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屋創作

小說2021-07-21 14:32

極光的魔女 第11章 下一片天空

作者:Suomi Commoner

(以下內容改編自京極しん《極光的魔女》漫畫中,〈飛向新的天空〉一章)

  「什麼?!伊魯要轉去別的部隊?」妮卡•艾德華汀•卡塔雅南站在索穆斯空軍24戰隊基地的會客室門口,一臉錯愕。
  「是啊,501統合戰鬥航空團,就是最近為了布里塔尼亞的防衛而新成立的部隊,伊魯好像被選上了。」坐在沙發上的蘿拉回答。
  「那好像是集結了各國王牌的精英部隊。」一旁的哈塞跟著說。
  妮帕頓時腦筋一片空白,「等……等等啊,如果伊魯走了,那索穆斯的防禦怎麼辦?」
  「最近的補給,不是變得很豪華嗎?」
  「最近的飛行腳,還有武器、子彈的補充,就是各國念在我們送出最優秀的王牌,所給予的補償。」
  妮帕瞪大了眼睛,原來那些武器和點心是因為……
  「現在索穆斯境內,各國的支援都相繼到達了,要拒絕召集很困難呢。」
  妮帕頭也不回地跑了出去,哈塞跟蘿拉都來不及喊住她。
  一時想不到要去哪裡,啊對了,桑拿室。沒意外的話,伊魯現在應該在那邊打掃吧,親自找她問個清楚。
  果然在桑拿室入口的更衣處,看到了伊魯的白色軍靴。
  「砰」地一聲打開門,果然看到穿著軍服的伊魯拿著竹掃把站在那兒,一臉困惑地望著她。
  「妮帕,是你呀?一副很激動的樣子,怎麼了嗎?」
  你這是在裝傻嗎?
  「你說,你是不是要轉去別的部隊了?」妮帕不顧自己氣喘吁吁,走向艾拉,劈頭就問。
  艾拉聞言,頓時陷入了沉默,紫羅蘭色的瞳孔浮現一層憂鬱,頭一次,微微垂下眼簾,似乎在閃避著她的視線。
  「你真的要去布里塔尼亞?不是說好要繼續一起戰鬥、一起出遊的嗎?」
  面對妮帕一連串的質問,艾拉依然不發一語,但那不知名的,陰陰鬱鬱的東西很快地就從她的眼瞳中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個釋然的微笑,蘊藏著無限的堅定與溫柔。兩人再次四目相接。
  「但是,我已經決定了。」艾拉緩緩地開口,眼神沒有一絲飄移。
  妮帕眼神空洞地望著艾拉。
  「當然也是因為那是命令啦,但……主要原因還是,我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艾拉彷彿眺望著遠方一般,凝視著妮帕身後的方向。
  「之前也說過了吧,我一直想不明白,我是為了什麼成為魔女、為了什麼在戰鬥,甚至為了什麼飛在空中,到現在還找不到答案,不過,我有預感,如果去到一個新天地的話,就可以找到答案,我覺得那最終會轉變成,守護索穆斯的力量。所以……」
  那一次,被奧蘿拉強行換裝打扮成愛麗絲的樣子,她站在窗前,突然說起這些事來。當時妮帕就覺得奇怪,伊魯怎麼突然像個人生哲學家,思考起這些問題來了,原來是因為如此……。等等,或許這代表,她其實不想去布里塔尼亞,所以才給自己一道考題?如果想得出答案,就拒絕那個什麼航空團的召集,如今是因為想不出來,才決定加入的吧?她的內心,其實是捨不得索穆斯的吧?然而——
  「我不懂。」妮帕再次低下頭,握起拳頭,「這些問題,你非得要到國外去才想得通嗎?待在索穆斯就不行了嗎?你的邏輯我不懂啦!」
  妮帕再度抬起頭時,雙眼已經佈滿了淚水,鞋子都沒穿就頭也不回地衝了出去。
  「妮帕——」艾拉愣愣地望著妮帕的背影,嘆了一口氣。

