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屋創作

巴哈姆特 APP

專屬 ACG 勇者的廣闊世界

以 APP 瀏覽

小說2020-10-27 02:40

[達人專欄] 【奇幻短篇】騎士老兄

作者:大理石

※萬聖節就該出門冒險!




----------《騎士老兄》


  「通關稅一人一百元。」關卡員說。

  「你這是搶錢啊!」自稱騎士的斧騎士驚呼。

  「一人一百二,沒錢麻煩請離開。」

  「你們這破地方值一百元嗎?」

  「一百五。」

  「你不能......」

  「兩百。下一位。」

  斧騎士被關卡員的無故抬價弄得怒不可遏,他拿起大斧打算把關卡員面前的保護鐵閘給敲爛,然而站一旁冷眼多時的錘騎士立即推開了斧騎士。他不慌不忙地將兩百二十元塞進了窗口,並說:「兩人份的稅,麻煩請讓我們進去獻祭大道。」

  「他在坑人,你不能給他這麼多錢!」斧騎士的怒火燒透了他的破爛頭盔。

  關卡員打了個呵欠,他從業二十年已經見過夠多東西了,不差一個拿斧頭的神經病,只是做為一名專業公僕,他有義務要教育這些磚頭笨的活動鐵爐何謂國家法律,於是關卡員將兩本簡易版的《邊境管理法第三十九版》與《簡單納稅:從洗禮到葬禮》扔給了兩位騎士,身經百戰的錘騎士自然是閃過了,頂著公制頭盔下的他視法律為無物,而一向對法律無知的斧騎士則不幸地在承受了重達五公斤的法律重擊。

  地上發出一陣鏗鏘巨響,斧騎士躺倒在無人的石拱下,硬書和碰撞砸凹了他廉價的鐵殼,好在象徵榮譽的斧頭仍緊緊在手,斧騎士覺得這還不算太丟臉。

  「相關問題以及稅制請參閱官方手冊。免費送的。」關卡員說。

  錘騎士說:「麻煩請拉開閘門,我們要趕路。」

  關卡員回答:「當然當然,大家都趕著要去參加派對呢,活人過啥狗屁死人節啊......喔要買點紀念品嗎?未來之眼,庇佑你的亡命之途,現在買十個再享九五折優惠唷!」

  保護閘後的關卡員拉開機關,柱上的石板就翻出了一面展示架,架上堆滿了各種以獻祭大道為主題的紀念品,在這堆垃圾裡頭關卡員保守推薦了號稱受過古老聖靈加持的未來之眼,所謂的未來之眼實際上也就是個雕了三角眼符號的破爛木綴飾,由於上一批訂單出錯,所以行銷部非常急著要把這些沒人要的東西給處理掉,不然平常未來之眼的售價應該是買十打十一折,此外買三十再送限量版吊樹人詛咒公仔一隻,目前贈品公仔存放在展示架下方的地板暗門中的黑褐色木盒裡,上面纏有經文條與蠟封的那個就是了。

  「不了。」錘騎士斬釘截鐵地回答

  躺在地上的斧騎士囔囔著:「我想買一個......」

  「不。」錘騎士拽著斧騎士的腳往前走。

  「如果有人肯借我錢......」

  「閉嘴。」

  「兄弟.......」

  錘騎士回頭看了斧騎士一眼,斧騎士脆弱的棕色眼睛在頭盔的眼窗閃閃發亮。「......沒門。」

  「掃興欸!你在上騎士培訓課的時候一定沒有朋友!爛錘子!以後也不會有任何領主想要僱用你去當他家的騎士!」

  「這麼說來,你何不先去上場正式的騎士培訓課?你在那一定能很多朋友吧?」

  「我不喜歡上課,但我肯定自己比你還會教朋友!」

  轉動閘門的齒輪聲響徹獻祭大道前的矮岩丘,這塊土地是王國之外的無法地帶,那裡野獸、有邪物、有成群結隊的食人土匪、還有沒綁住的狗以及無視用路安全的大型馬車,留在這是死是活基本上沒人管得了,但為了一求先知解惑或者為了前去擁有全陸最大賭場的光輝城樂一樂,每年仍有不計其數的人造訪此地,斧騎士與錘騎士正是這批大數字中的小小零頭。



