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屋創作

巴哈姆特 APP

專屬 ACG 勇者的廣闊世界

以 APP 瀏覽

小說2020-09-29 21:40

算計電極compubrain 2-9 兩人的長夜與一人的夢

作者:奇箱

 
        「他沒發現啦。」
 
        爺爺吃完晚餐,正在沙發上休息,technician作為客人也同樣坐在沙發上。
 
        「所以,和他嘴巴不同,那種碎碎念又愛操心的性格很難去處理。」technician嘆聲說:「回老家就先做大掃除的孫子我還是第一次看到。」
 
        「他雖然那樣,其實很會照顧人的。」爺爺笑說:「偏偏就是沒發現自己這點。回來時嘴巴變成那副模樣時我還以為人變了個樣,這下有些放心了。」
 
        roommate現在在廚房清理流理台和垃圾,雖說雞腿麵線只有雞腿骨要處理,他還是主動清理廚房一段時間。而這些時間已經足以讓technician在客房清出一個他能睡覺的空間了。
 
        「明明0000的舊公寓並沒有很乾淨,還以為三個人都是一個樣。」
 
        這樣一想,剛搬來technician家時,他自己一個人就整理完自己要用的房間了,那房間原本是technician作為倉庫用的,通常是放不能用的機具或失敗發明。
 
        「我沒有義務照顧他們的房間。再說,私人空間就該自己整理,這是常識。」
 
        roommate用紙巾擦拭手上的水漬,從廚房走出來,現在他感覺很無奈,不知道為什麼自己多了個保母的印象。
 
        「爺爺該睡了,這時間醒著有點不正常喔。」
 
        「不,還有電視要看啊。」
 
        爺爺仍然維持笑臉,不過roommate看的出來其實他在勉強自己,猜想爺爺在意的是大姑和二舅:「時間晚了,他們今天應該是住外面,不會回來了。」
 
        「有什麼關係,你要一個老頭在為數不多的日子中還是活的沒甚麼趣味?」
 
        「世上哪有老人在七八十歲還做木雕的?」到底是誰在先前說別詛咒自己命短的?roommate將玄關的門一一鎖起來,同時內心感到越來越累。
 
        「不過不顯老又有活力的人在八點多睡覺也很奇怪啊。」
 
        「technician,這裡不是你家,沒有必須要聽你話的場地限制,你少來添亂。」
 
        「但是我想看『第四面牆』。」
 
        「那我要什麼時候才能睡啊?」
 
        平時只有一人回老家時,客房是留給roommate在用的,但今天那裏已經先給technician使用了,換句話說在這間三層樓的屋子中能用的房間中,只剩下二樓的兩間充滿菸酒味的房間,那是roommate連上樓都無法忍受的地帶。
 
        因此,今天…不,這次回來老家期間,roommate都得睡沙發,當然在場兩人並沒認為他必須這樣做。
 
        「嗯嗯,現在還能拍出音樂、畫面與劇情三方同步的片子,每次都覺得很厲害。」
 
        「芭蕾嗎?久久刻點小型裝飾也不錯呢。」
 
        先不說爺爺,這齣劇竟然能得到technician這麼高的評價也是不簡單,『面對第四面牆』主要是在訴說著各類表演者的心路歷程,roommate沒有看連續劇的習慣,但對劇情的適應倒是挺快的。三個人閒來無事,偶爾穿插著閒話,竟然就這樣花了一個半小時把整集看完。
 
        「雖然對我來說還是太早睡了,偶爾這樣也挺稀奇的呢。」
 
        「還要繼續做事情的話就盡量安靜吧,敝宅沒有隔音設備,至少別吵到外面在睡覺的我。」
 
        說著「啊…好累好累。剩下就交給你們。」的爺爺,在下集預告放完的瞬間就直接進入自己一樓的房間睡了。現在在客廳的是正在整理棉被的roommate與坐在房間稍高地板的technician。
 