  接下來的幾天,妮帕都刻意對艾拉避而不見,很快地就到了出發的前一天。
  「好了,這樣轉屬的手續就辦完了。」
  隊長室裡,坐在辦公桌前的艾妮•盧卡南隊長從艾拉手上接過最後一份文件時,對她說。
  「你是明天出發對吧?還有什麼未完成的事嗎?」
  「嗯……桑拿室已經打掃完了,所以應該是沒有了。啊!和妮帕……呃……有點……」
  盧卡南隊長一臉歉然,「抱歉了,因為大人的原因折騰你們了。」
  「不不不,沒這回事!絕對沒這回事!」艾拉連忙否認,「妮帕那傢伙啊,不是什麼不懂事的人,只是需要時間消化自己的情緒。雖然我是想這麼說……」

  妮帕抱著膝蓋,坐在雪地裡。她已經在這邊坐上一整天了,沒有穿外套,當然冷,但她不想回去面對艾拉。
  她也知道自己只是在耍任性,世界的局勢容不下她個人的私欲。她也知道,如此優秀的艾拉,不該被侷限在小小的索穆斯。但,突然接到要跟日夜相伴的好友分開的消息,衝擊實在太大,她一時承受不了。她也了解艾拉有保密的義務,但她是艾拉最親近的好友,卻是最後一個知道的,這樣的事實使被蒙在鼓裡的滋味更加難受。
  此時眼前突然伸出一雙手,遞給她一杯熱可可。是奧蘿拉。
  「喝吧,身體著涼可就不好囉。」
  妮帕喝著,熱熱甜甜的飲料入口,頓時覺得身子暖和了不少。
  「那傢伙明天就要去布里塔尼亞了,你在這種地方偷懶好嗎?」
  果不其然,奧蘿拉是來勸她的。
  妮帕望著杯中冒出的白煙,「我知道自己在做傻事,但……我一直覺得,會和伊魯那個傢伙一直戰鬥下去,為了守護索穆斯一起齊心協力,和她一起……」
  「你們的羈絆,不會因為分隔兩地就消失不見。」奧蘿拉抬起頭,望著眼前的小徑,「共同度過的時間,在一起的回憶,今後也不會間斷。即使各自走向了不同的道路,肯定還會再有交集,所謂戰友就是這麼一回事。」
  「戰友……」
  奧蘿拉的語氣,彷彿一個過來人,分享自己人生路上的體會,妮帕有點被說動了,畢竟經驗談的口吻總是多了份說服力。
   「而且呀,」奧蘿拉繼續說:「那傢伙相信,即使她不在,索穆斯也能平安,要說為什麼,正因為有你們在呀。」
  妮帕抬起頭,睜大眼睛望著奧蘿拉,久久說不出話來。
  「要不要去回應一下這股信賴呢?」奧蘿拉對她笑了笑,接著站起身,拍掉衣服下襬上的積雪與塵土,一邊說:「我先回去了,你也要適可而止啊。」
  奧蘿拉轉過身,背對著妮帕揮了揮手後,便往基地的方向走去。
  妮帕坐在原地,陷入沉思。