  在獻祭大道上有座無名小鎮,鎮裡的訪客不多,可是長期看下來卻相對熱絡,旅客們一批走了一批來,人數零散但永不空無;鎮上只有一間酒館,館子服務的多半是行經此地的朝聖客與浪人,那些外地客大半不多話,藏在黯淡衣著下的是一顆羞赧的心,那裡頭有乞丐流氓、有王族貴人,他們不願與旁人交流,就怕有誰知道了自己的來歷與動機。說起這條爛路以及這座海濱荒鎮為什麼能有這番人氣,無非就是因為道路盡頭住了位先知,他、她、或者它通曉天地奧秘,於是這條險路冠以美名,那座荒鎮則成了黑影聚散之地。不久後,兩位騎士終於也成了黑影的一份子。

  兩人在傍晚時抵達酒館稍作補給,這時斧騎士坐在桌邊問:「說吧,所以你到底打算問什麼問題?」

  「別問了,這是很私人的事,」錘騎士搖了搖木杯,裡頭的劣質酒所剩無幾,「那你呢?你也想問些什麼吧?」

  「我?傻大錘,我只是順道陪你來的!」

  「什麼?」

  錘騎士詫異的喊聲引起了旁人注意,斧騎士見狀就趕緊要對方冷靜點,別這麼激動。後來錘騎士也沒再說話,但顯然他不能諒解斧騎士在這趟意義重大的旅程中竟然只是一個局外人,早知道就不要幫斧騎士付通關稅,放著讓他在路邊被野狗咬死也好過讓他陪在一旁看笑話。

  「我先繼續趕路了,你拿這袋錢去光輝城等我回來吧。」錘騎士喝完酒後將面罩裝回頭盔,隨即又把錢袋扔到了斧騎士面前。

  斧騎士二話不說便把錢收下,錘騎士看了覺得放心,於是就逕自揹著行囊離去了。

  酒館的燈光逐漸遠去,無名小鎮最後的光芒即將消失;天邊的厚雲雷霆閃爍,古樹在雜草叢生的小徑旁隨強風搖曳,無論從哪個方面來看,這不是個適合趕路的好時機,因此路上也只有不要命的錘騎士。他在黑暗中點燃了石燈繼續前進,某種程度上錘騎士也只是想盡可能遠離剛才那個難堪的場面,老實說當時提議要來獻祭大道的人士斧騎士才對,錘騎士本來想來個順水推舟,假裝自己只是陪他出門走走,具有正式騎士證明、為人剛正絕不迷惘的錘騎士絕對不是因為自己在人生路上遇到困難才打算去找先知的,結果在抵達旅途起點時,斧騎士才用他天真的話語將一切責任都推給了錘騎士,搞得錘騎士就像是個可悲的懦夫一樣。儘管事實如此,但他不喜歡讓自己親自發現這件事。

  這不公平,錘騎士受夠每次都讓斧騎士耍了,況且那傢伙根本只是個私人雇傭兵,自稱騎士什麼的,錘騎士聽了都覺得害臊。要是斧騎士真的那麼想要當一個真正的騎士,他怎麼不乾脆直接從軍算了,反正只是個頭銜,努力一點誰都能拿的到,可是斧騎士老是推三阻四的,什麼他有閱讀障礙、有腳臭、不喜歡群聚生活,反正都是藉口。

  我怎麼能和這樣下三濫的人做朋友?錘騎士站在路中間一邊想著,一邊嘆了口氣,腳這才又跨出了步伐。

  錘騎士就這麼趕了一夜路,他在破曉前抵達了果貍原,同時他注意到了有人偷偷跟了上來的人有了新的動進,對方可能是打算搶劫的土匪或流民,於是錘騎士算準時機抄起戰錘準備應戰,然而他舉起石燈時看見的卻是氣喘吁吁的斧騎士與他沾血的斧頭。

