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屋創作

巴哈姆特 APP

專屬 ACG 勇者的廣闊世界

以 APP 瀏覽

日誌2020-12-05 19:53

【心得】《獵魔士3:狂獵》『啟程紀事』

作者:赤紅時夜


《 The Witcher 3: Wild Hunt 》
《 巫師3:狂獵 》


《獵魔士:狂獵》

『啟程紀事』

  『Witcher』(遊戲作品翻譯:巫師),遊歷中古時代的人文社會,受到魔法與奇異的力量交織的世界,一個嗜好力量與權勢的國度。
  其中有著一群以獵殺異物妖魔為名的集團份子,人們稱其為『獵魔士』。
  ※作品名為巫師,而在遊戲中仍以獵魔士作為對主角肩負職責的稱謂。



  這不僅僅是在講述一位獵魔士的故事,他的故事影響著眾多在故事中遭遇與結識的人們。
  有的急需幫助,有的則能與之並肩作戰,有的利誘且不懷好意。此外,總會有一群肆無忌憚阻擋在主角面前的敵對者,這後果總得有一方需自負。


  獵魔士總得選擇,有簡單的路徑也有充滿荊棘的險路。有的路途遙遠,有的路上充滿阻礙,然而問起他為何起身而行,則是因為他不得不做。

  有些選擇他得衡量,有些選擇則是不得不行的結果。那不會叫作答案,那講法太誘人了。

  那叫做信念與規則,獵魔士總有一套規則,不論那道所謂的規則,或許早已淪落到被人斥之冥頑不靈的地步。
  當世間毫無規範時,為人指點明燈的只剩下不知分寸的傻瓜,以及無悔堅信的鬥士。



  他仍然抱持屬於他的信念,尋找著他畢生的命運,無論是否需犧牲自我,成為“命運之人”的守護者。




「災禍的國度」

  第三次的北方諸國爭奪戰,戰火肆虐人禍將至。

  但這只是個開始,末日預言以及蠢蠢欲動的天兆將至,這個世界曾迎來一場出乎預料的祝福以及伴隨而來的詛咒,人們稱其為『天球交會』。

  這世間或許該問問,在這世道無常的亂世之下,還有甚麼是絕不可動搖的根?


  在那動盪與哀嚎的時代,人們期望脫離那非劍與斧的血腥時代。戰爭已將大地燒灼得千瘡百孔,難民奔逃貴族避禍,兩軍的士兵埋身在泥濘與血泊中遊蕩,為了帝國與祖國的權力與威信而孤注一擲。

  在放眼這世上的人間災禍,又是否可比得上預兆將至的天譴之日呢?


  叱吒狂嘯與奔騰風暴中的骷髏騎軍,它們所凌駕的恐懼與威脅絕對是世間無物所能及。
  “狂獵”那散發的幽光鬼火的瞳孔以及刺入心坎的冰封嚎叫,使之毫無生者能阻擋其天譴將至。

  畢竟人與人的戰爭時有所聞,那是一張張既熟悉的臉孔組成,帶著血腥、汙穢以及瘋狂與折磨,所造就那些慘絕人寰的面孔;
  而“狂獵”不只是夢魘中的故事,它們如預言下是死亡的軍隊,凌駕於地面上顯得卑微可笑的血腥戰役,輕駕著骷髏戰馬飛馳天際的恐懼,帶來的唯有死亡與冰霜。


  這故事由狂獵的征途而起,而一切隨之起舞,然而舞台上的人們各司其職各就準備,這齣戲本身就不是由單一的事件與因果組成,而是錯綜複雜的人與人的故事。

  狂獵的噩夢,由一位日有所思夜有所夢的狩魔獵人牽連而起。



  這一位人稱“利維亞的傑洛特”,別名“白狼”的浪人,他的目的與方向將帶領著玩家(讀者),一同踏上《巫師》(獵魔士)的史詩旅程。




『獵魔士,究竟是甚麼?』

  藉以解答這項疑惑,將更能使人明白這趟旅程因何而起?又為何而行?

