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屋創作

小說2020-09-30 21:25

【RPG四期創作】『從軍』面試——抗爭

作者:純喫茶

    






   人山人海的面試。
    
    米契爾在簡單的資料填寫後,排著看不到盡頭的隊伍,最後被隨機分配到其中一個面試房的門前。
    
    米契爾緊張而有著些許惶恐的抬起手,敲了門。
    
    叩叩。
    
    「請進。」簡潔而冷淡的聲音傳出,雄厚且低沉。
    
    開門而入,米契爾望見一個廣大的模擬戰鬥平台,場中央有一個俐落黑色短髮,身高190,全身充滿爆發性肌肉的壯漢,身著俐落的戰鬥衣,臉上有著明顯的刀疤。
    
    尖銳的眼神充滿侵略性的望著自己。
    
    米契爾吞了口水後,望著高出自己一個頭的壯漢,勇敢的踏進門內。
    
    「過來。」不容置疑且命令式的口氣。
    
    米契爾走到對方面前,眼神正直而認真的,右手放在左胸後微微傾身向對方敬禮。
    
    「面試官你好,我的職業是聖騎士,名字叫米契爾,很高興認識你」
    
    對米契爾來說,第一印象是很重要的。
    
    「可笑的禮數,我根本不想聽你廢話更不想知道你是誰,現在你的回答只有是或不是,聽到了沒!」教官對著米契爾的臉怒吼,中氣十足的罵喊響徹整個戰鬥平台。
    
    莫名其妙且突然的吼聲讓米契爾驚的抖了一下,隨即鎮靜了下來。
    
    「教官,我知——」道了,話還沒說完,突然一拳打向米契爾的臉,米契爾吃痛的蹲下,鼻孔血流不止。
    
    感覺到鼻樑已經斷掉,對方完全沒有半點手軟,米契爾突然覺得這場面試沒有任何分心的餘地。
    
    唯一的辦法,只有拿出全心全意的認真積極。
    
    「搞什麼東西阿!不是跟你說回答只有是或不是!給你三秒鐘站起來!」教官對蹲在地上的米契爾怒吼。
    
    鼻樑斷裂的痛覺,讓米契爾無法制止流出了眼淚和鼻血,一下無法緩過來。
    
    「3——2—」像是即將爆炸的炸彈,危險的倒數計時。
    
    米契爾站直了身子,鼻血肆意渲染上衣,但是倒數仍未停止。
    
    「1。」
    
    「時間到。」教官拿起旁邊的木椅直接就往米契爾腦殼揮下,木椅爆開。
    
    「你們這些冒險者最好不要抱持玩笑的心態面對,這是戰爭,可不是兒戲!」木椅爆開後下一秒,教官惡狠狠的暴怒吼叫。
    
    「是的!教官!!」米契爾全身夾緊,像一隻筆直的竿子站在原地,用盡丹田的力量回覆。
    
    米契爾吃痛的咬牙站在原地,額頭有血流下,僅僅是幾個照面,便大約知道這位面試官可能是屬於什麼類型的人。
    
    偶爾有幾個冒險者經過,看了一眼後便快步離去,議論聲想起,面試官是話題的主角。
    
    「那個面試官不是——」
    
    「噓,安靜,趕快走,等等再說」
    
    窗外悄然經過的冒險者們竊竊私語著。
    
    面試有百百種,面試象徵著篩選和淘汰,面對或逃跑,便是在這簡單的儀式中決定。
    
    在這位面試官認知裡,這場戰爭不是兒戲,更不是夏令營,上戰場的人們可能永遠見不到明日的朝晨,這是一場沒有歸路的血獄。
    
    仁慈而溫柔的面試不是屬於他的風格。
    
    沒辦法經過他面試的懦夫,即使上了戰場也只是尿褲子的拖油瓶而已——。
    
    他面試過的人必須都是以一擋百的男子漢,不是棄夥伴於不顧的懦夫!
    
