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屋創作

巴哈姆特 APP

專屬 ACG 勇者的廣闊世界

以 APP 瀏覽

小說2020-08-14 12:42

[達人專欄] 【小說】杏雨幽蹊 (17)

作者:小褎

第十七章

  甘松依著淳于醴的吩咐守在門口。

  而淳于醴與她彷彿默契無間,只消一個眼神、一個動作,請脈與診脈的動作便一氣呵成。淳于醴甚至一句話也沒問,直省了望聞問切的「問」字,直接斷了她的病道:「妳有先天心疾,本來便不宜情緒起伏,如今肝氣鬱結愈發嚴重,但凡妳能沉穩些,往後也能有活路。」他的聲音比起往常冷許多,就好比陸琬娘十一日以前與他初見,聽得他與陸大夫人近乎針鋒相對的言談一般,已然不見近十日以來那和緩的相處。

  她莫名地有些難過,卻不曉得是為了十日以來的情誼,又或者過往被她憶起的故舊之情正扯著自己的思緒。

  她的聲音這廂有些虛無飄渺,同時有著絲絲淒苦縈繞:「意思是,我現在是九死一生、又或者穩妥妥的死路一條?」陸琬娘昨夜輾轉反側,睡一刻、驚悸一刻,到最後竟是眼睜睜地看見天亮。眼下的她不但覺得五臟六腑有火在燒,便連頭腦也昏昏沉沉的,更別提那忽快忽慢的心跳簡直像是刻意要引人注意一般,不斷地藉由不規律的脈動彰顯自己的存在。

  淳于醴看著她憔悴的模樣沉默了好一會兒,終究是決定不再嚇唬她,只道:「這世間有什麼比好好活著重要?」

  淳于醴身為大夫,又是從小便讓父親給強迫磨練起的,自幼起便慣看生死,想法自是老成持重些。

  陸琬娘低聲道:「還有仁義與信用,更有清譽與尊嚴。」她雖未想求死,但如今她心裡頭苦,苦得連「將來」二字都想不起、也說不出來。

  淳于醴恰巧聽著了那細如蚊蚋的聲音,道:「妳果然還是官家千金。在杏花村……尤其在生死只由天的北杏花村那頭,人們為了多活一刻、多吸一口氣,是什麼都不願要的。」

  這點陸琬娘自然也曉得,只是她離開杏花村太久,對於這等體悟也沒淳于醴深刻。

  「為什麼?」陸琬娘幾經生死──都是因為她心疾的緣故──卻是在看透這座宅邸人們的嘴臉後,未曾想過要放下自己的臉面,向旁人求生。

  「因為他們還有掛念著的人、想要追求著的事。」淳于醴停了一會兒,問道:「難道妳沒有?」

  「你都說了,生死是由天的。」

  「從前我讀《抱朴子》,看得裡頭說道『我命在我不在天』──雖則這是道家談及丹藥之言,但我們從醫者與道亦分不開家,那箇中意思也是相同的;如若妳半點兒追求、半點兒努力也不願有,那麼生死仍是不由天,而且這『由人』更是由他人。」不等陸琬娘揪出他前後的語病,淳于醴又接著繼續說道:「所謂的生死由天,那是指自己盡力以後。」

  陸琬娘頭一回直視著淳于醴的眼睛,緊盯著不放。

  彷彿這樣一直看著,就能解開她心中的結。

  良久,陸琬娘才收回了視線,低頭道:「失禮了。」

  「究竟發生什麼事?」

  陸琬娘想了一夜,雖然決定要開口說了,卻是發現要當著淳于醴的面開口提起這件事有多麼困難。

  淳于醴耐心地等了她一會兒,見她蒼白的臉蛋微微泛紅,這才問道:「是陸大夫人昨日找妳說的事?」

  陸琬娘擡頭:「你也曉得了?」

  淳于醴說起這話來其實也有些不自在:「她昨日與我說了些莫名的話──約莫就是在妳走了以後,說是我……壞了妳的名聲,要我好生掂量著。」

  淳于醴自然不會說起陸大夫人在提及要點時顧左右而言他,又是說起哪處鎮上、哪處縣城的女兒家不看重閨譽進而讓人給吊了的事。

  淳于醴很不以為然。

  鄉里間民風純樸,鮮少有動輒喊了要沉塘的事,也就是有些腦子壞了的、想替自家爭點便宜名聲又沒本事的人家才想用條人命沽名釣譽。

  尋常鄉野間男女兩情相悅進而結為連理的不在少數,更甚者相好了一陣一拍兩散、過後各自婚嫁的也不是沒有,並不是所有的人都按著規矩來,卻也不會大張旗鼓地說誰與誰之間早就有了首尾。

  陸大夫人昨日對他那般暗示,要他說來還真是掉身分、自打臉的舉措,敢情那陸大夫人以為把隔了一層的姪女兒名聲攪壞了竟是件得意的事兒?難不成陸家其他閨閣女兒就能不受牽累?

