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屋創作

小說2021-10-17 15:49

短篇——騎士、獵人,各自的啟程。上!

作者:紅豆冰


短篇——騎士、獵人,各自的啟程。上!

「——地區出現散發紅光的巨大坑洞,周遭魔物變得兇暴,目前已封鎖該地區,民眾切勿前往。

自第一個大坑發現以來,王國境內已然累績了37個大坑,王國連同基路迪卡拉公會發表聲明,因大坑而起的魔物狂暴現象暫定稱為『兇光化』,民眾要出遠門前務必要確認封鎖地區,萬不可接近——」

聽著電視機傳出的新聞報導,人在神火村集會所擔任櫃台小姐的水藝女士收收厚厚文件,嘆口氣想,這幾年王國真是多災多難,什麼黑色兇氣、什麼狂龍病毒的都蔓延於國內,現在又來個兇光化?

「……等村邊也冒出來再煩惱吧,有更急迫的事情要做。」她收好文件,換拿出畫布跟畫具:「……這次要畫什麼好呢?」

望著攤開的白花花畫布,她想,多虧那些疫情,各地的公會都疲於奔命,花了大量人力與物資去應對,以至於能分給神火村的預算就少了很多很多。去年,由於神火村古老的災厄『百龍夜行』居然千年後又復甦了,許多獵人就衝著這點過來定居神火村。

時間上正好是對到她回村的時候……百龍夜子,承續了上古時候,那位終結了百龍夜行的英雄獵人血脈,而傳說中輔助他的雙胞胎龍人姊妹,也正是水藝的遠古祖先,她與姊姊一樣,承續了火芽&水藝的名字。

水藝聽到腳步聲,抬起頭來,一身神火裝扮的她進來集會所了,留著齊肩的黑色短髮,偏可愛且留些青澀的黃色臉龐,黑眼映照著傲氣,身材結實姣好並有著大歐派。

與她打個招呼,水藝回想,百龍夜子自幼於村中接受訓練,年紀到了便到國外留學,去年學成歸國回村,備受期待的她不負眾望,可說是勢如破竹的帶領外來獵人們逐一平定百龍夜行,不過嘛……

「水藝醬~最近有什麼新任務嗎?」她到櫃台前問道,見水藝聳聳肩,她面露難色說:「啊…………難怪妳又在畫新圖了,是下次活動的報酬嗎?」

是的,百龍夜行的規模遠比預期的小,又因為公會的資源給的又少,現在反而是僧多粥少,外來獵人們相當不滿沒啥工作,抱怨連連又宣稱要走人,落得水藝得要靠畫新圖來當活動報酬,勉強留住獵人之地步。

「我說,其實用不著留住外地獵人的,」 她一手插腰、一手拍大奶,鼻孔噴氣講:「只要交給我,一切都沒問題的!」「謝、謝謝妳。」水藝表面回應,心理則想她最近似乎有些自我膨脹了,這樣大丈夫?

逼逼逼——桌上的電話響起鈴聲,「我接個電話。」她拿起話筒接聽:「是是,風登大人,咦?您說馬夏那村嗎?啊啊,我知道,去年經常跟我們一起刊登徵人廣告的村莊是吧?……………不會吧?會有那種事嗎!?真的要那麼作嗎!?」


…………………………………………………………………………………………………………

「利歐……利歐……快起來……你睡過頭了,今天還得準備慶典呢,快起來。」

感到被搖晃,少年睜開眼睛,他模糊的視線照出白髮紅眼的可愛短髮少女,她還有對尖尖耳朵,及一對跟長相有點不符的大咪咪——「啊……早安。」他舉起手,應該是要摸對方臉頰的吧?但卻可能是因看不清或雄性本能,一雙手便捏住她的大咪咪:「哎呦?艾娜的臉有那麼厚那麼軟嗎?」

啪!!