    
    
    米契爾眼神堅定而充滿意志地望著對方。
    
    「看什麼看?那是什麼眼神啊!」面試官的拳頭如狂風暴雨般落在了米契爾的身上,教官每一次都是用盡全力還拳拳到肉。
    
    知道這是面試內容之一的米契爾不還手也不躲避。
    
    火熱的鐵拳震盪米契爾所有的內腑。
    
    米契爾被面試官打趴後,顫抖的再次爬起,如此往復,地上出現了觸目驚心的血跡。
    
    終於,面試官放下了拳頭,甩了甩手,手臂有些使不上力的樣子。
    
    「哼,現在開始,原地站著,直到我下一個命令」面試官冷冷的拋下一句後離去了。
    
    「是,教官!」米契爾忍著疼痛,再次爬起,站直後大聲認真而嚴肅的回應。
    
    面試官望了米契爾一眼後,哼了一聲之後轉身離去了。
    
    面試官離開場地之後,留下筆直站在原地的米契爾。
    
    遵從對方命令的米契爾,安靜的在原地等待著時間的流逝。
    
    在這個沒有時間概念的設施裡,米契爾就這樣直直站著,眼神炯炯的望著前方。
    
    「滴答、滴答。」
    
    額頭的鮮血緩緩滴落地面,嘴角的鮮血流出。
    
    時間悄悄流逝。
    
    米契爾一動不動的站在原地。
    
    不知何時,雙腳從感到酸麻,到逐漸麻痺,甚至毫無知覺。
    
    時間緩緩流逝,血跡已乾涸,不知自己站了多久,也不知道外面過了幾天,甚至還出現些許睡意,米契爾仍撐住身軀,站在原地。
    
    想排泄的感覺襲來,用力的憋住。
    
    肚子餓導致無力感,仍然用力的憋住。
    
    肌肉因長時間保持一個姿勢,開始不受控制的顫抖不止。
    
    米契爾漸漸陷入一個極度不適的狀態,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下一秒彷彿就要失去意識。
    
    米契爾眼皮極度沉重,眼袋發黑,臉面抽搐,全身肌肉僵硬,身體出現各種可怕的不適。
    
    盯著前方一樣的場景,枯燥乏味,度秒如年。
    
    米契爾仍不動分毫。
    
    米契爾沉下心,將所有注意力集中在呼吸上。
    
    四周寂靜,只剩下米契爾的呼吸聲,和心跳脈搏。
    
    不知何時,每一呼、每一吸在米契爾耳裡甚至如此清晰。
    
    心臟的每一次跳動,就像春雷一樣響徹在耳畔。
    
    不知站了多久——
    
    突然地——廣播的聲音響起。
    
    「啪—啪—啪。恭喜第一個測驗過了,你可以動彈了」掌聲響起,毫無伏度的聲音。
    
    「狀況1—長途跋涉之後,身體陷入不適,還踏入極度危險之境,碰上無法戰勝的敵人,隊友全數陣亡」
    
    終於,接下來宣布的內容,殘忍而過份,讓米契爾心中有些怒火升起。
    
    面試官毫無感情的聲音,更讓米契爾心中的怒火更盛。
    
    米契爾平靜的臉龐下,是靜靜燃燒的冷焰,全身肌肉處於因憤怒而緊繃的狀態。
    
    但是處於虛弱狀態的米契爾,即使憤怒還是感到些許的無力。
    
    廣播結束後,隨即左右兩側牆壁噴出大量綠色物體。
    
    憋住呼吸的米契爾,仍然因為缺氧和虛弱的關系,憋不了多久便吸入了氣體。
    
    隨即全身像是被百萬隻螞蟻啃咬和攀爬,痛癢難忍,臉部不斷流出口水、鼻水、淚水,那是無法控制的排斥反應。
    
    過了約三分鐘後。
    
    一頭身形巨大的獸人慢慢由電子光雷射,從虛體變成實實在在的肉體,如巨石般的巨大肌肉充滿各種疤痕,嗜血暴虐的猩紅雙眼想要把人吞噬,踏碎地板的沉重步伐令人充滿恐懼,一切的一切無不說明牠的危險程度。
    