  他們是狩獵怪物的專家,是肩負使命協助人類抵抗邪惡的利劍。他們各個是把鋒利的刃,藉以斬殺那些凡人難以對抗的巨大威脅。

  然而既是劍,就必然有一雙手掌控著它。工具可以被定義,然而人卻難以被定義。

  鄉野奇譚中的獵魔士,與妖魔鬼怪走得相當近。正如斬殺惡魔的代價,惡魔的血必然噴濺其身,不論是以何種的型式染濁。
  獵魔士必須學習各種的獵殺工具,從除魔的銀劍與斬人的鋼劍,劍技是一項必備的基本功。



  此外“法印”、“魔藥”等都是獵魔士的拿手絕活,以至陷阱與爆藥也能是斬妖除魔的絕佳工具。
  但是這些工具的使用多半能夠學得與應用,真正使獵魔士非凡的關鍵,不僅僅是技藝,以及這群人的目的與目標為何?

  他們被稱為獵魔士並且被賦與能與魔對抗的關鍵,則是來自於一條不歸路。

  塑造獵魔士的核心,是一條與死亡並行的單行道。經歷在“草藥試煉”中存活的孩童(三成的存活率),才能夠有資格獲選為獵魔士,而草藥的試煉也正是人體改造。
  成為突變人,讓這群阻擋在異界妖魔之前的衛士,與他們獵殺的對象同樣的不被人們視為“人”。

  “非人”這樣的名詞與記憶根深蒂固。非我同族,其心必異。這樣的差異不斷的在人的潛意識中徘徊、糾纏不清,就如同人這個自我定義意識中鬼魂怨念。

  獵魔士同時被歧視與恐懼,因為他們強大而無所畏懼,它們隻身對抗強大的野獸與妖魔,非常人之力所能及。
  有的委託者會敬佩及感激獵魔士的協助,不論是從感情層面或者是在利益考量上。獵魔士都是這個世界面對異界威脅的衛士,不論他們的真心何在。


  有些獵魔士在經歷改造成為非人之後,或許心與這個世界脫節而僅能依靠著使命而行(斬除妖魔),然而更多的層面在於生存。

  在這個世界如何繼續的完成使命並且存續下去。酬庸與賞金便成為了獵魔士的既定事實,畢竟萬事不能僅求善念而不求互利。
  何況人間險惡世道不濟,這樣的以一事換酬勞的過程,展現了使命與現實必受到衡量與衝突。


  拿錢辦事,只是任何人都習慣了一套模式。

  獵魔士並非人人皆為善士,他們拿錢辦事有如傭兵,殺人與強盜等利慾薰心的勾當也恐會有人肯做。
  獵魔士或許代表的僅是一種技藝與職能的統稱,是異界妖魔的殺手。

  不過因為強大而受人畏懼,也往往是在無知與懼怕之下,種下各種不解的種子。


  有能者視獵魔士為工具;卑微者視獵魔士為掙扎與救援的出口。
  而權謀者將獵魔士當作威脅與利用的籌碼與棋子,就端看這些棋子能否被控制,能否站在對的位置與舞台上,為這個世界演出驚奇的戲碼。




『書寫的筆』

  延續至小說以及小說延伸的《獵魔士》電玩作品。

  《白狼》(一代故事)與《國王刺客》(二代故事),在這悠遠的旅途盡頭,狂獵的故事將為傑洛特身為獵魔士的奮戰找尋一個出口,那個出口便是“希莉”。
  一位與傑洛特有著緊密連結的女孩。

  希莉是傑洛特昔日所保護女孩(養女),在世間所謂的驚奇法則而將兩人的命運互相束緊的父女,同時也對這個世界的命運有著決定性的影響力。

  不過在這之前,傑洛特只是一位擔當保護者的角色,當他得知希莉的歸來以及緊追在希莉身後,迫在眉睫的威脅。
  一封信紙的告知下,傑洛特二話不說馬不停蹄的前往在信紙上約定見面的地點。