十分後,臉上多個火辣辣的掌印,少年利歐一張死魚臉吃著桌上的烤肉排配鮮魚藥草湯,回想自己造了什麼孽,三個月前,突然在任務中遇到了一個龍人少女,還把他誤認成失蹤多年的爺爺就抱了上來(他承認那時挺爽的)。

少女自稱是艾娜,她很久很久以前的同名祖先,跟自己的祖先曾有過一段拯救世界的大冒險,如今與當時的傳說所符合的兇兆再起,她就照當時的傳說,來到了馬夏那村找尋英雄後代。

利歐本來有些懷疑,但她既知道爺爺的名字,又有爺爺的絆石,那英雄傳說也是村莊流傳的,而且外型又是個大奶美少女,就故且照她講的找找守護火龍,途中還遭遇到發紅光的蠻顎龍,差點沒嚇死,接著還真的找到守護火龍,而且當場就被託付了火龍蛋,

「爺爺倒底是……」他眼光移向置物櫃上的照片,內有爺爺奶奶跟爸媽的兩代合照,爸媽在他還沒有記憶的時候就意外身亡,自己是被爺爺奶奶養大的,爺爺失蹤多年,相依為命的奶奶去年因病過世,現在他可說是孤然一身了。

爺爺的隨行獸跟絆石……利歐不難理解,這狀況下恐怕是……「喂喂~~~利歐,你也太慢了吧!不快點的話,艾娜又要氣呼呼了喔——你又被她搧巴掌了喔?」臉很大的怪臉艾路走進門,一臉看到白癡的說道。

「好啦好啦,給我十分鐘。」利歐加快動作,怪臉艾路不講客氣的跳到餐桌上講:「艾娜這女人喔,明明才認識沒多久,就擺出一副你老媽的態度,臉皮跟她的咪咪一樣厚啊~」

(說到臉皮厚,你也差不多啊納比爾……)利歐想四個月前,在討伐任務中偶遇納比爾,然後牠就厚臉皮的纏著他又住下來了。

吃完早餐再大個便,利歐隨即出門加入作業;夏口洛島是個四面環海的孤島,平常觀光遊客也少,明天乃是傳統的祭典之日,除了一般遊客外,也邀請了一些獵人過來共襄盛舉,而且聽說某大工會的大人物也會來。為了村內的經濟,村民全體是卯足了勁要大賺一筆。

「過來~過來~」海岸邊的木舟們,一隻迷你體型的雄火龍一個個用嘴巴拉著牽引繩拉上岸,利歐在旁揮手指揮,而他旁邊又有個體格健美,健康紅膚的高大大姊姊,大姊姊高興的說:「看起來擂斯的狀況不賴嘛~呼~好理佳在。」

「就是說啊,琪娜師傅。」利歐邊揮手邊想,二個月前,看擂斯孵化出來時,雙翼異常萎縮又發紫,還以為是殘障兒,可能活不久,幸好除了飛不起來、吐不出火球之外—

啵、被咬斷的繩子掉落沙灘,擂斯愣在原地歪頭發呆。喔,除了還有點笨之外,跟其他的隨行獸並無二致。

「哎呀~」琪娜抓抓臉頰,苦笑說:「畢竟牠才二個月大,這也沒辦法~你可要好好教育牠喔!」利歐也聳聳肩,下達下個指示:「擂斯,再拉起繩子……不是地上那個!」的繼續作業。

村裡的工作持續到中午,最後用擂斯的小小火焰點燃廣場上營火,準備作業就完成了。村民歡呼一陣,再來就是回去休息,等明日一早開門迎接觀光客啦。

利歐要回家吃飯睡午覺時,格拉長老拉住他說來一起吃飯,沒啥好拒絕的他便到長老家吃白飯兼聊天,沒多久便聊到:「算一算,艾娜來村也四個月了。」長老講:「你奶奶過世的時候,老夫頗擔心你一個少年仔要如何過活,幸好在你快被垃圾埋住之前,艾娜代替你奶奶來照料你啊。」

「是、是啊……」利歐覺得有些尷尬,長老接著認真說:「利歐,老夫說過多次了,你要嘛下定決心跟她去旅行,要嘛就找個理由回絕她,請她回自己的村子。」

「有……有什麼關係?她也沒抱怨什麼啊?」「你喔,你以為老夫不懂嗎?『突然有個巨乳美少女來照顧我好爽喔~』這種輕小說主角的待遇,老夫看了就礙眼,老夫年輕的時候可沒遇過這等好事!」

「等等,長老,您這是在遷怒嗎?而且什麼巨乳美少女,她都能當我阿嬤了好嗎?」「‥‥…咳咳!總之你好自為之,到時別後悔就好!」「好好好,我自己會看著辦的!長老您就別操無謂的心吼!而且比起那個吼,之前我遇到的那隻蠻顎龍,後來都沒再出現了嗎?」