  「昨日,大伯娘說了我的婚事。」陸琬娘以為淳于醴多少知曉了一二,便是期期艾艾地說道:「我不願教她給賣了,但是敵不過她,這才煩惱了一夜。」她說起這話時仍有些忸怩,一雙眼睛不知道該往哪兒看,索性撇著頭看著一旁的石磚,專心地數著磚上的孔洞。

  淳于醴皺起眉來,道:「她竟能越過妳父母作主?」

  陸琬娘苦笑道:「我爹娘把我丟在這兒整整七年不聞不問,縱是兩回帶著我胞弟回來時,我拚了命地想見、也是不願見我的,如今縱是她仗著長輩身分強硬要替我作主,我也沒能拗得過。」

  「她可有與妳說,妳的婚事在何方?」

  「自然是……」陸琬娘的話才起了個頭,便是疑惑地看向他道:「她、她沒與你說?」這話問完,她只覺得自己的臉頰發燙,好似方才自己主動說出了什麼不得了的事。

  淳于醴頓了一下便是會意了過來,這廂也覺得有些尷尬,道:「昨日我聽她的意思,是要我離著妳遠些。」

  陸琬娘原本蒼白如紙的臉染上了緋紅,粉白粉白的模樣倒像是得了熱病,卻是那雙頰上如染胭脂的模樣看得淳于醴差點挪不開眼,直是好一會兒後才覺得自己看得過、逕自別開了視線。

  陸琬娘囁嚅道:「她其他的什麼也沒與我說,就說是要把我強嫁……我以為你們會曉得的。」陸琬娘口中的「你們」自是指淳于醴與他的父親淳于不朽。

  緊接著,一股異樣的沉默在兩人之間蔓延開來,彷彿滴入清水的墨一般,繚繞出如絲綢、如煙霧一般能迷惑心神的曲線,在辰月依然微涼的朝晨蕩漾著竟是愈發曖昧的姿態。

  也不曉得過了多久,淳于醴終於開口道:「那麼,妳可願意?」

  陸琬娘許是沒聽明白他話中含意,更未對上他的神情,張口便回道:「我自是不願意……大伯娘她狼子野心,如今正籌謀著什麼陰謀詭計,我又怎麼能夠眼睜睜地看著你們落入她的圈套?」

  淳于醴聽得前頭的那句話,本來便略感失望,卻是在聽完了整段話後不住牽起嘴角,眼底亦浮起淡淡的、微不可察的笑意,又道:「她有什麼圈套?」

  既然話都說開了,陸琬娘索性將昨日陸大夫人與她說的話近乎一字不漏地說與淳于醴曉得,緊接著又是有些心虛地說道:「其實我也沒那麼好的,你曾說會治好阿杪的病,我也不是不信你,昨日卻還想著若是可以藉機帶著阿梢與阿杪走,甚至是能投奔外祖父,那麼我、我也想厚顏求你……」

  淳于醴明白了她的意思,雖則有些失望,卻也曉得這是人之常情。他看著陸琬娘好一會兒,也沒多說些自己心裡頭額外的想法,只道:「如若妳願意相信我,我自有辦法遂了妳的心願。」

  陸琬娘仍不敢擡起頭來,只覺得淳于醴原本略嫌清冷的聲音多了幾分溫度,或許還有點哄勸的味道在,說起話來更是幾分忸怩:「信你什麼?」

  「信我……或者說信我爹與我都能保護好自己。」他哪能不曉得陸琬娘這些日子以來三天兩頭地勸說自己是什麼意思?不就是她心善、她愧疚,生怕自己拖累了旁人嗎?淳于醴停頓了好一會兒,又道:「陸八與陸九都是好孩子,他們定能夠理解妳的想法,也定是願意與妳一道離開的。」

  陸琬娘低聲道:「他們年紀小,不懂得到外頭吃苦的意思。」這話其實是她對自己說的。從前雖然她隨著父母在外頭漂泊一陣子,後來又獨自在北杏花村內住了兩年,但到底都算是有人照拂,自己只消將日常庶務打理好便成,舉凡吃食與衣著等用度都靠著自己種點菜或者幫人縫補衣物換來的,卻是與往後自己攢錢過日子還有段不小的差距。

