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屋創作

巴哈姆特 APP

專屬 ACG 勇者的廣闊世界

以 APP 瀏覽

小說2019-12-07 20:39

[達人專欄] 《龍之聲-傳承世界的羽翼》1-1‧領木者與護龍團

作者:靈魂錯亂

章節傳送門(請點選圖片):


====================================
第一章  下一章→
====================================
序章》

  寂寥夜晚,風聲呼嘯。

  舉凡靜穆大地上之一切景物,無不正感受著冷風詭祕般的噬骨侵擾,又或哀悼之風,襲吹著遠處的枯木林咯咯作響。

  碎石蠢動,蟲鳴咿咿。

  續後則伴著稀稀疏疏的微弱哭泣聲,化為了聲息世界中的淒美夜景。

  聽及此,這一切進入耳裡的景物實在太過虛幻、太過哀傷,彷彿逐一逝去了實感,更形如某種力量正在蠶食著自己的身體。

  這股力量,詭異而又迅速的,試圖拉攏著萬物進入一個未知領域。

  這個領域,其名恐懼。

  「結束了……」

  隻身坐在巨岩底下的龍吟發出低呢,聲音因害怕而相當微弱。

  〝硜──!〞

  撇地一聲敲擊聲鳴響夜空,宏亮如雷。

  其音色之悅耳,又好似以玉鑿地般輕脆。

  「今夜,也結束了嗎?」龍吟非常清楚,這是『龍種』宣告與『靈獸』之間戰火歇停的冷水晶擊碎聲。

  因此被厚重斗篷包裹得密不通風的她決定睜開雙眼,然後透過斗篷間唯一給自己留下的少許縫隙窺視遠方。

  比起自己剛才闔眼之時,遠處的火光些顯消退,並且於天邊燒出了一片異彩。

  與預想所切齊的,這一場戰局似乎依舊是以靈獸被擊退而告終。然則卻異於往常,幾乎所有的龍群都聚集到了枯木林裡,龍影盪漾,來來去去,像是正在忙著些什麼。

  ……這很奇怪。

  回想起來,今晚的這場戰局,非常安靜,異常安靜。

  ──這太奇怪了。

  龍吟不明白冷風為何變得更加砭骨的原因,自己只能屏息聆聽著倖存下來的龍種哭泣聲或遠或近,接後則有著越來越大聲且倍為悽厲的趨勢。

  (自己是否……也應該回歸到龍群裡去呢?)

  這個想法只出現了不到一秒鐘,便被龍吟給揮之無存。

  畢竟毫無戰力可言的自己,早已受到了龍群們所遺忘。

  龍吟是這麼想的……

  『賭上性命做好分內的工作,便是自己唯一的生存價值。』

  其工作,即為駐守在龍種領地內的最邊緣地帶,長年觀察不停向著領地緩緩逼近的『自然現象』。那是一抹撲天蓋地的巨大黑影,吞噬著一切的光與暗、活物與死體,遠比夜晚的黑還要更加純粹、更加深邃與混沌的虛無之色,被龍種們稱之為〈永眠的永夜〉。