  「窩的......老天爺,你能不能別跑這麼快!」斧騎士說。

  「你來幹嘛?」

  「沒什麼,路上解決了幾隻野狗。」

  「我是問你來幹嘛?」

  斧騎士左顧右盼了一下,最後他聳聳肩。「沒幹嘛,陪你一起趕路啊。」

  「我想一個人走,好嗎?」

  「拜託,我像是那種會放下兄弟一個人跑去玩樂的渾蛋嗎?你瞧,我還弄到了一瓶超讚的紅酒喔!」斧騎士抓著戰利品在空中搖了搖。

  「但你一直都是。」

  斧騎士走上用拿紅酒的右臂勾搭錘騎士的肩膀,他故意輕聲低語:「作人別這麼死腦筋啦,騎士老兄。」

  「唉......」

  拗不過斧騎士的糾纏,錘騎士只好帶著他重新上路了。

  從果貍原開始的路變得崎嶇,上面的東西也越來越不友善,好比說他們知道獻祭大道上有雙頭骷髏徘徊,不過雙頭骷髏是三十隻死靈骷髏家族的成員之一而且他們仍有主人,那就又是另一回事了。

  的確,兩位騎士並肩作戰遠比單打獨鬥要強的多,錘騎士也坦承這路上多虧了斧騎士從旁協助他才沒死在半路,不過斧騎士看起來總是欲言又止的樣子讓錘騎士有些困惑,怕是他又想出什麼餿主意或幹了啥壞事,為此,錘騎士打算在結束行程後好好逼問斧騎士。

  走了幾天路後,離獻祭大道的終點越來越近了,現在他們只剩下一個被稱做爛板坡的山路要走,而就在那晚,斧騎士在營火前又問起了在酒館時問過的問題。「話說你想問私事,是多私人的事情啊?」

  「私人到我不想跟你講的那種程度。」

  「好吧,」斧騎士嘟噥著,隨後他摘下頭盔讓那張滿佈傷痕的臉透透氣,「說起來,其實我的確有個問題想請教先知。」

  「你可以不用告訴我沒關係,反正都是私事。」

  「拜託,別這樣嘛——」

  「晚安,我要先睡了。」錘騎士說出這句話時他已經把身上的鎧甲一絲不苟地收整在旁邊了。

  「好吧,咱們找個時間再聊聊,也許明天。」

  錘騎士沒回應,他只想著明天要怎麼跟先知討論自己不願面對的困惑。錘騎士望著黑暗的林地,眼皮越發沉重。

  正當錘騎士準備闔眼的時,他聽見沼澤深處傳來了清脆的鈴聲。

  鈴聲響起,篝火飄盪,聲如星點在幽境中閃耀,錘騎士不經好奇是什麼鬼怪在沼澤裡招搖。當然,他沒傻到要獨自去裡頭冒險,只是當錘騎士起身準備給在營地邊灑上驅魔鹽時,它們倆所在的大樹周遭已經被不知名的市集所佔據了。市集中的攤販搭起了五顏六色的帳篷,帳篷前掛著奇異的燈籠,棚子底下則擺放了堆滿貨品的木架,在市集裡的客流眾多,有像人類的、也有不像人類的存在。

  那是亡者的市集,此為陰陽交界之處。

  錘騎士試圖喚醒了斧騎士,他們得趕快離開才行,免得一輩子都得當個死人了,然而斧騎士卻只發出了幾聲囈喃做回應。

  「王八蛋,別睡了!」錘騎士低聲怒嚇,隨後他以兩個響掌強調他的厭惡感,那兩下打得斧騎士臉頰通紅,不過對方仍不為所動,「蠢斧頭,該死的蠢蛋,你平常不是老誇自己有抗詛咒天賦嗎?」

  不一會兒,他將斧騎士扛在肩頭,錘騎士打算憑藉身上的護符與石燈直接逃出市集的影響範圍,只是光是這樣走又怎麼能分得清方向?他才這麼想著,剛跨出營地的同時就連營地本身也不見了。

  眼見市集燈火淹沒了視野,鮮紅的水果、橙黃的葉片、紫青的布幔、黑色的披風在稻草人肩頭上下擺盪,這裡沒有方向;奔跑的烏鴉車發出貫穿腦門的吼叫,牠帶著毛蟲車夫從騎士身旁疾馳而過,賣鹽的蝸牛和賣醋的蛞蝓吵了起來,兩隻軟體動物黏答答的觸眼彼此糾纏,缺腳的貓咪在樹上為樹下的混亂引聲高歌,牠們唱:喵喵喵咪、喵喵喵嗚、喵喵喵、喵喵喵、嗚!

