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屋創作

日誌2021-04-07 05:14

【桔梗座上賓】從國際橋牌社談創作-製作人汪怡昕專訪

作者:桔梗Egerness

 桔梗座上賓,這個單元將邀請四面八方的人物與談。百工百業皆有可能,只有想不到沒有找不到。若您有想分享的、想讓人知道的歡迎站內來信洽談!也歡迎在留言回饋鼓勵並且許願,您的支持是我創作的動力!

  本期我們邀請到國際橋牌社製作人-汪怡昕談談創作這件事情。在歷史題材或是政治題材創作的你恭喜賺到了,這是一帖大補湯!

  本次受訪者資訊:

  汪怡昕(老汪) 克吐溫國際影像公司負責人
          國際橋牌社製作人
  
  作品:電視節目《少了一個之後》、紀錄片《孤軍》、電視劇《國際橋牌社》等等

(圖片/汪怡昕提供)

今天要來訪問的人相當大咖,在選舉前夕推出了國際橋牌社是相當的白目,啊是勇敢。讓我們歡迎國際橋牌社製作人,老汪,汪怡昕!

「大家好我是汪怡昕,老汪。是國際橋牌社的製作人。可能我們之前其他作品各為也有看過。包含歷史實境與述說二二八跟白色恐怖的作品。然後也有很多商業作品,大家應該也看過。只是不知道是我們做的這樣。」

在二零二零大選推出電視劇甚至還有八卦說因為政治考量苦無平台上架,老汪要不要不厭其煩再說說這個八卦?

「嘿嘿,也不是說什麼八卦啦。當然你說那個時候台灣沒有實面政治的類型的戲劇。當然有和政治有關的戲其實過往一直都有。只是沒有辦法明明白白地說政治題材,要曖曖眛昧的。當然跟台灣影視環境有關。我們那時候推出大家也就美其名為『台版紙牌屋』但事實上我們和紙牌屋預算可能差了二十倍。產業經驗也落後很多。我們還是很努力的希望能夠有政治類型的戲劇題材。我們從籌備的過程,二零二零上映的前幾年開始準備,那大家不太有信心。」

「第一,台灣沒有這類型的戲劇。第二個經驗差很多。大家覺得這樣的東西在台灣,政治認同、文化認同、背景認同、信仰認同差這麼多的地方,這麼紛亂的地方。這個播出去就是捅馬蜂窩。所以大家想說這穩死的啦,對我們來說是這樣,我們啟動的時候我已經入行第二十五年。我們覺得台灣要有空間有這樣子的題材。當然做這個它吃力不討好,它一定不會完美。有很多要再進步的地方。我覺得很多事情就是這樣。要開始做!做這些題材不以得獎為目標。因為功夫練好了遲早會得獎。可是呢要開始練功夫,也是很重要!」

「到要播出前我記得於二零一九的年底。與各個頻道在洽談,國內外都有。大家都不看好,台灣影視圈習慣與經驗是這樣,那這並沒有錯。有關於歷史或政治類的東西,年輕人是不會看的。不會有年輕觀眾,所以把橋牌社看得很衰。直白來說。這並沒錯,台灣長久以來經驗就是這樣。第二個是對於我們能力的不信任。覺得政治類型的東西我們怎麼可能做得出來。在預算經驗差那麼多的情況下。還有很重要的是二零二零一月十一要總統大選。當然大家都會希望我們選前不要播出。免得擾動一池春水,不知道會影響到誰。那時後我覺得,台灣堂堂正正都解嚴這麼久了,為什麼還不能把政治題材這樣的類型或故事搬上檯面呢?當然你說國外平台會不會因為政治題材有所顧忌?我不太知道。不過相信多多少少會。」

「大家前陣子看到花木蘭,又看到新疆棉。我覺得現在大家都會很怕這種政治題目尤其是跟中國相關。大家都會變得非常謹慎保守。那第一季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產生。那時候我們很絕望天天挫折。國內電視台不太想花錢買或是預算非常低。對我們來說不太可能是這樣嘛。國外平台在談判上接洽不甚順利,所以那時候我就想,不管怎樣,我就是要在選前播!(笑)」

「我覺得是一種志氣嘛!一月四號在紅樓戶外辦播映。很意外,那是付費收票的。很快就爆場了。推出才三小時,票就訂完了。首映也很熱鬧像是派對一樣。也因為這樣的因緣際會有在Friday這個平台順利播出。大致情況是這樣。」

老汪非常勇敢也非常的白目(笑)