  龍群們深信,在這片看不到盡頭的黑暗之中什麼也沒有,與其接觸的東西也終將變得無所存在。

  這種現象,未曾停止過對領土的強制性掠奪,甚至更包圍住了整個世界。

  換言之,除了龍種們的領地以外,靈獸那邊也是如此,所以才有了戰爭,以爭奪生存領地為由的無數戰局。

  對於龍吟來說,『世界』這個字眼,其實也不過僅幾十座山頭的大小足以概括,自己打從誕生在這個世界上時就這麼認為了,幾乎全數的龍種們亦是這般認知。

  視眼所能鳥瞰之處即為世界,僅此而已。

  「既然這樣,又為何龍與靈獸之間不能夠和平共存呢?」

  龍吟細小的聲音伴隨黑夜裡冰清鬼冷的孤寂感,顯得格外清晰。

  「果然是因為彼此都害怕著〈永眠的永夜〉吧。」

  她自問自答,自己遠比任何龍種都還要更加了解〈永眠的永夜〉。

  「總有一天……」

  ……整個世界終會被真正的黑暗給侵吞殆盡。

  龍吟此般確信著。

  「嗚。」
    
  未料思及此,各種好不容易埋於心底的不安又從體內崛起,所幸被烏雲遮蔽住的月色及時露臉,照亮了大地,也照出了龍吟藏匿在斗篷內美麗的鮮紅色雙眸。
    
  瞧她那披掛在雙肩前的雪白色秀髮,被月光灑得皎潔發亮,兩只躲於斗篷帽緣邊的嬌小龍角也毫不吝嗇的露出頭來。

  緊接著,龍吟一個勁的從地上爬起,連帶垂於臉頰兩旁的乳白色耳墜發出輕響,叮叮噹噹的彷似風鈴聲般動聽,晃了好一會兒才停下。

  ──然後不再發出任何聲音。

  更正確的說,是有著什麼因素,而讓她無法動作。

  這一瞬間龍吟站著一動也不動,伴著自己的視線一塊靜止。

  不知何時,枯木林中的所有龍群已經整齊排開,並且團團圍成了一個大大的圓。

  月光下,在那個龍影環繞的圓圈中央,有著像是用什麼東西所堆立起來的一座小小山丘。

  「那些……全部都是……龍嗎?」

  龍吟驚得無法將思想持續。

  「那麼多……」

  卻仍舊阻止不了自己目光中的延續。

  滿是屍首聚集的山丘底部,血水還在漫延。

  從高處遠遠看去,活像是個不斷脹大的紅色怪物。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這幾個字,龍吟幾乎是用氣音脫口,強忍住的恐懼感在這一刻全部潰堤。

  被猛烈吸進體內的空氣像是死了。

  眼裡的大地也死了。

  並且連寒風都住了氣息似的,悄悄逝去蹤影。

  直至自己的呼吸不知何時轉變為急遽的喘息聲,龍吟還是只能呆然面對著遠方所能夠看見的一切。

  她面無血色,冷汗直冒──


  ……名為龍吟的少女不敵生理上的反應。

  最後終於害怕的流下淚來。

====================================
《1-1‧領木者與護龍團》

  〈枯木林〉,雖說是形如朽木一般的枯木森林,卻也是供應著龍種們糧食以及生活素材的重要森林。
 
  這些枯木有的高聳入雲,有的卻又未及腰際。其粗細不一,形狀各異,色彩多樣,不同形狀與顏色的枯木,也具備了不同的性質與作用。
    
  由於在〈枯木林〉中並不存在著兩棵相鄰生長的枯木,所有枯木之間一定相隔著若干距離,或遠或近,距離甚遠的兩棵枯木甚至有著千呎之遙,這種特性好似木中豪傑各佔領區,距離近的則又像群集列隊般延續得漫無邊際,著實給入林者們增添了不少迷路的麻煩與風險。
 
  因此,龍群裡才會有著這麼一項規定──
 
  凡是一般低等龍種若想進入到〈枯木林〉內,就一定要有熟知該地域情況的〈領木者〉率領才行。
 
  而名叫吉魯特的少年,恰好就是少數〈領木者〉裡的其中一人
 
  猶如常日,吉魯特帶著採集團來到〈枯木林〉執行乏味又單調的採集作業,目標是魚臉果,數量則為裝滿三個用褐色枯木皮所編織成的巨大麻袋。以一個六人組成的基礎採集團來說,只要別過分偷懶,想在中午之前達成任務簡直是輕而易舉、毫不費勁。
 
  若按照自己的原先計劃,理應如此……
 
  「可惡……」吉魯特還來不及對自己解釋為何會碰上眼前的這種事情。
 
  四頭靈獸緊追在後,拔腿震地,完全不見一丁點疲累、抑或是速度減緩的跡象。
 
  「該死的──怪物!」
 
  吉魯特再度憤恨的低語,不停試著加快腳步。
 
  自己身為〈領木者〉,除了要負責引導整個團隊的行進方位外,另一個倍為重要的工作,即是得保護採集團內弱勢龍種們的採集作業以及人身安全。所以按照道理來講,一般有法成為〈領木者〉的人,或多或少都還有點實力底子。
 
