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屋創作

巴哈姆特 APP

專屬 ACG 勇者的廣闊世界

以 APP 瀏覽

小說2020-11-29 22:44

[達人專欄] 《罪惡侍從》【第三章】11.所有形變的痛(之二)

作者:FunFun

【第三章】11.所有形變的痛(之二)
 


       「沙利葉,你憑什麼瞞著我!!!!!!」陸迦儂怒火中燒的眼睛惡狠狠盯住沙利葉黑色眼球裡的那雙紅色瞳孔。

       「陸迦儂你說錯了。是他,憑什麼瞞著我們。」N6451079單手叉腰站在一旁冷言補充。N6451079一對沒了眼球的黑色窟窿,黯然幽深。

       「吶——你說啊——你快說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掐住沙利葉脖子的手指越陷越深。他想,如果能這樣被掐死該有多好。

       他,真的受夠了。

       沙利葉舉起泛黑右手,一把金色的劍立即出現在他手裡。他握緊劍,往他與陸迦儂之間迅速砍下。陸迦儂用力向後一蹬拉開兩人距離,但雙手仍閃不過劍鋒硬生生被砍下。鮮血自斷面炸開。不到一會兒,雙手從斷面再生了回來。看樣子,創世紀封印術本身是幻覺型異能。

       「陸迦儂,你吵夠了沒有。」沙利葉甩開劍上的豔紅液體,原本的面無表情驟然扭曲成痛苦不堪。荊棘編成的頭冠,不知為何開始緊緊箍住他們三人的頭部。

       雖然是創世紀封印術製造出的幻覺異度空間,然而這空間的本質是位同一個軀體內。平時三個人格——N6451079、陸迦儂和沙利葉——各自獨立,但在大量雜亂記憶竄湧之下,人格之間的界線模糊了。雜音不斷。

       這一小時的畫面是我來主演出的嗎?那幾十分鐘的配角台詞是他說的嗎?這幾秒的定格旁白不應該是你嗎?

       誰?是誰?究竟是誰?是你?是我?還是他?誰是誰?他是誰?你是誰?我是誰?是N6451079?是陸迦儂?是沙利葉?誰是陸迦儂?誰是N6451079?誰是沙利葉?誰來誰來告訴我們誰是誰?誰誰誰誰誰誰你你你是誰的誰誰誰我又是他的誰誰誰誰誰他是你的你的你的誰誰誰誰我是誰我是誰我是誰你你你你你你是沙利葉我我我我我我是N6451079他他他他他他是陸迦儂陸迦儂是誰是誰N6451079是誰是誰沙利葉是誰是誰我們我們們們們是是是是是誰誰誰誰誰誰誰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究竟究竟究竟是誰誰誰誰誰誰誰誰誰誰誰誰誰誰誰誰誰誰誰誰誰誰誰誰誰誰誰誰誰誰誰誰誰誰誰誰誰誰誰誰誰。頭痛欲裂。

       記憶混沌,聲音混雜,理智混亂不堪。所有情感向內壓縮到極限,反彈成了黑色火焰從三人之間自內向外燒成了一片火海。火燒在陸迦儂身上,覆燒在N6451079身上,當然也燒在沙利葉身上。

       「沙利葉⋯⋯你就這麼自私嗎⋯⋯為了保護伊芙蓉而不願意去救被困在種子實驗室的莫寧兒嗎⋯⋯你明知道上次莫靜兒利用太極發動的視神經病毒異能⋯連結了我們的視線⋯讓我們看見了種子實驗室某一處的畫面⋯⋯看見了那、那畫面⋯⋯你、你為何還是、還是選擇無動於衷⋯⋯你⋯⋯你⋯⋯太、太過份了吧⋯⋯」陸迦儂忍著燒灼帶來的疼痛勉強把一段話說完。

       「陸迦儂,我警告你。在還沒了解別人之前,少在那邊說別人自私。你就不自私嗎?每次執行任務,你不願意承受殺人之後的歉疚可都是由我負責吸收。你憑什麼說我自私。」

       「你說我什麼⋯說我⋯⋯我都把什麼都推給了你?」陸迦儂面露驚恐。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看來你把那份『歉疚』拿去封印了啊。」