    「現況——你的魔力已耗盡、你的武器已經被破壞,但你的敵人計畫已久,發起偷襲,強大而無可匹敵」廣播再次響起。
    
    「條件:不使用武器、任何形式的魔法,赤手空拳的打敗敵人」無感情的廣播結束。
    
    條件非常嚴苛,但是所幸——敵人也是赤手空拳。
    
    因飢餓和全身疲勞的米契爾,揮出的拳頭顯得不是那麼有力,面對大自己三倍的強壯獸人將軍級別,只有挨打的份。
    
    拉扯頭髮被抬至高處的米契爾,被毫無憐憫的重拳落在身上每一處,每一拳像是要骨折的痛楚來襲。
    
    甚至因為排泄物憋著許久的關系,身體肌肉遭到重磅打擊,神經肌肉有點無法控制,米契爾忍不住的失禁了,尿水無力的落在了地面。
    
    在虛弱無力,極度疲睏,還有惡劣環境的影響下,赤手空拳的米契爾只能抬起手盡全力的守護住自己的身軀。
    
    極度硬皮的米契爾,神經卻和普通人沒兩樣,甚至更為敏感,痛進骨髓裡的劇痛,讓米契爾覺得下一秒就會痛暈。
    
    臉上已不知道是何種液體,狼狽的米契爾無法睜開眼睛,就算睜開,也會立即因濃烈的刺激氣體而反射性的閉上,眼睛傳來的刺痛感,讓身體極度抗拒睜眼。
    
    「這就是戰爭,殘酷而現實,隨時都可能死亡,你隨時都可以放棄,然後回家,好好過你的好日子!!」
    
    「我在重申一次,你隨時都可以放棄,然後掉頭,離開這裡,好好洗個澡,吃個飯,陪陪你心愛的人,這裡是戰場,不歡迎沒有決心的懦夫!」
    
    站在螢幕後方的面試官,銳利的眼神從未離開過米契爾,看著強忍各種極端不適,仍未曾放棄的米契爾,似乎有些改觀。
    
    不過給予殘忍才是給予仁慈,他的面試絕對沒有輕鬆二字。
    
    『絕對、絕對不會放棄——』米契爾聽到對方的話,怒火再次點燃,憑什麼對撐到這裡的自己,說那些話!
    
    米契爾咬牙承受一切地獄般的折磨,用力拔下對方捉著自己的那一撮頭髮,落在地面後用力握起拳頭,向前飛奔,奮勇抗敵。
    
    米契爾硬扛著對方硬實巨大的綠色鐵拳落在身上,眼神堅毅且燃起怒火,動用全身的肌肉,用盡全力,用鐵拳回敬巨大的豬頭。
    
    對方吃痛的後退了幾步,看著渺小的人類竟然還敢反抗,憤怒的吼叫後,再次爆衝向了對方,要將米契爾往死裡打,徹底撕碎對方的一切。
    
    莫名奇妙忍受一切的米契爾,雖然精神恍惚且陷入身體極限,但是極度憤怒的他,用力喘著熾熱的氣息,瞪視著眼前的小山,眼瞳裡似有著無窮無盡的怒火。
    
    抗爭。
    
    對米契爾來說,他面對的不是巨大獸人,而是命運,是這世界一切的不公,是他之前面對所有一切的無力,親人的逝去,背叛的同伴,被覆滅的故鄉,救不到的人們,卑劣的敵人。
    
    不甘於無法改變的命運,即使無法跨越,即使無法打破,也永遠不會放棄舉起自己的拳頭去反抗。
    
    武器斷了,就用拳頭,拳頭骨折了就用牙齒,牙齒碎了就用頭顱,頭顱碎了,就用眼神狠狠的瞪視著敵人,直到自己死亡前,永遠不會退縮,即使自己是那樣的弱小,身為聖騎士的榮耀,身肩遺志的自己,不會容忍自己一切的懦弱。
    
    一人一獸用盡生命的互毆,就像永無止盡的憤怒宣洩。
    
    搖搖欲墜的米契爾,每一次的回擊,便用盡全力燃放所有的生命力,
    
    更是每次失敗後,再次爬起向命運發起抗爭的勇敢意志。
    
    獸人挨了一拳,後退了幾步,拳頭憤怒地往米契爾臉部打下,米契爾因衝擊,用力撞擊在了地板上,然後在地板上狠狠的翻滾了幾圈,最後顫抖著再次爬起,
    再次衝出,吶喊著,用拳頭揮出自己極限的一切。
    