        「話說啊,明明這間房間的床鋪與空間都夠兩人用,為甚麼不進來睡?」
 
        「我比較習慣一個人睡啦。再說兩個人睡一床,我們又沒親到那種程度。」
 
        「不就是畢業旅行時會做的事嗎?而且…」technician認真的說:「你不是說別隨便離開你?」
 
        「為什麼會解讀成這樣啊。」roommate一怔,雖然他有把這話當一回事自己是很開心,但這樣解釋就會覺得technician是純粹找自己麻煩,反駁說:「我是這麼說過沒錯,但也不用24小時一直跟著我。」
 
        「那麼你這幾天晚上都要這樣過嗎?」
 
        「又不是第一次了…等等,還是說…」
 
        卻是roommate想到另一個可能性,在自家鋼鐵城堡裡長期閉關的technician,或許這是他人生中少數在外面獨自睡覺。
 
        Roommate右手食指指向technician,忍住笑說出他的推論:
 
        「你不習慣,害怕自己一個人睡嗎?」
 
        「…」
 
        Technician輕輕別過眼睛,roommate則是罕見的,少有的露出微笑。
 
        並不是因為眼前的天才冒出弱點可以加以攻擊而微笑,而是對於眼前的天才還是處在人類範疇中感到一絲欣慰。
 
        「把門打開睡吧,要是這樣還怕的話,還有夜燈。」
 
        「唔…不是這樣。」
 
        「還是說要陪你聊天到睡著?不許說隱私範圍內的話我還能接受。」
 
        「聽我說好嗎?」雖說平時technician都不會有什麼情緒表現在臉上,但現在真的有點生氣情緒顯露出來:「只要開門就好,最近被跟蹤,你又說這裡有小偷,發生的事情讓我缺少安全感。」
 
        因此香爐就登場了嗎?
 
