艦隊 Collection

【小說】短篇:幸福的形式(山城中心)(0713,心之中,後篇)

zan800920 (殘羽之風) #1
CC
2014-01-07 01:09:16
本串目錄
#1 【小說】短篇:幸福的形式(山城中心)
#2 【小說】短篇:心中的潮聲(滿潮中心)
#3 【小說】短篇:以春之名(榛名中心)
#4 【小說】短篇:指環的去向 前篇(結婚事件)
#5 【小說】短篇:指環的去向 後篇(結婚事件)
#6 【小說】短篇:春之歸處 前篇(榛名改二事件)
#7 【小說】短篇:春之歸處 後篇(榛名改二事件)
#8 【小說】短篇:幸福的形式 後篇之一(扶桑中心)
#9 【小說】短篇:幸福的形式 後篇之二(扶桑中心)
#10 【小說】短篇:幸福的形式 後篇之三(扶桑中心,完)
#11 【惡搞】改寫:《九鎮變之ML作戰》第三十四集(艦これ×金光布袋戲)
#12 【小說】短篇:冬扉彼端 前篇(新年短篇)
#13 【小說】短篇:冬扉彼端 後篇(新年短篇)
#14 【小說】短篇:提督的一天 前篇
#15 【小說】短篇:提督的一天 中篇
#16 【小說】短篇:提督的一天 後篇
#17 【小說】風之聲,海之色 其一(提督中心?附註補圖)
#18 【小說】風之聲,海之色 其二(互動?)
#19 【小說】風之聲,海之色 其三(完)
#20 【小說】心之中 前篇(那珂中心)
#21 【小說】心之中 中篇(那珂中心)
#22 【小說】心之中 後篇(那珂中心)


部份內容可能跟艦これ的原始設定有衝突?
不過本短篇主要是想要寫寫扶桑與山城而出現,來寫寫她們的心境。
部份用詞可能會有點刺眼,還請多海涵(考慮到山城的角度,我才那樣寫)
至於本來想寫糟糕文,為什麼變成溫馨短篇,這則是另外一個謎。
以下貼張西村艦隊,即是正文。


(illust_id=37744533)

  扶桑級戰艦二號艦,山城。
 
  建造於橫須賀海軍工廠,經歷過一次改修,更曾成為連合艦隊的旗艦。
 
  不過那都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對於如今的「山城」來說,那是一段曾經的記憶。
 
  付喪神還是萬物有靈的概念使然呢?她是曾經身為戰艦的個體,也是如今的姿態等同女性,卻擁有操控艦裝能力。
 
  當然,有些部份也如同戰艦時的自己一般,像是力氣不小,又或者是移動速度不快、容易受傷等等,也成為了相當的困擾。
 
  自己是兵器,而且曾經是受到期待的兵器,光是這樣的認知就讓山城認為自己應該努力,因為這是好不容易得到的第二次機會。
 
  深海棲艦,這是她們如今要面對的敵人。
 
  山城不太明白到底是為了什麼,但她們是為戰爭而生的艦船,所以只要聽從命令奮戰就好。
 
  
 
  扶桑,對於山城來說如同姊姊般的存在。
 
  身為戰艦時,山城已經擁有意識,對於其它同屬連合艦隊的同伴們也多少有點印象,但扶桑是特別的。
 
  她是自己的原型,如同人類會將同一父母所生的孩子稱為手足一般,那麼沿用同樣設計建造出來的她們就是姊妹。
 
  或許不像人類一般有著明確的血緣關係,但她們是姊妹,這是毫無疑問的。
 
  她有著會在陽光下搖曳生姿的黑髮,偶而顯出些許陰霾,可總是保持著笑容,對化為人形後的山城來說,是相當值得崇敬的對象。
 
  山城再次於現世睜開雙眼,第一個看到的便是扶桑。
 
  在身為戰艦時的淡淡情懷遠遠不如今日的強烈情感,這是否也是化身為人的一種影響呢?山城沒有細想這種事情,便被提督派上了戰場。
 
  以鎮守府當時的資源來說,要派出當時僅有的兩台戰艦是有困難的,然而提督還是毫不猶豫的派出山城與扶桑,讓她感受到自己是受到重視的。
 
  現在想想,大概也只是因為當時面對的敵人並不算強,而艦隊內除了姊姊與自己外,並沒有多少算得上強大的戰力吧。
 
  山城偶而想起那時的事情,會有一種自嘲的情緒產生。
 
  
 