  在這封信上著名的名字,葉奈法。她也是傑洛特命運中的女性,盛氣凌人的魔性女子,不過傑洛特知道她的另一面……

  在傑洛特懷中,渴望兩顆心緊緊相伴的笑容。



「營火」



  營火餘燼的殘燭在闇夜狂風中掀起星星火光,這就是獵魔士孤獨遺世的世界。
  只有一位鬥士與他的劍共赴血路,讓人見證屬於傑洛特的傳奇故事。

  故事的啟端便相當令人玩味,綜合著對系列故事有所喜好的讀者群,以及初次踏入此處奇幻國度的冒險者,在此展開故事人物的基礎介紹。


  在古堡的塔樓中,燭光與熱水木桶浴中,見著一名卸下戰甲全身佈滿傷疤的鬥士,與一旁正梳妝打理顯得氣質婀娜多姿的女子,兩人便是傑洛特與葉奈法。
  一對因“願望”為因,一對被傳為奇談的戀人,獵魔士與魔女的驚奇戀曲。

  在這無所避諱的闡述,帶著成年人士的感性與戀曲,雖這是在激情後的餘韻,充滿著想像的躍動感以及簡短、直率與充滿人物性格的回應,帶給觀賞的讀者一個渴望與充滿滲透力,偏於靜態然而熱情如火的演出。


  人們不也喜好著關於著“愛”,大膽而真切的進行曲嗎?

  本作如同一場身歷其境的故事遊歷,超出文字與想像的範疇,完整的呈現一齣精采絕倫的磅礡大戲。


  視覺打造出一幅幅畫作般的境界美感,動作演出交織行雲流水的精彩演繹以及露骨真實的透徹感,結合暴力並有的血腥透骨,戰鬥飛濺的血沫與擊殺的意象是大膽,無分限制的演出。
  正如對肌膚之愛的親密互動不加遮掩具體的表達,暴力的視覺闡述也無需受到保留。


  一如主角的戰鬥技巧,以及對於論述行事的故事情境與轉折、衝突與內涵,一個故事能更盡善盡美的以一款遊戲打造而誕生。
  這樣的作品正如此刻所暢遊的《巫師3:狂獵》。


  只要願意嘗試與深入理解,它所帶給玩家的魔力絕非三言兩語能輕易帶過。

  這部導入段落,不僅是所謂的新手教學階段(遊戲操作預覽),也同時做好的序幕的揭露,故事人物的關係連結,以及為何稱此序幕有如故事核心,點出故事迫在眉睫的關鍵要點。

  在那風光明媚的窗台下,童年的希莉正在進行著他的基礎訓練。
  活潑、好強、堅毅的個性彷彿她不是個女孩,而是一名從小培育的鬥士男孩,更別提說這女孩來自一個顯赫的王室後裔,卻被烙印一場無法抹滅的悲劇記憶。
  希莉失去了她的家,而傑洛特找到了她並且收養她,成為女孩的保護者。


  如果還需要再一次,傑洛特仍然願意成為希莉的保護者。

  希莉被獵魔士教導成為一位能獨當一面的鬥士,不僅是為了保護她,也是做好萬全的準備。

  在保護她成長的過程中,傑洛特逐漸理解希莉即將成為的人,對於處心積慮要得到她的人是如此的重要。
  在預言、血統與命運上,傑洛特曾只是希望她是個普通的女孩,但天命難違,正如傑洛特成為獵魔士的命運,也不得不屈服於此。


  傑洛特是否也曾想像過自己並非獵魔士,那將會是甚麼樣的生命呢?至少成為突變人的好處之一,便是克服使一般人折服的壽命與精壯。

  在與希莉鬥嘴、競賽,與獵魔士同袍的友誼賽,練習與比鬥,十分日常的景象出現於此,這些都是傑洛特絕不會輕言捨棄的事物。
  那陽光灑脫的不像是真實的,直至冷風凌厲襲來。