  嗯,若按照『道理』來講的話……
 
  『但──這絕對不包括要與靈獸戰鬥的部分吧!』吉魯特無聲的用力吶喊。
 
  若要形容自己現況的處境有多糟糕,就好比斷了翅膀的小蟲子卻又誤墜於蟻丘之中,前無退路,後無生路。
 
  無奈的吉魯特死命奔跑,只能奔跑。
 
  他牙門緊咬,思路繁雜卻又無從想出任何能夠脫身的好辦法。
 
  自己此刻的身上還背著採集團中受了重傷且暈厥過去的莉卡,若要挺身戰鬥根本是髮引千鈞,兩個人的下場必死無疑。
 
  再者──
 
  評估起身後的那群靈獸們身形如鼠,各個動作敏捷,體態碩大無比,再加上那條既細長又靈活的尾巴,盡全力甩上一下甚至有法當場將巨大枯木給一擊劈碎。其靈獸本身又有著莫名的怪力和兇猛的習性,無論怎麼想、自己都是豪無勝算。
 
  沒錯,毫無勝算。
 
  回想起來,自己方才光是悍然不顧的背起莉卡,然後成功從坐以待斃的局勢下奇蹟般扭轉了命運,續著逃命至此已經犧牲了其餘的四名團員。
 
  他完全無能為力去拯救出更多的人。
 
  吉魯特記得很清楚,團員們臨死前的景象,那種慘絕人寰的死法,各個活生生被靈獸們給玩弄般殘虐至死的『現實』……
 
  「可惡啊──!」這一次,是混雜了些許鼻音的悲憤大喊。
 
  為了不讓自己心中求生的意識過早熄滅,吉魯特強行壓抑住了腦子裡的更多想法。未料這個舉動卻令他突然感到莫名的一陣噁心,索性及時用手緊摀住嘴,險些吐了出來。
 
  「喂……別吐,很髒的……」
 
  匹然間,某個微弱的聲音毫無預警的從身後傳來。
 
  「……疑?」
 
  其聲音主人的存在,立即迫使吉魯特為之一愣。
 
  「拜託忍住、忍住,千萬別……別吐啊啊啊啊,忍住!我馬上就帶你們到安全的地方去,一定要給我……別吐!請忍住啊啊啊啊──!」

  聲音的主人聽上去好像有點失控。
 
  幾近同時地,吉魯特察覺自己的雙腳已經離地。
 
  他快速確認了自己與莉卡於半空中飛舞的事實,有誰正緊緊摟著自己朝向安全的地點飛去。
 
  「請問一下,妳是……誰?」
 
  接著,吉魯特反射性地回過頭去,企圖看往聲音的來源。
 
  「不、不、不要亂動啦,要是害你摔下去我會被團長給責罵的……」
 
  由於是從背後抱住的原故,吉魯特仍舊完全看不見對方的樣貌,只能憑藉著自己腰間細長的雙手判斷出對方理應是個纖瘦的女性,並且說話的聲音非常好聽。
 
  面對這個適時現身的救命恩人,吉魯特想要道謝卻又隨後止住了口。
 
  ……他注意到了。

  原先自己被靈獸們給追逐的地方,此時正站著另一名少女。
 
  黑色短髮。
 
  黑色上衣。
 
  黑色長裙。
 
  黑色長靴與黑襪。
 
  渾然一身漆黑色穿著的少女額頭前方長有巨大龍角,形狀如閃電般彎曲,色澤黯淡。
 
  她單手持著大得誇張的黑色巨劍,劍鋒觸地,兩眼靜閉。

  那動作,看上去就像是正在沉思,更像是刻意地在蘊釀起某種特定情緒。
 
  這時候的吉魯特整個人懸在半空之中,睜大了眼睛想要觀察個仔細。他很快便發現了少女胸口前方的圓形圖章裡,有著某個『龍』的圖案。
 
  那是深受龍種們所信奉,相傳守護著這個世界,能夠喚醒亡者的時間與存在,背上長有八枚巨翅的〈傳說之龍〉的圖騰。
 
  「我明白了,妳們是『護龍團』對吧?」
 
  道出了這個名稱之後,吉魯特隨即鬆下了一口氣來。
 
  ──得救了。
 
  儘管身後的女性沒有多作回答,吉魯特亦立即確定了某件事情──如果有了龍群中擔任護龍職務的強大護龍團登場,那麼現況一切不利的局勢終將逆轉,那些殺害了自己團員的靈獸們很快就會為此而付出慘痛代價。
 