  「姊姊?」
 
  山城走在鎮守府的走廊上,感覺到有人靠近,直覺性呼喊出聲。
 
  回過頭去──自己不像姊姊一般,光是轉頭就會有著漂亮的黑色長髮流瀉──看到的卻是穿戴整齊的提督。
 
  自己並不討厭提督,不過也算不上喜歡,尤其是在金剛級的那些戰艦加入之後,就更找不出喜歡的理由了。
 
  那個年紀最大的還總是喊著想要擄獲提督的心?也不想想自己換算成人類年齡已經破百歲了,還這麼高調。
 
  再說,我們只是型態與人相同而已,即便擁有等融人類一般的思考,也絕不代表我們變成了人類。
 
  所有背負著過往記憶與戰力的艦娘,都只是為了完成任務而再次獻身而已。
 
  「……什麼啊,是提督啊。」
 
  說實在話,提督算不上是什麼特別相貌出眾的人物,連個性也只是一般的好人而已,在個性鮮明的艦娘們旁邊,簡直像是沒有塗裝的甲板一般。
 
  「啊哈哈哈。」
 
  就是這種沒有出息的笑容,讓人看了就不高興。
 
  「有什麼事情嗎?如果沒有的話,我跟姊姊還有約。」
 
  提督拍拍自己的帽沿,有點為難的笑著。
 
  「也不算是有什麼事情啦,只是看到妳獨自在走廊上,剛好想搭話而已。」
 
  「哦?因為我總是待在鎮守府內閒逛,是台留守的時間比出擊的時間多的戰艦,所以提督你才好心想要幫我解悶嗎?」
 
  「不不,誰都沒有那麼說過吧。」
 
  看著被自己的言詞而弄得慌張的提督,山城只是輕哼一聲。
 
  這並不是她的被害妄想,而是曾經在入渠時聽到的發言。
 
  反正自己就是裝甲薄弱、迴避能力不好,這才老是中彈嘛!懷抱著這種想法,以及些許的不悅情緒,山城試圖快步從提督身邊走開。
 
  不過提督跨步的速度也不慢,雖然無意再搭話,卻還是跟著半步之差的距離上。
 
  斜睨提督如同舊時代女性跟在男性身後的姿態,山城心中的不滿更深了。
 
  
 
