的,最華麗的奠祭!在場的所有人都是我的祭品!」

此時悲王手上的平板電腦正發出一陣陣的電話鈴聲,打電話的不是別人而是,婆稚。
「該死的!沒接電話!看來毗摩質多羅是真的瘋了!幫我打給怯羅蹇馱!我有急事要跟他說!快點!」

電話鈴聲再度響起,很快的就接通了。

「是我!婆稚!」

「哎呀!妳也真是的!搞了那麼久才來呀?」

「為了確定悲王的計畫,順便搬個好東西來,時間拖到了...你的MS隊有沒有辦法可以在太空站的碎片掉下來的時候直接打掉?」

「沒辦法喔!在沙塵暴的影響之下,姑且不論對槍管等裝備的影響,光是視線,就會整個被遮蔽。簡單來說,就是只能盲射。妳想做什麼?」

「我現在在一艘空中戰艦上,那艘船的超大型電磁砲應該夠把它給打下來。」

「妳他X的是從哪弄來那麼厲害的東西?」

「不要問!你會怕!」

「好!事不宜遲。你快聯絡那個叫貝利亞的傢伙…」

「不用啦!勞資直接來就好!你叫婆稚是吧?聽我說!我跟另外那兩個超人要上去大氣層外,把那個天殺的太空站給炸了!我們是會把它弄到遠點的地方在動手;但就怕再出岔子,要麻煩你跟你的手下到高空去警戒,如果有多餘的碎片就全都打掉。」

「好的!我知道了!全員注意!把戰艦開到高空上去!待命射擊!」

「是!」

怯羅蹇馱在切斷通訊之後,也立刻下達命令。通知還留在人間的後援部隊,要他們立刻準備對空射擊,只要高空上有任何不明物體出現就馬上打下來。

在地球上,還沒有被邪惡生命體的細胞給感染的怪獸們也隨著那隻傳說中最古老的龍王─地帝大怪獸,壬龍一起行動,準備要打掉從天上掉下來的碎片。

正當毗摩質多羅準備要發動鬥魂,阻止三個超人去打太空站的時候,三傻也同時出手了!


「毗摩質多羅!今天或許是妳的忌日;但絕不會是這幾百萬人的忌日!」

於是四個人就當場戰成一團,毗摩質多羅一心急著要阻止三個超人去打太空站。於是很快的就發動了她的鬥魂,纏繞在她身旁的紫煙全部都幻化為九十九個惡龍頭。而且模樣還比上次的大亂鬥還要來得更巨大、更猙獰,更加恐怖。

「哼哼哼…上次還只是牛刀小試而已。這次看我怎麼一口氣滅了你們!」

這一次毗摩質多羅的鬥魂之力比上次還要強大更多,三傻從原本一開始可以斬斷這些龍頭,到後來,這些龍頭是越砍越多。恐怖程度遠超過神話中的海德拉。而她的龍頭的長度都已經來到以公里為單位的等級了。

「哼哼哼哈哈哈!我就看你們要怎麼辦?」

最後三傻被毗摩質多羅抓住並且重重的往地上摔;但悲王她可沒那麼好心。她的鬥魂又幻化成無數個拳頭與兵器,瘋狂的往地上砸擊。即將被沙塵暴給席捲的天使王城此時飽受著“地震”之苦。
在這近三十秒的狂風暴雨結束之後,三傻的鬥魂與魔力也消失了。

「就這麼沒了嗎?真是遺憾!」

正當毗摩質多羅要搶在沙塵暴到來的這一刻前,要去阻止三個超人的行動時,三傻的鬥魂連

帶魔力都再次點燃。

「不好意思!這次可是要請妳連同那沙塵暴一起消失!」

這一刻三傻同時頌唱起了一段咒文:

「雷電呀!請與吾等肉身合而為一,化為毀滅萬物的光雷!」

「極霸光!」

白色的巨大光雷直接正面擊中毗摩質多羅,她那九十九個連帶脖子一起算,就跟玉山一樣長的巨大龍頭整個被當場轟到消失。但是極霸光的威力可不只是如此。

那霸道的光雷就像是不容許有其他事物在它前進的道路上,一下子就把千年一次的巨大沙塵暴給整個當場吹散,就像聖經所記述的摩西開紅海那樣,無比霸道的把整個煙塵切成兩半在整個轟散!

就在此時,三個超人也來到大氣層外,聯手把即將墜落的太空站給移動到遠方去引爆。

還好後來這段引爆工作的過程都沒出太大的岔子才總算是順利的結束了這慘烈一役。但這場戰役當中,光怯羅蹇馱與龍王的聯軍就合起來就有大約十萬人。而絕的怪獸與邪教徒組成的大軍就有三十隻異生獸還有兩萬人,算一算大約可以抵得上四十萬兵力。守城的天使軍團五萬人,東方天界也同樣出五萬人。來支援的羅喉羅舊部僅有一萬人。最後是毗摩質多羅,她集結來的兵力最誇張,多達二十萬人。至於亂入的惡魔大概也有幾萬個之多。

在這場戰役當中,各方都損失慘重。其中,絕是最慘的一位。他帶上天界的所有的異生獸跟邪教徒全軍覆沒。但龍王聯軍為了阻止絕與悲王的大軍,即使有強大的MS還是造成多達四萬人死傷的損失。東方天界也遭到高達一萬五千人死傷的重創。如果不是巾幗不讓鬚眉的東方天王持國天力排眾議,親自去救弟兄;不然,可能損失更大。