        「你想這樣的話就這樣吧。」
 
        technician將客廳的燈關掉,躺在老舊的沙發上,他的頭頂正朝著technician打開的門,technician只要一偏頭便能看見roommate。
 
        「roommate。」technician才剛拒絕夜間談話,卻又擅自開始說:「真的不說出來嗎?」
 
        「我沒那個價值被你看中,所以別問了。」
 
        「如果我說,你有呢?」technician說:「我必須要看清楚坐在桌子對面的是甚麼來路,究竟有沒有那個程度能讓我合作…」
 
        「我沒有。」
 
        「我有自信,對於辨識人才的眼光,有才能的人,是在舉手投足,言行舉止中都一定會透露出他的光輝…」
 
        「我沒有。」roommate一個扭身:「別再說了,睡了。」
 
        「這樣啊…」
 
        雖然是強硬地來到roommate的舊住處,但依然沒辦法更進一步了解這同居人,不知道他為何一直否定自己的原因。
 
        天才發明家technician,只能吐出一句「晚安」。
 
        並且,兩人迎向今生最長的夜晚。
 
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
 
        「媽媽,我成功了。」
 
        八歲左右的男孩子,手上拿著黑色隨身碟,笑臉滿盈的衝進坐在沙發上的母親。
 
        「哦,明明我故意不讓你察覺到關鍵點,竟然自己就撐過難關了嗎?」
 
        「诶嘿嘿…我沒有問哥哥喔,都是我一個人做的。」
 
        洋溢著研究氣息的小房間,能愜意自在的進行設計,無論是對男孩還是他的媽媽,甚至是剛剛被稱為哥哥的人物,這個小空間就是他們的樂園。
 
        「嗯,除了數字設定有點差強人意外,架構都自己整理好了,很不錯喔。」
 
        「檢查和調整本來就是哥哥比我擅長啊,那傢伙甚至能接其他人的未完成代碼來寫,要是早生四年我也能這樣。」
 
        「早四年你媽我還沒和爸爸認識呢!」
 
        「啊啊,我的額頭。」
 
        吃了提神醒腦用的中指彈額頭,男孩輕撫自己患處,將媽媽的鍵盤拿到自己面前,手指靈活的敲起鍵盤。
 
        「226.25,設成這麼高應該就行了,然後下面那行…」
 
        母親一步一腳印地替孩子修正,約莫五分鐘後,媽媽重新啟動程式,滿足的把隨身碟還給男孩。
 
        「可以抬頭挺胸說這是自己做的喔,恐怕現在同年齡的人沒一個能比的上你。」
 
        「當然…嗚哇!」
 
        男孩發出稚嫩的聲音,卻是在他身後不知不覺出現比他高兩頭身的哥哥。
 
        「但是那終究是在同年齡的情況下,對我而言那種程度可是不堪一擊喔。」
 
        「少臭美,我總有一天會拆了你的招牌。」男孩不自覺磨牙,說道:「才大我四年而已,明明才四年而已,四年後的我一定比你還厲害。」
 
        「你嗎?就憑你能擊敗與真理為伍的我---mottomate嗎?」
 
        哥哥用自己的中指輕觸鼻子上方的眼鏡,一副不屑的模樣俯視著男童,就算是電腦方面強如他,似乎也有小孩該有的那個病症。
 
        「可惡,那種名字到底怎麼想的…好羨慕啊。」
 
        「不…你媽我覺得這命名品味爛的很,我都不想承認那個mottomate是我教出來的。」
 
        「但是至少,哥哥他已經有自己的平台在接案了,我也想要這樣啊~~」
 
        打著客製化服務,無論什麼要求都能十全十美的符合成品需求,哥哥學成後自己走出世界挑戰各種難題,而正如他的化名所述,他寫出的程式就像正確解答般,擁有他人難以匹敵的速度與效能。
 
        「哈哈哈,你放棄吧。」哥哥不知道從哪拿出黑色披風,一轉自己的身體說:「在你嶄露頭角之前,世界就會被我的箴言淨化,一直模仿我是沒有用的,我的位置無可動搖,哈哈,哈!」
 
        「唔唔唔唔…還要在宣傳上想出超越的點子,無論哪方面都那麼讓我火大。」
 
        「好了好了,motto先生,你不是這禮拜要交九件案嗎?做得如何?」
 
        「當然是…」哥哥一個轉身,又一個偏頭,正氣凜然的說:「還沒做完,所以我先告辭,拜拜!」
 
        充滿活力,滿溢而出的家庭味道。
 
        男孩很滿意這樣的生活,或許是剛達到媽媽給的標準,一股小小倦怠與睏意開始從男孩身體冒出來。
 
        『但是,你也不用按照哥哥的模式發展啊。』
 
        插曲。
 
        宛若是在遊戲中選擇第二條路線一般,說話的是自己從未聽過的聲音。
 
        『那樣的話,你舉例啊,說個和那沒藥救的人不同的方法,能讓這個專長發揚光大啊。』
 
        男孩因為突如其來的因素,做出了『不符合預期』的行為。卻又彷若知道對方是誰一般,毫無深思便轉頭面向對方。剛剛說話的是比男孩年紀還小的多的幼童,應該還在牙牙學語年紀的他,雙手抱胸,不可一世的站在房間門前。
 
        『像是,永遠成為我未來專屬的軟體設計師之類的,永遠。』
 
        『哇,我才不要,你也別強調永遠,這種比賣身契來的殘忍的約定,誰簽誰短命。』男孩用一臉厭惡嫌棄的表情說:『媽媽也好你也好都不是理想的方法呢,果然現在最佳方案是哥哥的路嗎?』
 
        『有什麼不好啊,就變成我的東西有甚麼不好啊!』
 
        『你做的東西都太前衛,我能不能跟上還是問題啊。』
 
        『你一定可以的,我相信,考慮一下嘛。』
 
        『就算你相信…等等!』
 
        男孩暫停對話,輕嗅了空氣數下後,臉神無奈地看向門前幼童。
 
        『哎呀呀,』媽媽淡笑的說:『小天才,你是不是又搞砸了。』
 
        『嗚哇!完蛋了,加熱過頭了。來幫幫我啊,不然房間有東西要燒起來了。』
 
        『又來了,你和笨蛋真的只有一線之隔啊…每次每次…』
 
        後面的話,已經記不清楚了。
 
        這個意外的互動,雖然些許煩躁,但就像餐點的七味粉佐料般,刺激卻沒有不舒服的感覺,男孩依舊覺得,這絕對是幸福的。
 

4

1

LINE 分享

相關創作

Z來臨之時-67

算計電極compubrain 2-22 受害的罪惡感

【連載】禁忌之戰-第三十一章-寸勁

留言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