「其實是調皮吧,也不是光為理想去做,這是一個產業。能夠有好的類型在國際很重要。台灣擅長小範圍情愛故事,在國際市場這樣的題材不夠。國際市場希望看見不同類型的作品,像是醫生戲、律師戲稱為職人劇,CSI這種叫刑偵,科學辦案被視為類型戲。相對台灣小範圍的情愛主題各方面都大不同。台灣市場到底在哪裡?我們對外的市場究竟在何處?」

「過去二十五年是中國。現在則不用考慮,我們該面對國際市場,台灣本就是做國際貿易起家,早在三百年前做國際貿易,是矗立在海洋的商人。我們偷懶了二十五年,我們以為國際市場就是中國市場,或是我們貪了小便宜。語言通,又有專業以外的意義。生意好做錢好賺。」

「停下腳步現在已經被超越。現在重回國際,要怎麼賺到這些錢?我們要有國際規格。要有產業實力。台灣拍橋牌社很困難。但在國際間政治劇是很重要的類型,就是一個能賣錢的類型。」

「台灣經驗實力不足又要讓他們找我們做?當然就是要拍台灣自己的故事!什麼故事?政治故事!民主故事!即使外國人實力好錢多都做不來。一方面是我們該訴諸自己的民主歷程。還要把台灣的故事賣出去賺大錢。不可能一直喊要贏要贏,睡醒就有了這種事情。」

對於這部電視劇造成話題耗資龐大也有客串許多人物有呱吉,鄭運鵬等甚至第二季還有顏寬恆與陳柏惟同場飆戲。在政治方面也許沒有一開始想像的那麼燙手?有被質疑還是去碰撞些什麼?

「要感謝各位很願意幫忙,這次邀請七個不統黨派的政治人物。也有職人或是真人客串。真人客串在戲劇算是大忌。看戲很怕出戲。在真真假假中很容易讓觀眾分心,而橋牌社用這種方式是因為橋牌社是奠基在真實歷史的架空故事。讓年輕朋友也有興趣也能回到二十幾年前的事件中,就是用現在你感興趣的人或是當時事件的本尊來客串。」

「這是在觀影策略非常特殊的用法幾乎也沒有。也幾乎是只有橋牌社才有,這就是奧妙好玩的地方。今天放在愛情戲這樣能看嗎?不能嘛!這在歷史政治戲劇上尤其台灣人高度關心政治非常有用。第二季又邀請更多人玩得更純熟。」

在這種政治或是歷史創作要有考究,像是前幾天汪導臉書發文去拜訪勇哥(阿扁)想問這方面的考究得走過那些歷程?

「橋牌社是政治又有職人的劇,像是前面說過律師醫生劇。通常他們這些職業都不看,因為有行業的味道。橋牌社超過十種職業,記者也不是現代還要二十年前的報社廣播等,還有許多大大小小官員甚至首長總統,民意代表。國安系統甚至各國外交官。還要有這些職人當顧問營造味道。」

「在這種題材來說先一定成立研究組來蒐集資料,這些資料還可能是故事、秘辛還要整理,還要能影像化才能為編劇所用。這是一層一層的生產鏈,最主要也是資金,各種層面都要錢。從誰的視角,改編多少距離歷史多遠還有法律問題是非常的複雜。」

「像是之後的外傳和平歸來,當年SARS散落在各個報章都是很片面的個人經歷。它到底發生什麼事?這樣子的外傳,因為國際橋牌社是政治職人劇,一條政治現場一條是醫療現場,政治現場發生了什麼?沒人知道。要口訪大量各陣營人物都要大量蒐集比對、搜尋。都是工作範圍,可能比各位想像的龐大許多。」

所以就渴望想成為一個橋牌宇宙?

「當然!橋牌宇宙也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事情,這是趨於成熟的商業計畫。美日韓中都是以宇宙觀做商業展開。這跟商業有關係。這是一門生意。」

無論文字還是影視創作都是一種語言的表現與故事創作,我想請問老汪對於創作這件事情的看法。以及什麼是創作者?

「我比較想從實務來說,我常跟年輕朋友談。創作是從模仿開始。文學、詩歌、戲曲大概能開發的都差不多了。對我們來說創新,創作不該只有創新。對於我們來說創作更要是熟知各種技巧加以運用。我們這行來說約莫一九五零年技巧就差不多開發完了。到現在又七十年了。也很少新的技巧。所謂的大師只是把前輩的技巧巧妙混用說故事。」

「我常常勉勵年輕朋友不要急著成師,先成匠。從匠開始,匠就是熟練的工人。如果你的工具都掌握不好就想成為大師,那是天方夜譚。像是寫詩、小說還是拍影片的你的工具是什麼?也許都是同一件事只是不同工具表達。先熟練工具吧!創作就是我對於工具極致的熟習之後,才會發生的事情。這不是跳躍式的過程。沒有一步登天。所謂的靈光乍現也是建構在反覆的練習之上。好的創意好的紀律與管理之下的結果。」