  因為,靈獸永遠都只會是龍種最大的敵人。
 
  反之,龍種永遠都只能是靈獸最大的敵人。
 
  吉魯特深信不疑,卻又有些為隻身與四頭靈獸對峙的少女感到擔心。
 
  站在靈獸身前的少女,那種場面,猶似螻蟻企圖拔山扛鼎之態。
 
  「我說……她一個人沒問題嗎?」吉魯特忍不住開口。
 
  身後的女性依然沒有作出回答,只是〝唔……〞的微微發出了些許聲音,似乎同樣也在擔心著少女。
 
  後一秒,少女舉起巨劍衝向靈獸的動作閃現,靈巧卻又沕穆,速度之快則好比捲起細小砂石的狂風掃蕩而過。
 
  這一秒,吉魯特看得渾然出神。
 
  再一秒,待黃褐色的塵煙漸漸退去,兩頭靈獸也恰好同時倒往兩側發出懦響,不再有所動靜。
 
  「好厲害……」
 
  而此刻的吉魯特他們也已經回到了地面上,並將莉卡給暫時安置在了一旁,是個距離巨劍少女約略一百公尺遠的地點,一柱巨型青色枯木的前方。
 
  「這會不會也強得太誇張了……
 
  吉魯特打從心底瘋狂敬佩著少女。
 
  「嗯。」不知何時在枯木旁邊又多出了兩名男子,一樣是全身漆黑色的護龍團穿著,其中一位男性則順勢回應了吉魯特:「那是當然的。」
 
  而後,另一位臉頰上長有赤色龍鱗、身材明顯高大許多的壯碩男子接續開口說道:
 
  「不然怎麼能當上我們第二護龍團的老大呢!?哈哈哈哈──」
 
  壯碩男子笑得相當大聲,視線則和吉魯特置於同個位置。
 
  在那裡,少女與靈獸間的搏鬥還在繼續,而且越發猛烈。
 
  黑色長裙見風擺動。
 
  黑色短髮隨風亂舞。
 
  少女抓準時機,挺直了腰桿。

  她順手將巨劍使力的刺進地面深處,接著雙手一穩劍柄,單腳一踏劍身,晌間便把巨劍給置換成盾牌般使用,片時擋下了迎面襲來的巨大靈獸。
 
  〝嘐嘶嘶嘶嘶──嘐──!〞
 
  然後〝碰──!〞的一聲巨響,只見鼠身靈獸用力的直接與巨劍撞個正著,力道之強當下就讓自己昏厥了過去,少女則未怯一步。
 
  「喔喔喔喔,這一招簡直是太帥氣了啊!哈哈哈哈──」壯碩的男子依然笑得很大聲。
 
  旋踵之下,手起劍下。少女沒有遲滯、轉身又是一劍擊出,昏迷的靈獸〝唰──〞的一聲當場被砍飛頭顱,藍色的鮮血順勢噴濺上少女的側臉,留存著點點餘溫續後從嘴角滑落。
 
  少女毫不在乎,飛拋出去的鼠頭則恰好落在最後一頭靈獸的身旁。
 
  靈獸見況發出了奇特的〝嘶……啊──〞叫聲,像是恐懼與求饒共伴而成的嘶吼,然後慌得拔腿就跑。
 
  這個瞬間,剛好也是最後一滴藍血即將滑過少女面頰的同時。
 
  「凱格,追上去!」
 
  不等血水滴落,少女一聲令下卻也顯得有些多餘,原先應該是站在吉魯特身旁大笑的壯碩男子,凱格,早已見勢蹬步躍起。
 
  他慣以有力的雙腳,一跳就是數公尺高度飛衝前方,墜地後的步伐踩得塌塌實實,不偏不倚的落在靈獸面前。
 
  「闖進別人的地盤裡鬧完了就想跑嗎?」話聲未落,莫名出現的火焰已經宛如汗水般鑽出凱格的身體,一下子燒著了他的毛髮,蔓延了他的全身,「這樣子的行為很沒有禮貌喔。」
 
  眼見炙紅烈火迅速便將凱格臉部的龍鱗給燃燒得無比豔紅,儘管如此,本人卻彷彿一點事情也沒有,甚至連頭髮也未見焦痕半點,唯獨神情豪爽得像是對於『殲滅敵人』這件事情充滿著無限期待。
    