  隔天,前往布里塔尼亞的飛機已經準備就緒,艾拉已經完成登機,哈塞、蘿拉、奧蘿拉以及盧卡南隊長,站在登機梯下,為她送行。
  妮帕的缺席,眾人都覺得惋惜,艾拉更是失落不已。
  到了起飛的時間,妮帕還是沒有現身,儘管不甘願,該做的事情還是要做,不能因為個人情緒耽誤了正事。於是,給了隊友們一個陽光的笑容當餞別禮物後,便連同隨行的整備兵一起進入了機艙。
  正認為自己要帶著遺憾走的時候,彷彿聽到有人在叫她的名字。
  隱隱約約間,聽到了一聲「伊魯」。
  本著直覺,朝著窗外尋覓,沒有看見任何可能是聲音來源的人或物,正在懷疑自己幻聽時,視野的角落出現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妮帕?」
  來人正是妮帕,穿著飛行腳,全速飛行著與飛機的距離愈來愈近,已經可以看見窗內的那個人影。那人正往自己的方向看過來,妮帕下定決心,深吸一口氣,「你啊,老是吃別人的點心,在桑拿摸別人的胸,迄今為止都讓你肆意妄為了!如今你要走了,我真的是解脫了!布里塔尼亞也好,羅馬尼亞也好,哪裡都行,有多遠就去多遠吧!就算沒了你,對付異形軍一樣輕輕鬆鬆,索穆斯的防衛根本輕而易舉啦!」
  妮帕劈哩啪啦說完了一大串連珠炮,窗內的艾拉卻只是一臉茫然地望著她,因為──隔著一層厚鐵,聲音根本傳不過來,所以她只看到妮帕面紅耳赤地不停動著嘴巴,卻完全不知道她說了什麼。
  其實,妮帕是確定艾拉不會聽見,才敢說的。自己明明很捨不得艾拉要走,嘴上卻說著「我巴不得你快點走」,就像一個肚子咕嚕咕嚕叫,還不肯承認自己餓了的嘴硬小孩,誰叫她就是說不出什麼動聽的話。一直以來,她和艾拉的相處模式就是這樣,總是在笑罵間隱藏自己的關心,要她們對彼此說出「對不起,我愛你」這樣的話,會要了她們的命。
  然而,心靈的交流,不需要言語。當艾拉看見妮帕接下來的動作時,她瞬間明白,接下來已經不需要聽覺了。
  飛在飛機左側的妮帕,舉起右手,握起拳頭伸向她,臉上的表情也換成了帥氣自信的笑容。
  這熟悉的動作,把艾拉的思緒帶回到了幾個月前,妮帕讀了哈塞的空戰日誌後,解開了長久以來的心結,當時她倆,也是像這樣以拳相碰,重修舊好。而現在,她們同樣處於爭執中待和好的狀態。記憶裡相似的場面劃過心頭,將她的嘴角向上提起,勾勒出一道完美的弧線。
  站起身,舉起一隻手,同樣握起拳頭,朝妮帕的方向伸去。
  「……所以,儘管放心地把索穆斯交給我們吧!」
  「交給你們了!」
  兩個女孩,在窗子的兩端,進行著無聲的對話,鋼鐵與玻璃阻擋得了聲音的傳遞,卻阻擋不了眼神、動作、心意的溝通。
  窗內的艾拉,臉上一樣洋溢著帥氣自信的笑容。這個表情妮帕永遠認得,是「幸運的尤蒂萊南」的標記。但她不知道的是,這是艾拉給她的臨別禮物。
  相同的手勢,相同的心情,相同的笑容,在同一片天空、同一片陽光下,兩顆險些漸行漸遠的心,再度靠攏。這次也跟上次一樣,同樣是妮帕因為自身的情緒以及視角的限制,看不清事情的全貌,對某個好友產生了埋怨之情,經過旁人的開導後豁然開朗。爭執沒有撕裂她們的感情,反而讓她們的心更加靠近,就像一場大雨過後,天空更加澄澈透明。

  飛機越飛越高、越飛越遠,已經凝縮成了空中的一個小黑點,妮帕朝著它猛力揮手,眼中淚光閃爍,蘿拉、哈塞、奧蘿拉與艾妮•盧卡南,無不抬頭仰望著天空,為飛機上的那人做最後的目送。
  就這樣,艾拉‧伊爾瑪塔‧尤蒂萊南在索穆斯舊友的祝福下,踏上了前往布里塔尼亞的旅程,相信著彼此的命運會再次交織。