「蠻顎龍嗎?你是說你跟艾娜遇見的那頭?嗯~後來有派人加強巡邏,是有發現一些痕跡,至於目擊情報就沒收到了……老夫再確認一次,你確定蠻顎龍散發著紅光?」

「我確定。」「利歐,你知道王國各地,最近頻現發著紅光的大坑吧?」「廣播我有在聽,當然知道啊?」「紅光……恐怕,指的就是古老傳說中的災厄凶光,如果千年傳說再現,那……利歐,老夫勸你,為了大家、為了你的未來,你真的該去冒險了。」

「我就說我自己看著辦了,比起傳說什麼的,眼前的蠻顎龍比較重要,慶典結束我就去處理!說定了喔!」利歐連忙把碗中白飯扒完,就要落跑,豈料門突然打開,乃是個阿婆著急喊:「長老不好了!有不速之客來了!」

……………………………………………………………………………………………………………

(姊姊大人。)(什麼事?)帆船甲板之上,火水姊妹肩靠肩坐著:(風登大人說的是真的嗎?我怎麼想都覺得很奇怪。)

共鳴,龍人族雙胞胎中偶爾會顯現,是能憑藉心靈感應來交換對方的思緒、感受之不可思議能力,(這個嗎……)火芽低調的看過甲板上眾人,夜子與傅賢村長坐在對面打著瞌睡,倪泰教官站在船頭那耍中二,風登大人則是在艙內睡覺。

(既然風登大人都緊急召集我們了,我相信他一定有些根據才是。)火芽發念:(到場再看看情況吧,切記我們不可輕舉妄動,村長交代要儘量和平解決。)(說到這個阿……)水藝望向鄰近的另一艘船:(為什麼還有別地方的獵人跟著呢?)

(風登大人說那是露希安好意提供的——哎呀?)火芽發現對面船上,也有個金髮碧眼、揹著弓的少年在看自己這邊,她禮貌性的回以微笑,對方冒出個傲嬌臉紅,馬上回頭走人。

(呵呵呵~那男生蠻可愛的嘛~)(姊姊大人……算了,反正等到場再看看吧。)

……………………………………………………………………………………………………………

「傅賢大人?真是稀客,上次見面是在基路迪卡拉開會之後的事了吧?近日可好?」

「久違了呢,格拉長老,您老氣色依然無恙啊。」

兩位各自村莊的領導人於眾人圍觀下打招呼、虛寒問暖幾句,找了個桌椅坐下,由於神火村方面的集體到來屬預料外,當地人多半相當疑惑,手上沒事的人便過來看狀況。

喝口端上的茶,格拉長老問:「今天吹的是什麼風,讓您帶著人乍然而到呢?」「其實是這樣的,最近我聽到了一些不好傳聞,與貴村有關。」

「不好傳聞與我村有關?」格拉長老的白眉抽動一下,問:「傅賢大人特地來訪,必定事情不小,請直說無妨。」「嗯……」傅賢村長皺起眉頭,思索片刻後說:「格拉長老,我村——」

「是你們動用骯髒手段!搶走了工會預定給神火村的預算!」突然圍觀的獵人A插話喊:「都是你們害我們的任務報酬少得可憐!飯都吃不飽還要被調查團獵人笑!你們要怎麼負責!?」其他獵人也跟著起躁,迅速形成抗議聲浪。

(怎麼回事!?)水藝不知所措,發念:(那些來支援的獵人為什麼突然抗議起來!?)(得要先安撫情緒才行!)火芽連忙喊話:「風登大人!他們——」

「對!就是那樣呱!」風登大人激動喊:「何等叫人髮指!居然○○○○○○○○○○○○○○○○○○○等等等等!實在太過分了!你們今天一定要給我們一個交代!不只要吐出該給我們的預算!還要賠償我們呱!」

「風、風登大人!?您這是在!?」火芽目瞪口呆,同時也察覺到,眼前的風登似乎有種說不出來的違和感?