  從前旁人的照拂多也有看在她是個孩子的分兒上,但如今自己已然成人,帶著倆胞弟在外頭謀生除了得想辦法攢錢討生活外,還得要護著家門。

  陸琬娘可不敢想像萬一哪日自己在外頭時,又有著比起堂親手足還要過分的人上門欺負弟弟們該怎麼辦。

  淳于醴道:「不論他們,妳可願意走?」

  陸琬娘掙扎了一會兒,只覺得自己的良心過意不去,卻也不願說謊,只能艱難地點點頭。

  淳于醴似乎曉得她那彆扭的性子,又不住多說了一嘴:「若妳願意,天無絕人之路。」

  陸琬娘嘆了口氣,道:「但願如此。」

  「我給妳換個藥方,晚些讓甘松親自送藥過來,這陣子得吃清淡些,也別喝茶、只喝水,這才不會壞了效用。」淳于醴也沒再與她糾結那些選擇難題,只是逕自說了要交代的話,又道:「這幾日陸八與陸九都在叨念著妳,若妳得閒,便往那頭去一遭。」

  陸琬娘頷首道:「這是我的責任。」

  淳于醴微微皺眉:「沒有什麼責任是必要攬在自己肩頭的。外頭那些住在鄉野的孩子們打五歲起就開始幫著幹活兒,且不提陸九體弱、不得思慮過重,陸八的身子比起妳而言更是康健,也該讓他多承擔些了。」

  陸琬娘也曉得這個道理,只是往常她認為陸彝梢照顧體弱的陸彝杪便已經有些過度,究竟沒再對懂事的他多要求什麼。

  淳于醴招來了守在門口的甘松,向他囑咐了幾句關乎藥方子的事,甘松如往常一般低頭應著,卻是在淳于醴說出其中幾味藥時露出了略微訝異的神色,甚至不住往陸琬娘臉上多瞧了幾眼,直到淳于醴佯咳了聲,這才趕緊應下忙活兒去。

  淳于醴道:「我在這頭也不好待太久,妳身子既是不爽利,今日也別忙活,陸八與陸九的飯菜由我那頭照顧,不會讓他們餓著,我也會讓他們做一份送過來。」

  陸琬娘忙道:「還是依著過去幾日的習慣做吧!若是只在這院子裡悶著,就要憋壞了。」

  淳于醴聽了她的話後不住一笑,那突如其來的笑意讓陸琬娘如沐春風,簡直要給看傻了,卻是忽地想起自己與他的關係如今尷尬,便是趕忙斂起神色來,低聲道:「讓你勞心了。」

  「既是投生為人,自當嘗得欲界三苦──我既身為醫谷的繼任者,這些小事自是責無旁貸,妳大可不必往心裡去。」淳于醴停了一會兒,又是看向她道:「更何況我們還有從前的交情。」

  陸琬娘看著他,又是垂下眼眸道:「可是我……我也不能仗著那點情分牽連你。」

  縱是她兩人之間曾經兩小無猜,那也都是七年前的事,如今又怎麼好意思在可能危及對方性命的當口忝不知恥地開口求助?

  或許事情沒那麼嚴重,但她就是做不到。

  「如若妳一直往心裡去,我也就不得不往心裡去了。」淳于醴站起身來,看著跟著他一道站起來的陸琬娘說道:「我本以為這趟出來能見著心儀的故舊會是開心的事,卻不想她認不得我,後來縱是認得、卻也不認我了。」說罷,也不管陸琬娘愣愣地看著他的模樣,便是斂起一身彷彿方才起便不曾存在的緩和之色,逕自離去。

  心儀的故舊是什麼意思?

  「心」、「儀」二字拆開來她懂,合在一起可就讓她懵了。

  如若真是那個意思,那麼自己七年前也不過九歲,哪裡懂得什麼是心儀與否,許是那時還會因為想起爹娘而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將整張臉蛋給糟蹋得如發大水一般,怎麼可能……又何德何能讓他提及「心儀」二字?