       「歉歉歉歉歉疚疚疚疚疚⋯⋯」在陸迦儂語句跳針的同時,他頭上那頂荊棘頭冠燃成了灰。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陸迦儂放聲尖叫,五官扭曲,目眥盡裂。

       黑色火焰在他身上燃得更旺,將肌膚燒掉露出裡頭的肌肉組織。他開始瘋狂撕扯自身胸膛上的肌肉,扳斷肋骨將裡頭的心臟用力捏爆。啪滋。啪滋。啪滋。啪滋啪滋啪滋。啪滋啪滋啪滋啪滋啪滋啪滋。陸迦儂死命捏爆自己那顆無論怎麼破壞又立刻復原的跳動心臟。

       「拜託⋯⋯誰來殺了我⋯⋯快殺了我啊⋯⋯⋯⋯」陸迦儂在火裡瞪大雙眼,那雙眼流出汩汩紅色鮮血。他滿手是血,他渾身浴血。血花濺滿地。

       陸迦儂,你終於明白了吧。

       當我們跨出成為了人類的那一步後,就是這樣的怪物。

       你恨自己沒有穩固住自己的人格主導權,只能退縮到意識的後方目睹莫寧兒毅然跳入死亡的身影。

       你恨自己成了旁觀者,恨自己造就了自己的無能為力。所以你把這份「歉意與愧疚」的記憶,獻給了創世紀封印術。希求某個看不見的誰,能讓你定格在製造出那份歉疚的時間點之前。

       好說服自己不是這樣無能軟弱的人,貪婪地享受「無奈」這詞彙帶給你舒適的轉圜空間。

       所以你才會用十七歲的面貌走到封印術面前啊。

       你只想活在十七歲那年。那年的你,羞怯地向站在海崕彼岸花叢裡的莫寧兒告白。你擅自輕吻上那雙搽有唇蜜的粉色唇瓣,然後被莫寧兒賞了一巴掌打回你的自以為是。即使巴掌火辣燙在臉頰上,但你卻不退縮。你看進莫寧兒黑曜岩瞳眸的眼神無比堅定,堅定地說:「無論如何,我都會愛著妳」。

       你希望自已依然如那時一般,不知退縮,只知往前走。

       陸迦儂,你終於明白痛恨自己到想死卻死不了的苦了吧。那是我在這軀體內作為中立者的痛苦。那是我們應當一起背負著的痛。

       「放任陸迦儂這樣一直捏爆自己的心臟好嗎?你,不痛嗎?」N6451079走到沙利葉旁邊。三十二歲的N6451079,看起來相當成熟穩重。

       「痛。我當然痛。我們三人的感知現在已重疊在一起,或者該說逐漸融為一體。陸迦儂承受疼痛的同時,我和你也同步在承受著所有。若要將獻祭出去的記憶取回,必須以等價的痛苦交換。取回三份獻祭出去的記憶,才能解除幻覺異度空間的屏障,讓意識與現實的軀體再次連結。」

       沙利葉任由汗水與額頭因荊棘刺入留下的血液爬滿臉,他握著刀柄的手越握越緊,竭盡所能分散對痛苦的注意力。他,必須維持理智。他的任務只完成四分之一,還未結束。

       「到時,我們已不再是我們了。對吧。而是另一個,連自己都認不得的自己。」N6451079以黑色的窟窿,看了看那一邊持續不斷慘叫和反覆破壞心臟的陸迦儂,又看了看這一邊故作鎮靜的沙利葉。他也檢視了在自己身上不停燃燒的黑色火焰。

       「N6451079,你倒是看起來一派輕鬆。明明就很痛,不是嗎。」

       「我倒是很享受這股痛覺呢。沙利葉,你也知道我是個沒有任何感覺的殺意人格。」

       沙利葉點了點頭。

       「雖然軀體受傷了,能感受到所謂的疼痛。但通常受傷的不是我這副軀體,而是那些死去的人。我沈醉在肉體從恆溫變成冰冷的過程,我對血散發出的腥味感到興奮,我對眼神裡的恐懼感到愉悅。這是我無法控制的,因為早在一開始的基因就已被設定成如此。但我卻不滿足。我不懂那股『    』是什麼,為何會讓我陷入狂躁。而那股『    』,以我的狂躁為養份急速膨脹。就這樣,我渴望著『殺』。一直殺一直殺,一直殺。一直,殺。殺。」N6451079那兩個裡面什麼都沒有的黑色窟窿,仰望著什麼都沒有的白色空間上方。