    米契爾就像熄滅邊緣的微弱燭火,但永不熄滅。
    
    暴力又血腥的場面持續著,滿地的鮮血肆意塗抹在這片戰場上。
    
    不斷被擊倒又再次爬起,全身傷痕累累,甚至是充滿惡臭的少年,卻不斷的詮釋所謂的勇氣與意志。
    
    窗外不知何時已駐足其他的冒險者,默默的為少年打氣。
    
    為這燃盡生命的少年。
    
    
    
    
    
    三十分鐘過去了。
    
    一小時過去了。
    
    兩小時…..
    
    
    米契爾因為有些無法承受來自身體和精神上痛楚,咬著牙無聲的痛苦哽咽著,臉上佈滿的各類液體遮掩住了米契爾狼狽的表情。
    
    「不想再重蹈覆轍——」
    
    「不想再失去任何東西——」
    
    「不想再屈服於任何事物——」
    
    「不想永遠如此的弱小——」
    
    臉部瘀腫不堪的米契爾,模糊意識中,思緒飛轉,心中皆是不甘,如果就這樣倒下,如果就這樣失敗,如果第一步就被擋下——他不願意,不願意,不願——
    
    「為何那個人如此拼命…」
    「如果是我大概就放棄了吧…」
    「我覺得你有點太超過了,你應該立即終止這個面試,並且將那個男孩送去治療」
    「真是慘不忍睹的畫面…」
    不知何時,窗外的冒險者們,臉上有著不忍,有著對米契爾面試官的憤怒,有著對少年的擔憂。
    