創作路上是一條遙遠的路程,老汪可以分享一下心路歷程與機運嗎?
「馬克吐溫十七年以來都是家商業公司,前十年都是做商業性作品。服務過非常多客戶無論洪秀柱女士,宋楚瑜先生甚至連勝文先生、蔡英文總統、柯文哲市長。也有非常多公部門。包含台灣的空拍市場應該也是我另一家公司定下的基礎。」

「我們是台灣第一家多旋翼投入商轉的公司。包含李前總總統一生的傳記唯一官方授權的紀錄片也是我們承製,包含白崇禧將軍的傳記紀錄片也是。我們的範圍非常寬。包含剝皮寮啊、草山行館、士林官邸、新北投車站都有碰到。公司在業界曾經算是非常多人的公司,馬克吐溫在七年前才開始做台灣記憶IP這種計畫新的嘗試,不過資金非常難找也是公司盈餘支應。就是拆東牆補西牆,訴說台灣歷史不只是理想,還一定很賣錢。讓產業不是慘業。不是只是一個理想。」

對於目前的一切,老汪無論感謝還是感性甚至幹譙有什麼想說的?趁機八卦也可以!

「橋牌社能活下來大多靠這些年輕的牌友們,幫忙宣傳發聲介紹。也有公部門或是民間的朋友不便發聲,很願意幫助都是要感謝的,我想跟大家說這有什麼好怕的?我對產業的期待就是讓台灣產業有希望能上國際,不必演員去中國被逼表態下跪。如國我們不能克服恐懼產業去突破,下次在在有人去中國下跪被罵,你別罵。台灣可以向外走不支持又要罵人磕頭。這是產業很現實要吃飯的。這幾年看過許多人情冷暖。三年後我們要推出外傳叫國家的誕生把橋牌社誕生融入,敬請期待。」

對於這次邀請老汪,我想老汪看見這些看見本次訪談的讀者也是創作者們有什麼想對他們說的嗎?

「勇敢一點!年輕的創作者剛起步沒什麼好喪失,勇敢而誠懇的面對挑戰,過關打怪。告訴自己多撐一天把今天撐完。明天再放棄。我就是這樣一路過來只能用一口氣撐著。期待明天有奇蹟。很多時候撐得夠久就會有奇蹟。這也是我跟許多年輕朋友講的,一面創作一面要想錢。如果二十五歲前創作想錢這樣很糟糕,如果二十五歲後的從業者不想錢,也很糟糕。我們做東西是給市場觀眾看的,我會告訴現在年輕創作者,心中一定要有市場。不要曲高和寡。面對市場並不庸俗,市場會告訴你該怎麼走。這是我一點點卻是多年來誠摯的心得。」

對於今晚第二季首映會募資結束很可惜的沒辦法在凱道開夜市,對於還再募資的外傳或是第二季首映的募資有什麼想說的嗎?

「有許多人說沒看到募資沒買到票,所以開了晚鳥票。也許目標還有機會讓我們就能上凱道。也拜託多多支持啦,第二季真的很好看。正值台海危機裡面劇情折衝非常厲害精彩。外傳和平歸來離目標還有百分之六十。已經募了一千出頭萬。還差一千三四百萬,還是希望大家不要忘記支持和平歸來的計畫。有意願可以多支持。我們一定交出一個好戲。今天言論自由日也是非常多前輩打拚才有這一切。不是從天而降,先知總是寂寞。別怕現在得不到掌聲。當個開路者後面一定會感念。開路說著簡單卻是痛苦萬分。但能撐一天是一天。有空來公司找我聊聊都歡迎!」

(圖片/汪怡昕)

臉書社團:國際橋牌社 社辦
追蹤消息: 國際橋牌社粉絲團
資助與周邊:國際橋牌社官網

今天老汪在那麼寶貴的時間被我叨擾實屬感謝。有路我們沿路唱歌,沒路我們蹽溪過嶺。再次感謝國際橋牌社製作人,老汪,汪怡昕!

想看見、聽見更多創作者的分享嗎?歡迎分享與回饋並許願,讓桔梗的座上賓單元能有更多不同來賓與後面的分享,也歡迎想毛遂自薦的觀眾朋友站內信想分享的主題。入選後桔梗將盡速聯繫!

我們,下次見。(文/訪問/編輯桔梗)

4

0

LINE 分享

相關創作

我就這樣放在這裡

『The News Lens』劍拔弩張的底線衝突,俄烏關係的火線與冰點『國際社論』

推しのラブより恋のラブ 心得記錄

留言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