  「騎士老兄!騎士老兄!」小小的南瓜頭聚在錘騎士腳邊大喊,「給糖或搗蛋?

  錘騎士不予理會,他急著要離開這場瘋狂盛宴。

  南瓜頭們繼續唱:「騎士老兄!騎士老兄!給糖或搗蛋?沉默的石頭不許動,滾著也要停下來!

  妖魔的語言箝制住了錘騎士的身體,正如它們的咒詞所描述的,如果錘騎士繼續保持沉默的話就只能像個石頭一樣被困在原地。

  「騎士老兄!騎士老兄!給糖或搗蛋?看看我的寶百袋,空蕩蕩的只有蛋!」南瓜頭懸浮在半空中,身體似的纖細藤蔓左搖右擺,「給我糖啊填滿袋,別讓雞蛋來作亂!

  這場危機讓錘騎士想起了自己從未參與過的、幼稚的萬聖節活動,因為他必須恪守騎士應有的紀律,像個遊民到處乞討可不是一位好騎士該從事的行為;不過更確切來講,其實是錘騎士的父親禁止他參加那些低俗的娛樂,同時錘騎士的家也不會提供造訪的孩子任何零錢或食物,所以被列入黑名單中錘騎士家永遠不會有孩子造訪,每年來開酒會的紳士倒是不少。錘騎士的父親認為,比起一晚放蕩,他更該多花點時間把偉大騎士列傳給讀完才對。

  當然,他是讀完了,所以他理所當然地被迫讀第二與第三次,直到偉大騎士列傳再版新譯後錘騎士才終於在萬聖節當天聞到了新紙的味道,至於內容僅僅是勘誤了兩個字與新增了兩篇關於《魔法師是否也能身兼騎士》的探討文章,而文中又多了二十個錯字。

  編輯的校對能力是被糖分給吞噬了嗎?今時今日錘騎士又一次重述了當年的困惑。

  「好吧,」錘騎士說,「我給你們一點東西,接著。」

  語畢,錘騎士扔出了一把銅板,南瓜頭們被銅板咱的咚咚響,雕在他們臉上的笑容隨之放大,幾乎要把整顆瓜給劈開了。

  「呃,就這樣了,掰。」錘騎士打從靈魂深處察覺自己把事情給搞砸了,於是他趁自己掙脫束縛的瞬間趕往反方向離去。

  他幾乎能聽見南瓜頭們在喊:搗蛋囉!

  小南瓜的聲音急速拉近,當錘騎士注意到的時候,其中一顆硬南瓜已經在他頭撞成了碎塊。那道重擊幾乎要讓錘騎士跌個狗吃屎,黏稠的南瓜果肉像半凝結的血漿一樣纏住了他的頭髮,好在錘騎士撐住了,他鼓起呼吸使勁衝刺,他經過鍛鍊的身子頂著斧騎士的重量在南瓜雨中奮力掙扎。

  由水仙與牽牛花拉動的花車隊伍招搖過市,老鼠樂隊為其伴奏,也為了兩位活人的逃命之路譜出顛簸;高亢的喇叭、路面揚起,沉悶的大鼓、此路不通,低音號築出了兩道牆,長笛尖嘯,路絕崖斷。整個市集都沉溺錘騎士與斧騎士吐出的溫熱的呼吸,它們為之瘋狂、為之起舞,這裡的鬼怪們想要的是比奪取更加殘忍的東西,它們要將這兩個人的靈魂耗磨到無有。

  「滾開!」這是錘騎士被怪物們推下懸崖前的最後一句話。

  兩位騎士被拖進深沉的黑暗中,此時黑暗裡還有它們的吼叫,鬼怪們說:唱歌吧!跳舞吧!