  狂獵的長船劃過天際親臨,撞破長牆凍結萬物,被冰封的傑洛特眼看著希莉即將遭到狂獵的毒手,夢境愕然落下,傑洛特的夢再一次的將她呼喚回來,伴隨著恐懼的預兆顯像而生。

  這是在荒野上,獵魔士以天為蓋以地為鋪,露宿的野營地。傑洛特的前輩這時正叫喚著他,夢境一碎回歸現實,難以遏止的苦惱思緒重回心頭。




「獵魔士的劍」

  在起先踏入遊玩的系統設定,會碰上玩家該抱持著何種心態與期許,接受或是迎戰“難易度”的挑戰。

  「流點汗」(體驗故事)、「流點血」(帶點挑戰),以及「死而無愧」的最高難度(充分表現殊死戰鬥感),同時遊戲系統包含了等級制度,擁有等級差異下的加成與懲罰機制。

  遊戲難易度的挑戰,代表著玩家是否渴求一場帶著痛苦的經歷,亦或是簡單而行的故事體驗。
  難易度主要在戰鬥上表現,而不致於影響故事劇情等內容。


  然而渴望體驗在戰鬥上殊死對決的精采,雖包含著落敗的遺恨與苦惱,也擁有著在擊敗強大對手後的興奮與成就感。

  很多時候,玩家渴望的就是一種受之打擊而無論如何都抱持著正面,慾與之抗衡的爆發心理與激勵主張。
  尋尋覓覓那股找尋到答案的熱忱,以及遠行帶來豐富視野與思想多形性的獨特經歷。

  那些震撼會凝縮於一點,在衝突與過程中點亮前進的方向。雖然這只是在遊戲中的縮影,又或許這樣的故事能帶給人,新的啟示,也說不一定呢?


  出為了與更高強的對手抗衡,玩家勢必得磨練更豐富與精密的戰法,包含了攻防的劍技以及打鬥術,法印的操作技量,魔藥的應備與使用時機,戰鬥預先的全副武裝以及考量的策略規劃。
  這些不斷在失敗中磨練出的新想法,會漸漸築出可行、勝利的道路。


  在戰鬥上,從敵方的組織、規模與生體能力都有相對應需要變化的策略。

  面對大型魔獸如獅鷲獸,單體而強大,飛行而蠻力,一般周旋與迴避便成為主要的應對概念;
  人型如水鬼等組織型態的怪物,則需要面對複數對手的強襲,緊密的攻勢且腹背受敵,更需要考量避免招致圍困,設法減低數量並且逐一殲滅,便是取勝之道。


  法印的操作能提升獵魔士的生存與戰力,從防禦到強攻,以及擾敵與震撼,配合陷阱。
  五大類型的法印各有其必備的位置與主張策略,長效型的防禦是任何獵魔士都可嘗試與常備的法印技巧,至於其他攻擊與擾敵型法印,配合地形、敵方與重點攻防策略,能有效的在特定戰鬥中拔得頭籌。


  魔藥是獵魔士口袋中相當精巧的剋星型雙刃武器。這樣的雙刃,是一種積蓄型的武器,同時增長獵魔士的力量,也可能會侵蝕獵魔士的生命。

  魔藥的使用是相當便利的一環,特長於增長生命恢復,加強攻擊以及多樣性的複合能力(夜視、無損精力、特性強化)。不過魔藥也有數量的限制,以及使用性的限制。

  魔藥是戰鬥中損傷,進行恢復的重要一環。然而因為比較起食物的恢復效率還要高強,且戰鬥中恢復並非直接恢復血量而是持續性回補,所以時間也是重要的一環。
  有時如稍加不察,恢復也會因戰鬥失誤而陷入血量增減互扣的僵持狀態。

  魔藥的使用限制,便是魔藥擁有毒性,過度使用便會累積毒性。一旦毒性過量會造成中毒效果,反造成自身嚴重的傷害。


  為了將毒性問題排除,遊戲中可獲得技能點數修練,在魔藥的技能中便有擴充毒性耐力的技能項目。
  技能也包含了前項中的劍技與法印,能擴充戰鬥的特技能力與招式類別,進而使用更為強大的殺傷技巧來獵殺對手。