  於是熊熊火光之中,凱格的臂膀上頭開始浮現出了某種深紅色的奇特符紋。
 
  卻冷不防地──
 
  「──咦咦咦咦!?」
 
  一只從上方高速射來的綠色箭矢搶先一步,瞬間擊穿了靈獸的整顆腦袋。
 
  事發之突然,硬是讓凱格用力揮出去的拳頭僵直於空中,呈現出一種進退兩難的滑稽姿勢。
 
  ……看上去有點可憐。
 
  ……看上去有點可笑。
 
    ◎◎◎
 
  半晌時間過後,紅紋褪去,凱格身上的火燄亦隨之失去了蹤影。
 
  「朵雅……給我解釋一下,妳到底是什麼意思?」
 
  相對的,他似乎自己猜測到了現況是怎麼一回事。
 
  「哎,好可惜。」此時從空中適時出現了另一道聲音,音色明顯為女性,回答口吻則充滿著挑釁意味:「看來輪不到你出場了呢,辛苦囉。」
 
  看樣子凱格無疑猜到了正確答案。
 
  「這怎麼看都已經是我的獵物了吧!?」他惱羞成怒。
 
  「喔。所以呢?」她明知故問。
 
  第五位身穿護龍團裝扮的黑色身影從天而降,看似故意要降落在中箭倒下的靈獸屍首身旁。
 
  「所以──妳知不知道我原本打算要很帥氣的收場!?」他抓狂。
 
  「……欸?」她裝傻。

  名為朵雅的少女身穿和巨劍少女相似的黑色裝扮落地。
 
  不同的是,具備了高速飛行能力的朵雅,似乎為了盡可能減少位於空中飛行時的氣流阻力,而在服裝設計上顯得遠比巨劍少女曝露不少。
 
  「這可是團長特地留給我表現的獵物啊啊啊啊啊──!」
 
  一整個無法接受事實的凱格,接著像是個被搶走糖果的小孩子般語無倫次。
 
  「妳知道嗎?超級帥氣的那種收場!妳這個傢伙果然是知道的吧!?」
 
  「囉嗦死了,你敢不敢再囉嗦一點……」
 
  「回答我!妳一定是故意的對吧!?」
 
  聽及此,朵雅決定先將凱格的莫名堅持給無視。
 
  續著更不忘補上一句:「哼,自己辦事慢慢吞吞的,再有意見,下次擊箭就順便射穿你那不中用的大腦。」
 
  以不悅的語氣要脅完凱格後,朵雅先是將背後兩片翠色的翅膀張得尨然,而後又如雨傘般縮得緊實、貼於背部,好似一個伸了懶腰的連貫性動作。
 
  意思是,她毫不在乎。
 
  「──就憑妳!?」
 
  反觀凱格,理所當然的氣炸了。
 
  「再說──對方只是靈獸裡的小雜魚,你竟然打算為了一條雜魚而使用上『龍印』?身為〈三等龍印者〉的你是認真的嗎?你該不會從頭到尾都只是在開玩笑吧?」
 
  「這叫做力求保險!妳懂──什麼!?」
 
  凱格使出了『看似』可怕的怒吼。
 
  「力求保險?丟死人了,我們〈三等龍印者〉的臉簡直都快要被你給丟光光啦!」
 
  朵雅則以技巧高超的高調式白眼相對。
 
  「妳──!」
 
  見狀,凱格自然也不甘示弱的準備予之反擊。
 
  然則──
 
  「唔……」
 
  忽然間,凱格的聲音一下子停住了。
 
  『因為自己正巧看得一清二楚』的原故,所以他趕忙將差點出口的話尾又統統給吞了回去。
 
  「怎麼了?說話啊?真難得,你是認輸了嗎?」
 
  朵雅一股腦兒的趁勢追擊,卻壓根也料不到自己現在的處境有多危險。
 
  ──這可不是在開玩笑。
 
  『若是站在朵雅此時的位置上,鐵定是什麼都看不見吧?』
 
  ……凱格如此思考。
 
  始終藏匿於巨型青色枯木後方的一只靈獸正悄悄現身。
 
  與鼠身形態的靈獸不同,這一頭明顯要大上許多,體態渾圓,鼻樑尖挺,四只腳上都帶有勾狀的利爪,身體各處還長滿了長刺。
 
  看起來……不好對付。
 
  (──原來剛才的那頭靈獸,逃跑前是在呼叫同伴嗎!?)
 