  ("阿錘,振作點!")斧騎士不知何時醒來了,但它的聲音異常的遙遠。

  「我已經很振作了!」錘騎士哭腔地回道。

  ("閉上眼睛,數到三!")

  「啥?」

  ("聽我的就對了啦!")

  「好!好!我數!數......一......二......」

  三。黑暗化為破曉。

  躺在地上的錘騎士從夢魘中驚醒,他一睜開眼就看見斧騎士那道將臉分成兩半的舊疤以及一片新蓋上的瘀青,而後他感覺渾身發痛,尤其是頭的部分,彷彿是被某種硬物給砸破腦袋了。

  「老天爺......我好怕你不會醒來!」斧騎士急切地說。

  「......噁嗚......所以......我怎麼了?」

  「你做了一場惡夢。」

  「......斧子,別想在這事情上敷衍我。」

  斧騎士不滿地皺眉噘嘴,既然錘騎士想知道,那斧騎士只好照實說:「好吧,事情是這樣的。昨晚你大爺被死靈附身,結果就脫光衣服跑去沼澤跟水鬼大幹特幹了一番,我把你大爺給抓回來想搞點驅魔,結果大爺你竟然又掙脫了繩子跑去跟路過的狼人摔角,人家哭求你別脫他褲子,你沒聽,所以我大爺只好一棒把你敲昏免得再出事,可是這棒打下去你反倒回過頭跟我打了一架,我輸了,對,我孬,然後你接著又衝進林子裡發出死靈特有的尖叫聲,這下更多死靈跑過來了,一堆妖魔鬼怪在附近流竄,小妖精還跑出來控訴說要是我們再不搞定這場亂局祂們就要考慮用我們的血鎮壓這些死靈了,所以我跟狼人老兄只好一起想把辦法讓你閉嘴,結果你大爺又跳進了沼澤——」

  「好吧,我後悔了。所以我現在全裸,滿身瘀青,頭上還破了個大洞。話說你提到狼人?」

  斧騎士眼神看像樹林的另一側,錘騎士跟著看了過去,在那有個金頭髮的男人正躲在樹幹後頭驚恐地盯著錘騎士。

  錘騎士說:「我很抱歉......那個......狼人先生。」

  ("好喔。")狼人先生簡單回應。

  斧騎士長嘆一口氣,因為他以往從來沒機會對錘騎士表現出失望與無奈,畢竟他才一直都是那個讓人失望與無奈的人才對,所以此時斧騎士特別強調他纖細的情緒。嘆氣、嘆氣、長長的嘆氣。

  「夠了。」錘騎士伸出手來堵住了斧騎士的嘴巴。

  「嗚嗚嗚嗚!」

  「好啦,對不起。現在我們能快點趕路了嗎?」

  斧騎士聽了聳聳肩,並回答:「督然。」



  昨晚的混亂稍微拖延了一點進度,所幸越過爛板坡之後只要在半天路程就能抵達獻祭大道重要節點,先知的居所-環塔岩。

  環塔岩是海角上頭的一處老遺跡,它以十二根柱狀巨石包圍著中間的大岩塊而聞名。抵達環塔岩的方法很多,慢則一個月、快則如兩位騎士那樣走便道花上莫約六天路程,但等待先知求解的人更多,因此塔岩下方有一個小聚落與一間昂貴到讓人寧願找條繩子把自己掛在樹上也不想入住的酒館,酒館旁邊還有個小屋舍,求見先知的人都必須在那領號碼牌,接著就是等待。

  錘騎士在環塔岩下方的廣場盯著自己手中的魔法序號牌,上頭標示著五百一十二號,以先知一天只見三到五人的速度來看錘騎士至少要等上三個多月後才能見到先知,到時候他搞不好連提問的勇氣都沒有了。