「你、你你你們在胡說八道什麼!?」格拉長老身旁的騎士A也回嘴:「那種事怎麼可能!?○○○○○○○○○○○○○○○○○○○○○○什麼的也太豪洨!證據呢!?你們有證據呢!?」

「誰不知道?基路迪卡拉從來就是王國內最優待騎士的獵人工會!」風登大人喊完就推推倪泰教官,示意要換他講,他聳聳肩並大吸一氣講:「……對、對!絕對是工會偏袒你們!不然為什麼工會給我們的活動補助那麼空虛,你們的那麼好!?想也知道是你們搶走了資源!」

「我本來還想勸架的,可也太荒唐了吧?!」格拉長老身旁的琪娜站出來講:「從頭到尾都是用猜的!而且那時負責我們跟你們業務的專案根本不相干!○○○○○○○○○○○○○○○○○○○○○○什麼的也太豪洨了!」

「但工會都是同一個啊!」獵人B喊:「○○○○○○○○○○○○○○○○○○○○○○○怎麼不可能!?你們可是魔物騎士!說著蝦咪跟魔物締結羈絆,還把火龍當成守護神的一群怪胎!你們在想啥,我們這些正常人可是完全無法理解的呢!」

「你們是來打架的吼!?」騎士B回喊:「這裡是騎士的村莊!竟敢把我們說成那樣!看來騎士跟獵人終究是不能理解的!」

情況逐不受控制,眾人吵成一團。

……………………………………………………………………………………………………………

(老天,現在是怎樣啊?)利歐看著這股亂象,不曉得該怎麼辦,長老與三刀阿伯固然有在阻止爭吵,倒也沒啥用,平常可以依靠,總覺得她應該會在這時制止雙方吵架的琪娜,現在也正在向那個口罩哥嗆聲:「我知道喔!神火村就是操龍技術的發源地對吧!?居然無視魔物的意願,強迫魔物服從!分明就是邪道行徑!」

「不對!妳錯了!」對方不只回嗆,還雙手攤開擺姿勢曰:「操龍乃是我村為了世人,開創且流傳的美妙技術!況且偷偷進入魔物的巢,把人家重要的蛋給竊取是就有比較高尚嗎!?」「才怪!我們只是把人家棄養的蛋拿回去照顧而已!」「啊如果遇到有魔物在還不是揍一頓!?強盜!」

(啊啊,他們竟在進行這種無解爭論……)利歐搖搖頭,把視線投向三刀阿伯後的三個大姊姊,二個巫女穿扮跟長相都很像,似乎是姊妹?跟艾娜一樣是龍人族?歐拜比艾娜還大,跟琪娜師傅同等呢~一副忍者裝扮的獵人大姊姊?比較沒那麼漂亮,歐派也小了一點,不過那個短裙跟絲襪……嗯……

「你在想,」他腳邊,站在木桶上的納比爾賊笑曰:「那個大姊姊的下半身真色情對吧?」「對對……你別亂講啦!啊。」利歐靈光一閃:「我想到好主意了!」

……………………………………………………………………………………………………………

「吼吼吼吼———————!!」

「雄火龍!?」百龍夜子立刻手放太刀劍柄,準備迎戰,但定神一看,那是隻比小金體格還要小的雄火龍?混在人群之中,旁邊有個其貌不揚的少年在摸摸牠,是村裡的隨行獸嗎?話說更旁邊的艾路,長相也太奇特了吧?

突然出現的咆嘯,看似是鎮住了爭吵,兩位村長趁這時拿回主導權,局面重回兩人會談,然而沒有什麼進展,想也知道,一來我方也沒啥像樣證據,二來這馬夏那村看起來也只是個王國邊疆隨處可見的貧窮漁村,哪有可能○○○○○○○○○○○○○○○○○○○等等。

就算真有好了,人家也不可能兩手一攤喊:「對阿,不然你想怎樣啊?」這樣帶著人直接衝到人家村裡,還帶了另外一票人跟來鬧,最近風登大人的作法實在太奇怪了,到底是怎麼回事?

「你們搶資源吧?」「不,沒有啊。」「可是很多聲音都說有。」「就跟你說沒有了,不然你去問工會嘛?」兩個老先生繼續這種無限迴圈,連敬語都懶得講了,夜子想這還要搞多久,她想回去多挖些礦籌錢了。

好理佳在,不久之後,另一個變數——「應約過來看看,沒想到遇過這種事態啊。」來者乃是一身蒼色裝扮、背著細身雙劍的男性,他寬大的帽沿遮住半邊臉,聲音聽來相當溫和穩重。

兩個村長見他來到,馬上站起來招呼,夜子認不出那是誰,但多少認得出那服裝跟工會標章——(那是……東多魯瑪的工會守衛蒼系列吧?)能穿上這套正裝,村長們的態度,以及深藏的氣魄,夜子猜想此位人物相當厲害。另外,風登大人的神色突然變緊張了?

