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屋創作

巴哈姆特 APP

專屬 ACG 勇者的廣闊世界

以 APP 瀏覽

日誌2020-11-21 18:34

[スタマイ] 神樂亞貴 SSR「永遠のきらめきに」 故事翻譯

作者:水色夜光




活動「4th Anniversary 出逢いの奇跡、貴石の誓い」
的限定卡



跟三周年一樣SSR+之後附贈會動版本,在Youtube
看到有人傳我就放個連結快來看看這個小傲嬌

神樂像是等人般目光左看右看,嘆口氣又瞄了一眼
地瓜大的寶石的樣子,超像戀愛中的少女XDD(欸

最後彷彿跟玩家對上眼,瞬間臉紅又有點不甘心
的表情超超超超超——可愛

日文渣,翻譯有誤歡迎糾正




LV50「似てなんかいない(一點也不像)」


神樂:「欸,妳手又鬆了。用中指壓得更緊一點。」

玲 :「唔……等……請等我一下。」

玲 :「針頭進不去有點難做引上針……」

神樂:「知道了知道了。」

我現在做的,是犯罪防制宣導講座要使用的裝飾用蕾絲花布。

希望盡可能把會場裝飾得漂亮一點,所以請神樂先生在一旁教我,全力製作中。

(最後把多餘的線尾藏進織片裡……完成!)

玲 :「做完了!這樣一來就達成預定數量。」

玲 :「謝謝你的幫忙。」

神樂:「不客氣。只是每片都有點歪七扭八的就是了。」

玲 :「嗚……」

神樂:「跟最初做的比起來是好多了,算『勉強及格』吧?」

玲 :「勉強及格……」

我瞥了一眼神樂先生做給我的範本。

(跟範本相比的確看起來像完全不同的東西。)

(我也好想做成那麼漂亮……!)

*場景從神樂的工作室轉到酒吧

玲 :「呼……好像差不多練到能編得好看了。」

達成預定數量後,我依然繼續編織著蕾絲花布,期望能做出更漂亮的。

(從那之後就不停練習著,應該有熟練不少了吧。)

(……雖然也因為這樣手有點龜裂。)

大谷:「玲醬,晚上好。妳手上那個,是之前說的蕾絲編織?」

神樂:「咦?」

玲 :「啊、晚上好。兩位工作辛苦了。」

神樂:「欸,量產蕾絲不是早就結束了嗎?」

玲 :「裝飾品是全部做完了沒錯,但還有可以替換的時間……」

玲 :「想說盡可能把原本不好看的換成比較漂亮的。」

大谷:「嘿~還真是努力呢。而且已經做得很漂亮了不是嗎?」

玲 :「真的嗎?謝謝你的讚美。」

玲 :「說實話最近除了工作,其餘時間都泡在這上面了。」

神樂:「……蛤?」

神樂先生瞇起眼注視起我。

視線中混雜的不敢置信清清楚楚傳遞了過來。

大谷:「啊哈哈,原來如此。果然學生是會像老師的。」

神樂:「別開玩笑了。哪來什麼學生。」

大谷:「『一頭栽進去就注意不到周遭』這點啊,不覺得和誰很像嗎?」

大谷;「那,我先去那邊喝了,下次見。」

揮了揮手目送羽鳥先生離開之際,我聽見神樂先生的嘆息。

神樂:「話先說在前頭,妳可別因為被羽鳥稱讚就得意起來。」

玲 :「我、我知道,這不是當然的嗎!」

玲 :「像那個範本一樣漂亮的蕾絲編織,就憑我還差得遠呢。」

神樂:「明白就好。」

神樂:「……不過,是呢。為了做出滿意作品而不輕易妥協這點,或許蠻像的?」

玲 :「……!」

神樂:「畢竟作品能反映出來的不只有技術或品味。」

神樂:「雖然這個還算不上完美……但也差不到哪去。」

神樂先生溫柔地觸碰著我製作的蕾絲花布

受他動作牽引,我不自覺陷入連自己都被他溫柔撫摸般的錯覺。

(……有努力真是太好了。)