  「我開始覺得自己是在浪費時間了,什麼"尋見先知,一解萬難"......」錘騎士喪氣的抱怨著。

  就在這個時候,斧騎士把另一張號碼牌遞到錘騎士面前,上面標示為十。斧騎士說:「我知道你比我更需要問問題。」

  「什......你已經來過了?」

  「不,這是一個老朋友給的。」

  「我不敢相信你有朋友。」

  「嘿,放尊重一點,騎士老兄。」

  錘騎士思索了一會兒,他接著問:「你本來想問什麼問題?」

  「哈,要是我說了,你也得說才行喔!」

  「當然,以金石為證。」

  斧騎士本想大聲宣告,可是答案在心中醞釀久了,反而不太好意思說出口。「那個,嗯......你知道,我一直不是正規出生。我試過努力,可是每次都功敗垂成......也許我真的不是當騎士的料,所以......我想問先知,我這輩子有沒有機會當一個真正的騎士。那你呢?」

  「噢......這個嘛,這個......不是什麼重要的事情啦......」錘騎士努力整理自己的情緒,「......我只是想問先知,我的母親......是不是......討厭我......」

  如果錘騎士的母親在,也許錘騎士小時候依舊沒辦法參加那些低俗娛樂,但至少他可以聽聽自己的母親談論關於那些節日的故事。

  「你怎麼不親自去問她?」

  「我怕聽她說出口。那很可怕......如果她真的討厭我......畢竟我被留下來了,不是嗎?她不想帶我一起走......」

  「好啦,別擔心了,幾天後你就能得到答案了。尋得解答、獲得解脫,然後趕緊活出自己的人生。」斧騎士拍拍錘騎士的肩頭。

  「......不......算了,這真的太蠢了,我幹嘛為一個二十幾年沒見過面的女人這麼煩惱?而且像你說的,我應該親自去問才對。」錘騎士伸手把斧騎士的號碼牌給推開。

  斧騎士不反對錘騎士的決定,而他也跟著說:「這樣我也不需要問了,也許再隔幾年我就飛黃騰達了也說不定。」

  「你確定?別因為我而放棄屬於你的機會啊。」

  「騎士老兄,我本來就沒特別想問問題呀!只是朋友給了張號碼牌,不用實在太可惜......但既然牌子還在手上,的確是不用白不用,因此我搞不好能向先知詢問下個月坎特伯里鬥犬場的冷門贏家是誰......」

  斧騎士的話一出口,號碼牌立刻顯示了一排字:本諮詢服務有權拒絕回應任何涉及重大利益之提問,詳細規範請參考服務處提供的《提問手冊》。

  「該死的魔法......唉,那就到時候再說吧,反正也就等個兩三天,這兩三天我們就來集思廣益......」斧騎士說,「......噢,對了,你猜現在是啥節日?」

  錘騎士看著坡下的聚落點著各式各樣的燈籠。「還能怎麼猜?不就是萬聖節嗎?」

  「給糖或搗蛋?」

  「不是吧?」

  「我選擇搗蛋,可以嗎?」

  「你想怎麼個搗蛋?」

  斧騎士滿心期待地從腰帶裡取出了兩條掛著未來之眼的綴飾,並把其中一條交給了錘騎士。「我花了你的錢買了紀念品!」

  「哇......哇噢?你買了這個垃圾?」錘騎士一邊嫌棄著,一邊笑了出來,那條項鍊上還沾了點血跡,他實在不敢想像斧騎士到底是從誰手上買到這玩意兒的。

  「紀念我們難得出門冒險。」

  「我們其實比想像中的還常在一起鬼混啊,騎士老兄。好啦,把剩下的錢交出來。」

  「這其實也算是搗蛋的一部分......」

  「不要告訴我你把它全花光了。」

  斧騎士拿出紅酒晃了晃,錘騎士見了忍不住搖頭。他發出一如往常的嘆息,然後放聲大笑。

9

4

LINE 分享

相關創作

[達人專欄] 阿爾帝岡戰記--查爾斯帝國的動亂 (7-10 事件落幕)

《懷鳳錄》第一集第十五回。

[達人專欄] 《夢見》第一百零七章 黑暗世界

留言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