  在系統導覽中的戰鬥操作,以其簡便的按鈕搭配一套攻守組合的打擊指令。主要操作變是在輕攻擊、重攻擊、短迴避與長翻滾此四項攻擊與迴避動作使用。

  防禦與反擊集於一鍵使用,搭配使用時機來展開反擊。

  不過防禦並非無傷防禦,也會因敵方的武器與攻擊動能來影響防禦能力。防禦並非是最佳的選項,利用短迴避可避開近身至中等距離的攻擊,並且伺機殺入敵方側面進行打擊動作。


  短迴避與長翻滾,重要的區別在於某些大型怪物擁有廣度打擊的特性,短迴避的特性完全無法施展。
  長翻滾的距離能帶來優勢的安全距離,不過對於重新展握攻擊態勢則是需要時間進行反覆的距離纏鬥。


  在視覺性上,戰鬥帶來的刺激是血淋淋的饗宴。

  斬斷的肢體與首級,一劍入心的致命性搭配著流利的刀光劍影,傑洛特活靈活現的劍技有如一代大師豐沛的殺技發揮。
  殺人毫不遲疑的立斬,當他的劍出鞘的同時,死亡也如影隨形的陪伴在他身旁。


  獵魔士擁有兩把劍,驅魔除妖的銀劍與斬人斷顱的鋼劍。
  在傷害上具有決定性的差異,不過一遭遇戰鬥便會自主應對拔劍。

  兩把劍象徵著獵魔士不僅僅要面對妖魔鬼怪,也勢必得面對盜匪之流,甚至於與某勢力敵對的危險之道。




「黑與白,以及灰的顏色」



  每個人都有期望的答案,不過能通向未來的只有一條通路。

  這就是獵魔士的故事所會遭遇的事,從背景到利害關係,由人物的喜怒哀樂交織對各種事情抱持著的看法與主張。


  這些事情可能大至對於國家的認同與歸屬感,有些則小至對於錢包內一分一毫的計較與盤算,不過多半在獵魔士的眼前,存在著的是生死交關的轉捩點,憑著一時喜好而決定生死,其沉重的是心念與輕如鴻毛的性命。

  如果無關善惡,選擇起來又是否輕鬆許多?

  要說起來,善與惡多半也是立場的問題。

  對於國家的存亡與堅守的立場,對於農民或許無所顧忌,畢竟權力鬥爭只是權力之流的人們所喜好的玩物,雖然包含著生存與死亡,有時則是被無情的捲入其中,最後是接受命運而腳踩勝利,又獲是在夜中數落悲傷的淚水,無人能知?

  對於利益的盤算,就簡單許多。彷彿是通行世間的標準公式,金錢所代表的權力,伴隨著踐踏他人與肆無忌憚的慾望以及野心,從小人物到鼎鼎有名的豪傑或是山大王,無人能避免其中。


  畢竟這個社會就是如此,遵循著某種規範,卻又忽視自己眼見的價值。

  在故事之中能夠突顯那樣的對比,因為所有的情緒都聚焦於一點,才讓能人能有那點時間思考這樣的問題。
  如果是你,站在這時間與地點的夾縫,你會如何判讀對方的命運?又怎麼將未知交付到願意承擔其命運的人手中。


  有些單純的惡意,就如同力量使人墮落一般,他們只是遵循著力量的法則而狂妄自大。人們更願意使用力量屈服他們,便是基於相同的道理,因為同樣是力量所致。

  然而善意,就需要利用不同的色鏡捕捉,才能觀察到所謂的善意,是指著對何種意義的善?
  或許包裝到了最後,剝開的核心只是為了自己而方便的善。
  總言之的善,從道德上期望社會能獲得的典範與公平,以至彰顯某種論述可行的著力點,所謂的善是希望人們能對自己所行的事不在苦惱,是能放下自己過錯的一條路徑。


  期許這段旅程能豐富行在此處的旅人們,展開人們的視野。或許不存在著答案,但或多或少在過程之中尋獲自己內心的聲音。



※版本微調,圖片連結更新

28

0

LINE 分享

相關創作

【評析】巫師3(The Witcher 3):狂獵(Wild Hunt)

『大閒者』〈TGA〉回顧歷屆年度遊戲「推薦影片」

【遊戲文摘】《天命2》背景故事「獵魔季節」其〈狂獵泰坦〉 [泰坦頭盔]

留言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