神樂:「對了,手伸出來。」

玲 :「手?」

神樂:「伸出來就對了,兩手都要。」

玲 :「好的。」

照神樂先生所說的做後,他在我掌上擠了充足的護手霜。

神樂:「說到底用這麼粗糙的手編蕾絲,妳也太誇張了吧。」

神樂:「稍微注意一下啊。」

玲 :「不好意思……平時是會好好用護手霜的。」

玲 :「但想說線沾到護手霜弄髒的話不太好,就不知道該不該用。」

神樂:「妳又不是用剛塗完,黏答答的手去編。」

神樂:「龜裂的狀況下還縫,不僅線會起毛球對妳的手也不好。」

玲 :「……」

神樂:「這樣蕾絲多可憐……欸,妳有在聽嗎?」

玲 :「啊、是,我有聽到……!」

(……就算是錯覺也好,果然,神樂先生是一位溫柔的人。)

我笑著點點頭後,神樂先生又似懷疑般嘆了口氣。





LV70「付き合ってないから(才沒有在陪妳)」


玲 :「哇、唉呦呦……」

(好險好險。人這麼多走起來好累人啊……)

我現在正與神樂先生約會。

手牽著手走在人海,往我想去的雜貨店途中。

玲 :「不好意思,沒事嗎?」

玲 :「有沒有被我連累快摔倒之類的……」

神樂:「才不會有那種事。妳看,我有好好扶住妳啊。」

玲 :「謝謝……不過那個,這裡還是先放開手各走各的比較好也說不定。」

玲 :「畢竟人很多,不覺得很難走嗎?」

神樂:「不要,我不放。」

別說是放了,像是絕對不允許般他更加用力地握住我的手。

玲 :「那至少,走那邊比較空曠的路吧,人也比較少的樣子。」

神樂:「不走那。妳沒看見腳踏車飛快的跑過去嗎?」

玲 :「那麼……」

神樂:「要東張西望也是可以,但別忘了妳和我走在一起。」

神樂:「喏,妳可以在靠過來一點。」

手臂被神樂先生一拉,和他之間的距離忽然縮小。

(儘管講法嚴厲,還是能知道他十分關心我……)

玲 :「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麻煩你了。」

神樂:「……不會,又沒有特別做什麼。」

玲 :「當然有啊。真的很謝謝你。」

玲 :「現在要去的店,也是我想去的不是嘛。」

神樂:「看看各種店面也是我的工作範疇。」

玲 :「但,感覺,沒有變成有意在配合我嗎?」

(我想,神樂先生的話,或許會想去更高級的地方看看。)

(……不過,只要我邀請,他就不會拒絕吧。)

神樂:「我說啊,雖然不知道妳在誤會什麼,但我才不是刻意在陪妳。」

玲 :「咦。」

他的講法聽上去過於冰冷,讓我瞬間身子一僵。

玲 :「那、那個,你說沒有陪是指……」

玲 :「應該不是我們沒有在交往的意思吧?!(原文的付き合う有陪伴、交往等多種意思)」

神樂:「蛤!?當然不是啊!不,我想說的是……」

神樂:「妳想做的事,或有興趣的東西我也會感興趣。」

玲 :「神樂先生也會?」

神樂:「我做我想做的事,怎樣都不會變成單方面陪妳不是嘛。」

神樂:「所以,不必覺得愧疚,也不用特別道歉。」

玲 :「……對不——不對,謝謝你!」

(果然……好溫柔)

我不禁感覺溫柔握住我的這隻手,非常令人憐愛。

玲 :「神樂先生的關心,我很高興。」

玲 :「快跌倒的時候也是,閃避腳踏車的時候也是,都讓我非常高興。」

神樂:「……那就好。」

不曉得神樂先生是不是感到害羞,移開了視線。

玲 :「不介意的話,下次可以告訴我神樂先生有興趣的東西,或想做的事。」

玲 :「我還想知道更多神樂先生的事。」

神樂:「貪心。這個就等到下次再說吧。」

玲 :「好!總之,今天就先去計畫好的雜貨店對吧。」

玲 :「店內的導覽就放心交給我……!」

神樂:「火力全開是可以,但可別迷路囉?」

玲 :「我、我才不會迷路喔?」

神樂:「嘛,說得也是。畢竟手還牽著啊。」

玲 :「……是,拜託你了。」

在到目的地的店家時,我感覺到十指更緊密的交纏在一起。

(我也想,珍重「明白他為我著想」這份心情。)