「嗯嗯嗯,我大概明白了,」他回:「神火村的困境我也有所耳聞。基本上,基路迪卡拉的事情,東多魯瑪不能干涉,不過嘛……我個人倒是可以去問問看,在那之前,就麻煩你們先閤置爭議好嗎?」


像是找到下台階,兩位村長都鬆了一口氣,紛紛說就交給您了,接著他話鋒一轉,夜子確定他有看她一眼的說:「其實這情況,對我來說也算省點事了。相信各位都明白,近來王國為了應對疫情,正在統籌各家工會合作,找尋優秀戰力,本來我預定之後也要去神火村一趟,現在免了。」

「您的意思是?」格拉長老問道,對方回:「明天不是要舉行聖山的馬拉松路跑嗎?你們各派一個代表出來,舉行單挑比賽。」

(咦咦咦!?要比賽嗎!?)夜子驚訝於心裡,其他人則直接顯在表情上,對方又說了:「就這樣回去,相信兩邊都不爽快吧?不如藉這時切磋交流,一決勝負如何?」

「……嗯,老夫同意。」傅賢村長先發言:「難得來這一趟,沒有收穫也太浪費了,況且蠻有意思的,那我方就…………」他指著夜子說:「派她上場。」人們視線馬上轉到她身上,倪泰教官也大聲的問:「愛徒,怎樣?妳行嗎!?」

總是這樣,她想,自從自己有記憶以來,便是在眾人期待視線下活著,而自己也從來沒讓他們失望過,這次也、不、不管怎樣都要——「我,百龍夜子,接受挑戰!」

眾人鼓掌與讚嘆聲響起,她也配合擺個姿勢兼抬頭挺胸,對面則——「那我們就……」格拉長老回頭看,指向那其貌不揚的少年說:「利歐,你當代表。」

那個少年先是目瞪口呆,然後猛揮手加驚慌的講:「不不不!我怎麼行啊!?我資歷那麼淺!要也是讓琪娜師傅去吧!?」

「利歐,我們村裡都是騎迅猛龍的,」格拉長老講:「只有你是騎雄火龍的,當然由你去。」「就是說啊!」應該那就是琪娜吧?夜子看著剛才跟倪泰教官吵架的她手放他肩膀,勉勵說:「別擔心!你可是烈度的孫子,我的第一個弟子!這種事難不倒你的!」

「他是妳的弟子嗎?」倪泰教官熱情樣講:「這可好玩了,明天就讓我們的弟子比個高下吧!」「哈哈,奉陪!」對面的她也回:「太小看他的話,可是會吃苦頭的喔!」

是叫利歐對吧?他一臉欲哭無淚的舉起手,講:「好好好,我上就是了!我上!」於是又一陣的眾人鼓掌與讚嘆聲響起,少年被推上舞台了。

夜子這下可安心了,對手是個自信低落的新手騎士,想必實力也不怎樣,明天的比賽想必是手到擒來!

「事情說定了,」格拉長老說:「請神火村的各位先請下去休息吧,村裡有準備給遊客的住處。」眾人便鳥獸散,夜子也發現,那些來支援的獵人們,絲毫不想跟兩邊的村民們交談,就往自己的船走了。

他們之中,一個背著弓的金髮少年,回頭看了一眼利歐的雄火龍,夜子本想搭話看看,但來不及講話,對方就回頭了。

(那些獵人們,到底是………?)




















下回預告:「就下半部囉!」

作者的話:「遲來的崛起&物語2發售紀念章節XD,哎呀~都怪作者偶一直想不到要怎麼做才好,直到某天才突然被小馬的閃電打到,很快的就大致想好要怎麼做囉。

考慮一些因素等等,一方面是潔絲卡蘿篇的情況看來也不怎樣,一方面是本傳篇沉得太深了等等等,所以決定把本傳串挖出來,不過那並不代表本篇會繼續長期連載。

相信大家都看得出來,本短篇的內容相當程度參考現實,至於要怎麼解讀及認為就是讀者們的自由了,作者不會在此表明意見。

潔絲卡蘿篇也算是有進展的,作者會優先更新那邊,就請大家多期待啦。」

2

0

LINE 分享

相關創作

沙漠暴君

最終要塞之無盡星海-支線篇 學員的戰爭 第一章 尋找屬於自己的地方-上

魔物創作總集

留言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