    「面試進行中不得終止,請所有人安靜!」這時不知為何突然出現一人,只是一句話便讓在場的所有人安靜,所有人最後擔憂的望著這場面試。
    
    痛苦望著眼前跟自己一樣喘著粗氣的一團巨大肌肉,米契爾突然一陣恍惚,眼瞳翻白,一陣踉蹌,就要倒下——。
    
    人們被魔物殺害的畫面,再次血淋淋的出現在米契爾的腦中,那是人間煉獄,痛苦、絕望、悲傷的聚合體。
    
    「嗚哇啊——嗚哇…———嘎支,嘎之……」
    嬰兒的哭喊聲響徹著,但沒多久就安靜了下來,取代而之的是魔獸的咀嚼聲。
    
    血流成河,周遭散發燃燒屍體臭的硫磺味,被大火燃燒的房屋,變態魔獸強姦早已失去頭顱的肉體。
    
    魔獸站在堆疊的破碎屍體上,歡樂的跳舞,狂妄咆嘯。
    
    屍體裡面甚至能看見出征前互相打氣,過去以往感情深厚的同伴。
    
    望著一切的米契爾,崩潰的啜泣,無力的望著身穿同一制服,謹剩微弱抵抗的聖騎士同袍被殘忍的殺害。
    
    他想衝出援助,但是被殘餘倖存者拉離,整夜難以入眠,痛徹心扉。
    
    雅爾小城的聖騎士遠征隊,援助村莊作戰計畫,錯估魔物數量和實力,結果慘遭覆滅。
    
    是的,自己曾絕望過,而且不止一次,從一開始的瘋狂奮力阻抗,到逐漸發現已無挽救的餘地,最後被迫承認屠殺的發生。
    
    絕望的感覺襲來,眼前因恐懼而一片昏暗,自己彷彿被徹底撕裂,精神完全崩潰。
    
    自己為何還站著,為何忍受這一切。
    
    淺顯而易懂的,因為曾經的過往越痛苦強烈,放棄產生抗拒的意念就有多強烈。
    
    「我願承受世間一切的災難,我想看見人們的笑容——」內心那瘦小的男孩面對著無窮無盡的黑暗認真的發下了誓言,在任何人耳裡聽起來是如此可笑,但是那是米契爾的全部信念。
    
    「啊————!!」一陣踉蹌後,再次撐起身體的米契爾,用力的咆嘯對記憶裡那無力的抗爭。
    
    米契爾緊閉的唇瓣,仍因每次被重擊忍不住吃痛的發出聲音,但是卻越戰越勇,甚至讓獸人產生了些許怯意。
    
    望著一切的面試官,靜默而無語,他看著悶聲吃痛,異常狼狽的米契爾,滿地的可怕血跡,感受拳頭互相打擊身軀地後傳遞而來的震波,腦中思緒飛轉。
    
    『他是唯一能撐到這裡的冒險者』
    
    『拜託,趕快放棄這場面試吧』
    
    『這麼年輕的生命,為什麼一定要送死呢?』
    
    『可惡——可惡——!』
    
    面試官內心終於忍不住掙扎。
    
    是的,這位面試官就是傳說中的面試通過率零的教官,他就是不想讓任何人通過,不想讓自己親手送那些年輕的生命去送死,那些充滿生命力的臉龐——。
    
    面試官望著堅強抵抗一切的米契爾。
    
    面色複雜,握緊了拳頭。
    
    這時有一個旁觀已久的面試官終於忍不住,抓起了負責米契爾的那位面試官。
    
    「提斯你完蛋了,我一定要舉發你,你這個混蛋!竟然如此殘忍!」
    
    說完後,狠狠的朝提斯的臉上揍了一拳,提斯——負責面試米契爾的那位面試官,嘴角有些許血跡,不過看起來無傷大雅。
    
    其他面試官很快拉住暴走的面試官,場面馬上受到了控制,但也一時換成一團。
    
    就在面試官爭吵的時候,獸人尖叫呼喊的難聽聲音響徹整個戰鬥場。
    
    所有人一齊望向場中,發現少年手上有著血淋淋的兩顆眼球,還有捂著噴著鮮血的眼睛,瘋狂吶喊的巨大獸人。
    
    米契爾趁勝追擊,攻擊敵方的腿部,將對方扳倒在了地上,然後騎在其胸部,狂亂的打向對方的獠牙鬼面。
    
    場面暴力而充滿血腥。
    
    獸人用力的掐向米契爾的脖子,瞬間使米契爾斷了呼吸,米契爾的臉片刻憋了透紅甚至漸漸轉紫,但是手上的動作卻未曾停止。
    
    獸人其臉部堅實的肌肉甚至讓米契爾的拳頭發出了骨裂的聲音,拳頭早已只剩血淋淋的肌肉組織,但是已陷入混沌狀態的米契爾,腦中只剩下用盡全力揮拳的指令,已無法有其他的想法。
    
    獸人的吃痛尖叫聲還有骨骼碎裂的聲音不斷在偌大的戰鬥平台迴響。
    
    直至獸人的喊叫聲已剩如絲般的哀嚎,直至全場只剩下少年不斷揮舞的拳頭深可見骨,直至米契爾的手被工作人員抓起,這場血腥的鬥爭,暴力且噁心的面試,才在可怕的狀態下結束。
    
    一湧而出的醫療團隊還有自願幫忙的冒險者立馬控制了現場,即是短短的幾分鐘便已將場地恢復了原狀,並立即對少年做最完善的緊急處置。
    
    提斯隨即被叫進了辦公室,辦公室內的吼叫聲近乎響徹整個世界樹。
    
    走出辦公室的提斯,面色平靜,且充滿決然。
    
    最後來到米契爾受到醫療照顧的那間房內,看著失去意識,身上插著許多管子的米契爾良久後,將一張紙袋放在了對方的身上。
    
    「恭喜你過關了。」將一個陳舊的徽章放在了米契爾手裡,隨後轉身離開。
    
    那個徽章來自他另一個已故,全心全意疼愛的徒弟。
    
    提斯離開了他所屬的一切,也踏向永無回頭的漫漫路程,因為他找到了繼承者。
    
    躺在病床上的米契爾,夢裡,是成功救下所有同伴後,一起慶辦宴節的快樂畫面。
    
    臉上有著淡淡淚痕。
    

    
    
    

    
    

中文字數:   5129   |   中文標點符號數:   684
    
    
    
    

9

0

LINE 分享

相關創作

自己弄惹一個公會

[達人專欄] [戰爭小說] 陌離之主 第八章 願為先鋒

[達人專欄] 【Seeds of Stars】杯中悲

留言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