加緊力道回握住後,我們彼此露出靦腆的微笑紅了面頰。




SSR+「お小言のウラオモテ(說教的表裡)」


玲 :「不好意思來晚了!」

工作結束後,我幾乎是用衝的進休息室,一入其中便見到已經換好衣服的神樂先生。

玲 :「知道因節目採訪會很忙,我原本是打算幫忙的……」

玲 :「如今變成這樣,非常對不起!」

神樂:「……事件突然發生這也沒辦法,妳有先通知我了所以不要緊。」

神樂:「也不是說當天工作人員少一位,沒辦法補足的狀況。」

玲 :「謝謝……」

玲 :「我這之後都有空閒,現在就去幫忙大家。」

神樂:「晚來的份,記得用比其他人更勤勞來補。」

玲 :「當然,我會加油的!」

聳了聳肩的神樂先生,突然再次打量起我。

然後,就在視線落到腳邊的瞬間……

神樂:「欸,那個下擺,是怎樣?」

玲 :「咦?下擺……啊!」

被他指出的褲子下擺非常髒,並且有些許破洞。

神樂:「……妳是跑去工地喔?」

玲 :「不、這大概是……跑步時踩到下擺的緣故。」

神樂:「蛤?糟透了,搞什麼。」

玲 :「……非常抱歉。」

神樂:「說到底,為什麼要穿這種尺寸不合的褲子?」

神樂:「他原本沒這麼鬆對吧。」

玲 :「那個,說起來不太好意思,最近工作太忙讓生活規律亂掉。」

玲 :「因為這樣褲頭鬆掉……雖然我有在用腰帶調整啦。」

神樂:「哼~與其說瘦下來,不如說是變憔悴了。」

神樂先生嘆了大大一口氣。

神樂:「真的是,雖然熱衷於工作不是件壞事,但也要有個限度吧。」

神樂:「努力很重要,但了解自己身體極限在哪更重要吧?」

玲 :「你說的對……」

神樂:「……因為這種事消磨身體是想怎樣。」

神樂:「如果沒了能夠活用以前經驗的下次,就都沒意義了。」

玲 :「……」

(對待衣服的方式再加上自己的失敗,說不定讓他對我失望了……)

(而且,明明神樂先生也是和我一樣忙碌,卻還讓他擔心我。)

玲 :「神樂先生,謝謝你,還有對不起。」

玲 :「下次我會更加注意自己的生活。」

神樂:「什……幹嘛道謝。」

神樂:「我沒在顧慮妳,也不是擔心妳。」

神樂:「我只是在意,因為這樣變得沒辦法穿的衣服很可憐……」

神樂:「……我才沒有,要擔心妳的理由。」

宛如說給自己聽般,神樂先生低喃著。

(用、用不著說到這種地步吧……不過)

我逐漸明白,這就是神樂先生掩飾害羞的方式。

因此覺得再繼續深入也不太好,便轉了個話題。

玲 :「如神樂先生所言,我對這件褲子做了很失禮的事。」

玲 :「如果在更早之前注意到就好了……」

神樂:「…………唉,受不了。」

神樂;「褲子,趕快脫下來。」

玲 :「誒、脫、脫下來是、現在馬上嗎……?!」

神樂:「欸妳少發出奇怪的聲音,又沒說要在這邊脫。」

神樂:「腰身跟……如果有時間長度我也盡可能修一下。會給妳替換的衣服,到更衣室去換。」

玲 :「啊,好的……謝謝。」

(啊啊,是平常的神樂先生呢。全心全意地面對衣服,不僅是如此……)

他的側臉流露出溫柔的色彩。






6

2

LINE 分享

相關創作

[スタマイ] 大谷羽鳥 SSR「何よりも大切な君」 故事翻譯

[スタマイ] 2020/12/29登入故事翻譯

【羽玲】週年

留言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