天使軍團死傷共計一萬七千餘人,總人數最多的悲王軍則是損失超過一半的兵力;十萬六千餘人死傷。而悲王最後也被極霸光給正面命中,最後悲王的手下在戰場上找了十個鐘頭才找到悲王;但在那時候悲王也早已死去。而造成這場接近二十萬人死傷的大戰的罪魁禍首─絕依舊下落不明。

整個事件當中最大的被害擔當─刀女王是忙進忙出的在指揮調度所有可以動員的人手,畢竟這戰場上死傷者眾,又有許多都是天龍八部與東方天界的天眾。光要處理這十幾萬人的傷患就已經快要把整個天使王城的醫療系統給炸了,天界與阿修羅之間又容易起衝突…

現在就有幾個阿修羅就跟天使當場吵起來了。整個天使王城恐怕要面對這樣複雜的情況至少個把個月,要重建戰爭中的創傷可能要更久…然而,刀在真正擔心的可不只如此。如果小七的情報無誤,那麼絕肯定還有其他手段;但現在的天使王城簡直就像個嬰兒一樣的脆弱,已經無法再承受第二次的衝擊了,也更沒有人手去處理躲在人間的絕…

緊那羅則是在戰場上漫遊著,演奏著哀樂以超度那些在戰場上死去的天眾與阿修羅眾。看著戰場上那滿目瘡痍的樣子,同樣身為八部眾的一員的她心裡是非常的痛的。

同樣參戰的薇拉也好不到哪去。整個人看起來活像是去跟哥吉拉打了一架似的,看上去就是個全身都是泥土跟瘀青的瘋婆子。經過這慘烈的戰役後,她現在可說是完全能夠明白為什麼那麼多經歷過戰爭的歐美老兵都會有PTSD?這樣恐怖的戰役,一生中能承受幾次?連一次都嫌太多!

發動完極霸光的三傻大概是目前可能情況最糟的一組。因為極霸光消耗的能量太龐大,又加上本身的身體跟極霸光的屬性相剋,簡單說就是耗魔又傷身。這個超級大招,本來是要留著拿來打絕的時候用的。但是,當時的情況已經是太危險了。不用這招也很難讓所有人能夠全身而退了!

所以當他們發動完極霸光之後,全部都累的睡著了。一路這樣消耗下來,早就已經超過像刀女王或是夜顧問那樣強大的天使的全部能量三倍以上。換句話說,三傻所消耗掉的力量早就多到讓刀女王會像當年在希臘的馬拉松戰役裡面那個跑到累死小兵那樣累死足足九次!

當他們被抬回天使王城裏面的時候,整個已經是完全沒有知覺。後來才知道這三傻在使用極霸光後就整個記憶斷片了!等到後來在把某人給打敗之後,再回到天使王城時,三個人還一臉矇逼的接受東西兩個天界的表揚。

而好不容易才回到天使王城的小七…說實在話,當夜把能量傳輸給她,而接觸到她的一瞬間,他就已經知道小七後來第二次下凡後發生什麼事了。但他實在不忍心苛責她。一來是因為他自己也好不到哪去,正宮是曉彤、情人是貝兒薩拉,還有刀這個紅粉知己;他這下還有啥立場好說小七跟小萍之間發生的…靈肉之愛!二來是小七為小萍所付出的一切已經超過任何事物所認知的地步了。犧牲這樣大的…可真的找不到幾個。不過,這一下子夜也要開始擔心,她會不會緊緊抓著小萍不放?

「爸!你是不是在想我會不會變成恐怖情人?坦白說,要沒有佔有她的慾望那肯定是騙人的!但最起碼,我還有我自己的底線。別看我玩到那麼瘋狂!其實,我跟她都是心甘情願的。那天我觸碰到她的身體時我就知道了。如果她不想要,那怕是嘴上說說,我也不會去碰她任何一根毛!如果有一天她愛上別個人...不論他的性別或是種族啥的,我都會讓小萍去愛他。畢竟,她原本可以不要過著那樣悲慘的童年。現在,我更不想讓她為了我自己的私慾而再一次剝奪她的人生。所以…我回去之後會去解決跟她之間的事情…呃?你幹嘛哭啊?」
聽完這一大串話的夜感覺到自己女兒終於長大了。不只開了六翼,以遠遠比他想的還堅強許多。這讓夜當場都感動到哭出來了。

貝利亞AI回到地球跟遙輝聊起這場戰役的經過時,遙輝聽的都是膽戰心驚。

「那你們豈不是到最後才終於知道那個阿修羅王在計畫些什麼?」

「對!如果那個阿修羅王的手下當中有人就像鋼彈00裡面的九條 皇那樣的天才的話,我們可能會全滅吧…?」

然而,以三傻為首的八部眾們,在三傻睡了整整三天三夜,並且醒來後,又悄悄的離開了天使王城。因為真正的威脅─絕還沒有被解決。

然而,從王城前的卡絲蒂爾平原之戰的戰場上落跑的絕,手上拿著一張卡片,他就這樣一臉呆滯地看著它。而那張卡片上面的圖案是一個上半部是像幽靈的天使,下半部是一個巨大猶如惡魔的巨龍的圖片。上面用超人古文字寫著:

「破滅天使:佐格」

3

5

LINE 分享

相關創作

輕小說-都市三害-第八章  重力混亂的星球

[達人專欄] 【魔女日常】 那個十分之一啊!!(◓Д◒)

【漫畫翻譯】[シウ] 魔女が手下を教育する話 番外編30

留言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