  鹹鹹的海風迎面拂來,比索穆斯暖和了不少,這是艾拉‧伊爾瑪塔‧尤蒂萊南在布里塔尼亞的第一個夜晚。 
  遲到了不少啊,得趕快去報到才行。隊長室在哪兒呢?找個人問吧。那邊正好有一個女生,正蹲在一副飛行腳前,應該也是魔女吧。
  「那個……不好意思,」艾拉靦腆地開口了,「我想去見一下這裡的司令官,請問辦公室——」
  艾拉的話語,在女孩轉過身來面對她時停了下來,因為她被眼前這個女孩的樣貌吸引住了。白皙的肌膚、清澈的綠色眼睛、柔順的灰色短髮,帶有一點自然捲,身上的歐拉西亞陸軍制服說明了她的國籍,深黑色的燕尾束衣穿在她身上顯得格外高雅,也將她纖小的身材修飾得更加玲瓏有緻。
  女孩也靜靜地打量著她。兩人就這樣在布里塔尼亞的月光下,默默凝視著彼此。
  這就是艾拉‧伊爾瑪塔‧尤蒂萊南與桑妮亞‧V‧利特維亞克的邂逅。艾拉絕不會料想到,眼前這個女孩,在往後的日子裡,將成為影響她最深的人物。
  每一場離別,都是一個新的開始;每一段相遇,都是一個新的序幕。


《完》



作者的話:
  終於完成了!歷時一個月,5萬字,《極光的魔女》的第一個小說版本,終於宣告問世。
  艾拉跟妮帕道別的這個場景真的是花了好久的時間才寫出來……!一直寫不出我要的感覺,重複刪刪改改……如果是手寫稿的話,稿紙應該擦到破了吧!
  然而,坦白說,我對整部《極光的魔女》最不滿意的地方,就在這一章,不知道是不是篇幅問題,從倒數第二章(漫畫標題〈王牌〉、我的小說標題〈魔女的考驗〉)末尾,艾拉暈倒那邊開始,就像趕火車一樣,匆匆交代拍板定案→成行→出發的過程,對離別著墨不夠多,艾拉的反應顯得太過平淡,至少要在飛機上哭一下嘛。。。單看這一章甚至感覺不太出來她有把這次的離別當一回事,枉費前面鋪陳了那麼多,各種明示暗示,像是豐沛的補給、窗前的思考人生、月光下溫泉裡的感嘆……。以「忠於原著」為最高原則的我,不能擅自添加劇情,只能透過自己的筆觸,盡量讓不合理的地方不要太明顯。
  另外,各位讀者應該有注意到,我在關鍵的場景都會附上漫畫插圖,然而本章末尾,艾拉初遇桑妮亞的場景,我想了想還是把圖片拿掉,原因是我不希望它引來大批艾拉妮亞CP粉。我寫《極光的魔女》的用意,就是想讓艾拉暫時擺脫「艾拉妮亞」這個牢籠,做回原本的自己——那個自然不造作的索穆斯王牌,而不是大家所熟悉的那個不斷地在名為「情場」的舞台上展露拙態的黑他累。所以,如果整部當中唯一一個艾拉妮亞的同框喧賓奪主,成為大家關注的焦點,那我會覺得很失望。這份心意希望你們能夠了解。如果你認同我的想法的話,我會感到十分開心。面對這「黑他艾拉」當道的風氣,我們無力改變,只能盡己所能將艾拉正常的一面多多展現給大家。我們的索穆斯王牌,那抹天藍色的身影,那自信的笑容,隱藏在活潑淘氣外表下的那顆善良的心,都需要我們共同用筆來守護。這篇作品,就是我將理念化作行動,所獲得的產物,不論它的閱讀命運如何,它都是我為自己的愛角盡了一份心力的證明,我永遠為它感到驕傲,為身為它的作者感到驕傲。
  以上就是我嘗試將《極光的魔女》改寫為小說的成果,謝謝閱讀到這裡的你們,放下手機/電腦,活動一下筋骨,讓眼睛休息一下吧。
















1

0

LINE 分享

相關創作

極光的魔女 第07章 極光的魔女

極光的魔女 第10章 魔女的考驗

極光的魔女 第09章 月光下的羈絆

留言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