  「姊姊。」
 
  身著白衣紅裙的扶桑坐在緣廊,臉上流露著悠然的神色。
 
  日式庭園中的和風美人,光是一眼看去就會讓人陶醉不已的人景互應,在山城眼中便是這樣的一道美景。
 
  山城對姊姊扶桑的評價是「立如芍藥,坐若牡丹,行猶百合」,會有這種見解也就不奇怪。
 
  「山城,不用急,我們約好的時間還沒到。」
 
  距離姊妹約定的時間還有半個小時,不過因為扶桑就是這種略顯慢悠悠的性格,早到也是種理所當然的事情。
 
  多次見到提早出現的扶桑,山城自是不願意讓姊姊久等而同樣早到。
 
  「沒關係,反正我在鎮守府內也沒什麼事做。」
 
  這句話讓扶桑微微蹙眉,不過並沒有多說什麼。
 
  扶桑級戰艦的能力絕非空談,只是相對於在鎮守府中服役的其他戰艦來說,多少有些讓人感到遺憾。
 
  山城會有這樣的情緒,多少也跟伊勢與日向的活躍有關吧。
 
  扶桑級戰艦本來還會有其他編號,不過在她們建造完工後發現了設計上的問題,最終變成了伊勢級戰艦的誕生。
 
  看到本可能成為妹妹的她們活躍,就是扶桑也有點競爭心理,就更別說是山城了。
 
  「我剛剛在走廊上遇見提督那傢伙,他還是同樣沒派我們出擊。」
 
  「山城!」
 
  扶桑稍稍加重的語氣,讓山城有些緊張。
 
  「說過不少次了,我知道你不是很喜歡提督,可不管怎麼說他都是我們的上官,怎麼可以用這種語氣稱呼他呢?」
 
  說實在話,扶桑那柔美的外表就算染上怒意,也不是特別可怕,甚至可以說是換了一種同樣會讓人看入神的姿態而已。
 
  除非是被扶桑的主砲瞄準,否則鎮守府內服役的艦娘們大概都不會怕她。
 
  唯一的例外是山城,正因為非常重視自己的姊姊,也同樣瞭解自己的姊姊,所以她可以從扶桑的些許變化中察覺到她是真的生氣,而對自己感到有些自責。
 
  「嗯,我知道了,姊姊。提──督──大──人──,對吧!」
 
  不過這並不代表山城會服軟,而應該說她已經抓準了扶桑的應對方式,知道怎麼讓自己的姊姊不再關注這件事。
 
  另一個角度來說,山城也知道扶桑對提督抱持著怎樣的敬意,或許正因為如此她才會對那個近來對姊妹二人有些冷落的提督感到不滿吧。
 
  「妳啊。」
 
  語氣上還有些責怪,不過扶桑的態度已經回復,山城自是不怕。
 
  「時間差不多了,我們來喝茶吧。」
 
  扶桑使用的茶具是有田燒的竹紋茶壺,沖泡的不過是普通的番茶。
 
  這不是怎樣嚴謹茶道作法,也不是怎樣名貴的茶葉,但山城就是喜歡看著扶桑泡茶的動作與姿態,總要將之牢牢銘記在心。
 
  偶而她也會想自己泡泡茶,卻總是覺得自己不那麼高明,又想到扶桑的泡茶姿態,就更是不敢動了。
 
  握在山城手中的是朱釉茶杯,雖跟竹紋有些不搭,不過扶桑並不特別挑選茶具,山城也不重視這種事,便將就著使用鎮守府內不成套的茶具。
 
  「天氣變得冷了呢。」
 
  「早上會不太想離開棉被。」
 
  聽到這句回應,扶桑挪回目光,看向山城。
 
  「我知道那種感覺,但是值勤的時候還是得早起喔。」
 
  即便沒有出擊,但是鎮守府內的艦娘還是得要值勤,有時候也會輪到很討厭的時間段,像是深夜、像是凌晨。
 
  「這種事情不用姊姊提醒,我也知道。」
 
  ……有時候會被某個夜戰笨蛋吵得睡不著這點,山城也就沒提。
 
  扶桑跟提督之間的關係還算不錯,所以偶而會在其他艦隊出擊的時候暫時擔任秘書,也常常有替提督辦公的狀況,不過山城並沒有遇到這種安排。
 
  這是山城跟提督之間的關係有點僵的緣故,還是扶桑替山城攬下了這些工作呢?山城並沒有特別去思考。
 
  扶桑的目光並沒有從山城的臉上移開,用著溫柔的語調再度開口。
 
  「不用擔心,一定還會有努力的機會……至少我們有這樣的可能。」
 
  聽到扶桑這麼說,山城的臉突然紅了起來,因為她想起了有些不像樣的往事。
 
  那是她與扶桑、最上、時雨等前西村艦隊成員出擊新海域時發生的事情,突破層層包圍總算到達敵方主力艦隊的面前,卻發現這是個包圍網──簡直像是重演過往一般惡劣的情況。
 
  幸虧是有其他艦隊的支援,才不致於演變成最壞的情況。
 