  莫不是淳于醴從前就……

  陸琬娘忙搖了搖頭,又是用雙手拍了拍臉企圖讓自己回過神來,卻在略微冰涼的雙手碰及雙頰時,這才發現自己的臉燙得驚人,想來早是紅透。

  她硬著頭皮踏出房門瞧了瞧,見那些原本住在臥霜院裡的人都還沒回來,竟是暗暗地鬆了口氣而後便趕緊往廚房忙活,企圖甩開滿腦子的胡思亂想。

  耗費時間的煮食總是特別磨人心神。

  昨日夜裡她輾轉反側、幾乎要耗盡了力氣,原本還想往院子後頭的池塘那頭去待上一段時間冷靜、冷靜,卻是渾身都乏勁兒,因此也沒能去成,只得乖乖地待在廚房裡,切了半斤豬肉下來剁成絞肉,將其炒香後再放入剁成丁塊的蘿蔔、添了水一道燉煮。

  將白蘿蔔從堅硬的質地熬到能入口即化得要至少半個時辰的時間,最好能熬上一個時辰那才是香。

  陸琬娘想起淳于醴的醫囑,究竟沒再多放其他佐料,便是坐在造口旁的小杌子邊,一面看著裡頭的火,一面發呆。

  淳于醴臨走前的那句話究竟是什麼意思,她羞於再想,卻是愈想避著、腦子裡對於他的那句話便愈發清明。

  她隱隱約約記得從前在杏花村的時候,淳于醴便特別喜歡搭理自己──不過與其說是搭理,不如說是逗弄甚至是欺負,尤其在後來父母拋下她、她幾乎日日都跑到北杏花村的那棵老杏樹下哭著等父母時,年少的淳于醴縱是再忙,每日也會過來看顧她一兩回,總嫌棄著她愛哭、總嫌棄著她不好好吃飯而骨瘦如柴。

  淳于醴一字一句的嫌惡對她而言可有些沉重,但每每總會伴隨著一盒子吃食又或者一條摀上她臉的手帕表達他的關心,讓她不曉得是該討厭他的毒舌才好又或者該感謝他的照顧才好。

  而後,她似乎開始對他敞開心扉,又或者在他的帶領之下學會調皮搗蛋,日復一日,直到父母拋下她的感傷在她的日常生活中逐漸褪去分量、不再讓她日夜以淚洗面。

  鍋裡頭的湯水冒著熱泡,水蒸氣飛升而上,沿著磚牆頂處蒸騰成雲煙,再從一旁的小窗口緩緩地散出去。

  一旁的小陶鍋裡也早煮了飯。

  陸琬娘想了想,眼下胃口不好,便是往另一頭的架子上搬下了幾個小甕,從裡頭夾些醬菜出來,在那蘿蔔湯煮好後舀到瓷盆子裡,再撒了點芫荽末與蔥末進去端到一旁,只留了一些湯水再點上幾滴香油,燙上一把薺菜、一把葵菜,撈起盛盤後便是一餐。

  兩菜一湯,也夠豐盛的了。

  她看著眼前的菜餚又是發呆許久,這才發現自己竟然忘了無雙院那頭的飯菜,當下一股莫名而來的委屈之情湧溢而出,在淚水不爭氣地要掉落前趕緊捏了捏自己的臉,讓自己再次板起張風雨不驚的臉,給無雙院做吃食去了。

  給無雙院那頭的飯菜做了四份,自是比這頭的多了點調料葷腥,依著同樣的法子剁了絞肉炒香,再添入白蘿蔔與胡蘿蔔,還加了醬油做成醬燒蘿蔔,另外還一口氣打了六顆蛋做了一大盤蔥燒蛋,想著兩位幼弟前幾日嚷著雞蛋的臉,讓她原本繃緊著的臉也舒緩些許,甚至展露了些笑意。

  當甘松抓了藥回到臥霜院時,看見的便是陸琬娘面帶微笑做菜的模樣,心裡頭也暗暗促狹地笑了起來。


--

  碎念:照片中上頭那張是利用食材本身既有水分,將蘿蔔、胡蘿蔔與馬鈴薯丁炒半焦後的版本,因為食材特性,最後在起鍋前加了點水並讓其完全蒸發徹底軟化食物,所以吃起來像是點心、軟軟的也不會太硬;下面那張就是醬燒蘿蔔,裡頭還有雞肉丁,而且配合裡頭有馬鈴薯、家裡有人不想吃飯,所以是比較清淡的醬燒味。這兩碗公是年夜菜前兩天做的、那幾天比較忙所以隨便切切,反正好吃就好!(照片是從我的網站直連)

  另外文章最後說的「蔥燒蛋」其實就是炒蛋,換個名字好像比較好聽,不過以前的確就是說燒菜。






1

1

LINE 分享

相關創作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八十一 - 殿下對姐姐不好嗎?

Color01-017 英靈騎士

《那些我們所犯下的罪》【共榮篇】第一一四章:憔悴

留言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