       「你殺,不停地殺。只為了尋求『    』的解答。」沙利葉說道。

       「結果知道『    』是什麼之後,反而不想知道『    』是什麼了。」N6451079苦笑。

       原來N6451079也會有苦笑的時候啊,不知道何時開始N6451079也開始像個⋯⋯人類一樣。沙利葉心想。

       「我也不知道從何開始也跟人類一樣了。」N6451079以仰望的姿勢微笑喃喃自語。

       「吶,N6451079。懂太多這世間的事情,下場大概就是如此吧。」不知覺間,沙利葉看著N6451079的憂鬱側臉輪廓看到著迷。

       「看來輪到我了。」N6451079將臉轉向沙利葉,身上的火焰開始躁動。

       「是啊。N6451079,你獻祭出去的記憶,就是關於你不想知道卻被迫『知道的事』。」沙利葉宣告。

       「沙利葉,你就是懂太多了。才會,這麼痛苦。」N6451079頭上的荊棘也成了灰。

       「如果可以,我一點都不想知道。」沙利葉將金黃色的劍舉起,劍尖直指N6451079。

       「這點想法,我們倒是很相像。唯獨不一樣的是,我將『懂太多的痛苦記憶』獻祭出去,你卻沒有。那你到底獻祭了什麼?」N6451079說完話,已不成人形。

       N6451079的身影,在熊熊烈焰的搖曳火光中燒成了黑闇惡魔姿態。一對黑色畸角突出於額前,巨大的獠牙利齒喀沙喀沙開闔著,銳利的前爪,有倒鉤的細長尾巴在身後舞著。猩紅眼珠瞪的老大,黑色軀幹上佈滿浮起的跳動血管。閃著紅光。

       見狀,沙利葉毫不遲疑地雙腳用力一蹬。手裡握著金黃利劍凌空直直朝惡魔劈落。N6451079的身軀分成左右兩半,沙利葉不給N6451079有任何復原的機會,劍鋒迅速一轉,橫向攔腰砍斷。

       金色的十字光芒讓成了四大塊的N6451079化成四團浮動粒子,黑色粒子如千萬隻振翅蝗蟲往陸迦儂的方向撲去。成千上萬的黑色粒子將陸迦儂啃噬殆盡,再次聚合成黑色犄角惡魔。

       N6451079與陸迦儂已融合在一起,釘在金色十字架上。遍地的黑色火焰收束在十字架上旺盛竄燒,燒著眥牙裂嘴猙獰的他們。惡魔的身形在十字架上扭動掙扎,沙利葉面容痛苦抓住左胸口緩緩跪下。雙腿顫抖,那火也在裡裡外外燃燒著他。

       「我嗎⋯⋯」汗水和著溫熱腥味流淌。

       「我想的起來嗎⋯⋯」腦袋被無形的巨大力量擠壓幾近迸裂。

       「我不想要的記憶⋯⋯」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頭好痛啊!!!!!!

       「我不想要的記憶是什麼⋯⋯⋯⋯」荊棘成了灰燼的當下,懸浮空中無數的劍全數高速刺向了沙利葉,狠狠貫穿。金黃上灑滿豔紅。

       一座十字架、黑色火焰、N6451079與陸迦儂融合成的惡魔、無數金黃色的劍、無邊無盡的白色空間,隨模糊視線逐漸失焦成黑暗。



***《罪惡侍從》最新進度與更多內容在【原創星球】喔!***

原創星球《罪惡侍從》連結:https://www.novelstar.com.tw/books/2066.html

6

1

LINE 分享

相關創作

原來妳是唯一(6)

【原創短篇】未竟之事

[達人專欄] (法醫x牛郎) 美味的身體(H)

留言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