  因為艦隊裡有時雨在的關係,山城考慮到曾獨自存留者的心情,盡可能的不讓她想起過往而故作鎮定。
 
  回到鎮守府後,便因為再次感受到沉默的危險而暗自落淚,那時安慰她的正是扶桑。
 
  她們都在雷伊泰灣海戰的蘇里高海峽戰沒,有著同樣的恐懼與陰影,然而身為姊姊的扶桑卻是鎮定的看顧山城。
 
  明明都遭遇了幾近沉沒的損傷,身懷差不多的痛楚,但扶桑卻有著山城所不能及的胸懷與鎮定。
 
  在扶桑懷中痛哭的那段時間,山城聽到的就是這樣的一句話。
 
  在那之後,山城完全沒辦法在扶桑的面前抬起頭來,就算有,也不過是零星的氣話。
 
  「沒關係的,我們還在這裡,不用怕。」
 
  其實山城自己也知道,在那之後她的戰果不佳多少是有受到那場海戰的影響,扶桑也是在那個時候開始承擔起更多的內務工作。
 
  從這個角度來說,提督或許是體諒自己才減少她的任務,但她還是不太服氣。
 
  不管怎麼說自己都是扶桑級二號艦,是她景仰的姊姊扶桑的妹妹,怎麼可以這麼不爭氣呢?
 
  然而山城就是拉不下臉跟提督要求,所以情況才會逐漸轉糟吧。
 
  「你們在喝茶嗎?」
 
  有別於扶桑的和緩溫柔或山城彆扭不老實的語氣,一個略顯嬌嫩的聲音加了進來。
 
  「啊,是時雨。」
 
  來人是穿著黑色水手服的少女,此刻,她的身上並未穿著出擊時的艦裝。
 
  順帶一提,山城很喜歡時雨,所以會幫她挑選其他的衣服,甚至想幫她換上跟自己與扶桑相同的衣服款式。
 
  可能是因為時雨那種柔弱而堅強的氣質正與她心目中最完美的姊姊彷彿,所以她也特別疼愛這個驅逐艦出身的,妹妹一般的存在。
 
  「要喝嗎?」
 
  扶桑輕輕的推出茶杯,同時示意時雨可以坐下。
 
  「不會造成你們的麻煩嗎?」
 
  面對時雨拘謹的態度,山城則是笑容以對。
 
  「完全不會!甚至可以說是熱烈歡迎,對吧,姊姊。」
 
  聽到這樣的話,扶桑笑得有些微妙,不過也算是同意這樣的發言。
 
  時雨則是有些臉紅,在兩人的斜後方屈膝坐下。
 
  山城的目光朝著時雨微翹的髮角而去,讓時雨忍不住伸手蓋住。
 
  「這不是頭髮沒整理好喔。」
 
  「就算是,也一樣很可愛。」
 
  這話讓時雨的臉頰更為紅嫩,她連忙端起茶碗掩飾自己的害羞。
 
  「最上呢?你們沒有一起行動嗎?」
 
  因為出擊海域擴大的關係,鎮守府對於資源的補給有著更加迫切的需求,所以其他艦娘也常常需要出去護衛運輸艦。
 
  這個問題讓時雨的臉頰褪去紅潮,反而有點尷尬。
 
  「……稍微有點擦撞。」
 
  「……哇啊。」
 
  山城略顯失禮的驚訝聲,惹來了扶桑的輕拍手背。
 
  「這回是撞到誰了?三隈還是那智?」
 
  「是她們的話,有點……」
 
  不管怎麼說,都是曾經的事故對象,如果再來一次的話肯定會造成心理創傷……不,或者說早就存在陰影了。
 
  「是電。」
 
  「……」
 
  這下山城也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了,畢竟外表乖巧的電跟其他船艦衝撞的次數意外得多。
 
  「快速修復材的儲備還夠,不用擔心。」
 
  替這個話題作收尾的,是最近承辦秘書事務的扶桑。
 
  山城跟時雨的臉色變得有些微妙,不過沒說什麼,只是靜靜啜飲茶水。
 
  
 
  是個平靜而悠閒的午後,對山城來說,是段幸福的時光。
 
  
 
  
其實這些都只是鋪陳,後面還有劇情,不過公開版應該就夠了?
順帶一提,違章建築我一直都看成小禮帽(?)

看較舊的 12 則留言

路過的陽君: 05-27 09:11

to鼬仔:攻略順序正確(?),先選山城只會被發卡(咦)

墨瀋: 01-24 08:28

我家"不幸"的扶桑在造出來很久之後才在一場演習中小破....之前完全毫髮無傷撐過啊!

路過的陽君: 01-24 12:46

要看你是跑哪些關卡啊,再說,雪風都有可能出擊第一場就大破,扶桑無傷真的不算什麼。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