  想到這裡,凱格方才驚覺為時已晚。
 
  「喂!妳的身後──!」
 
  「──嗚!?」
 
  剎時被撲倒在地的朵雅還來不及認清狀況,腹部與大腿、手臂等多處都已經被靈獸身上的長刺給貫穿,痛得她連呼吸都即刻變得窸窣不全。
 
  「嗚──呃!?」
 
  更糟糕的是,眼前的靈獸竟開始發出了深藍色的光芒,體型隨之變得更加龐然,刺進朵雅體內的長刺也越加粗大。
 
  她感覺自己拼了命卻吸不到任何空氣,因為靈獸身上新生長而成的長刺已經直接刺穿了她的肺部。
 
  「不好!竟然還靈化了……」凱格見勢直言叫糟。
 
  完全靈化後的靈獸露出了兇悍的眼影,隨後對著朵雅的左邊肩膀一口咬下。
 
  她延遲的思緒慢了整整數拍,開始伴著可怕的痛覺勉強運轉。
 
  直至這時候的朵雅,總算才真正意識到了危機的存在。
 
  她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的鮮血,正在快速染紅著靈獸的大嘴。
 
  「嗚……」朵雅漸漸失去了掙扎的跡象。
 
  她的兩個眼珠子微微凸起,血絲遍布,臉色有些發白。
 
  焦急的凱格則杵立一旁遲遲不敢動作,就怕隨意出手會驚動了靈獸,反倒害朵雅處於更加不利的境地。

  他的腦海裡雜亂如麻,什麼都想不到,什麼都想不了。
 
  餘下的兩名護龍團團員一男一女亦同,完全無從輕舉妄動。
    
  ──除了巨劍少女以外。
 
  「凱格,不準動!」
 
  幾近與命令聲同步,少女一個使勁跳上凱格的背部狠踩兩腳,借著傳遞回來的力道將她變成彈力球似的蹬往高空。那把於太陽底下閃著朗朗寒光的黑色巨劍,更經由少女一個半空翻轉後已經妥實對準了靈獸的身影。

  這一個突如其來的霆擊無人料想,包含身處靈獸底下的朵雅同樣尚未理解少女的真正目的。

  巨劍少女在笑──
 
  她,看著她從空中落下。
 
  儘管靈獸的身上佈滿巨大利刺,仍全被墜落中的少女靈巧閃過。
 
  她,看著她身躺劍影前方。
 
  少女雙手持劍,一鼓作氣的奮力刺了下去。
 
  整個世界,彷彿靜止,靜止得宛若定格。
 
  之後,巨劍立時穿過靈獸的身體,並且從顱部竄出的這一刻──
 
  其劍鋒恰恰停在朵雅的眉心之間,哪怕是差之一分一毫,都足以讓朵雅嬌嫩的臉蛋濺出血色。

  她甚至可以用鼻尖感受到巨劍無比冰冷的金屬碰觸感。
 
  接著靈獸藍色的血水緩緩淌下,滴得朵雅滿臉都是。
 
  (啊?這是要救我,還是要殺我……)
 
  朵雅有些嚇傻,兩眼打直。
 
  也正因為如此,她的視線正與少女相交。
 
  位於暗色龍角下的眼神之銳利,彷彿能夠讓時間凍結,有法使貞石刺穿。
 
  朵雅的嘴裡吭不出任何一個字,全身上下不敢動彈。
 
  她就活像是沾板上被串了針的鰻魚肉,任其少女宰割靈獸的並時順手處理一下自己。
 
  而後巨劍少女持劍仰天一拋,力氣大得讓人無從將畫面與少女相做聯想。
 
  整頭靈獸頓時被強硬拔離朵雅的身體甩向空中,連留給對方掙扎的餘力都沒有,眼見劍痕筆直的由頭至尾,毫無多餘動作的把靈獸給一分為二。
 
  其殺手下之流暢,就好似身體的自然反應一樣──

  ──不存在任何猶疑,卻又典雅得令人迷戀。

    ◎◎◎

====================================
第一章  下一章→
====================================
※第一世界線(說書人)與第二世界線(羽翼篇),為『彼此相關聯卻又完全獨立性』的兩個不同故事。因此若是沒看過第一世界線(說書人)的人,也可以直接從第二世界線(羽翼篇)開始看起,完全不影響閱讀認知喔~ ゚∀゚)σ

原創星球傳送門:每週一或二或三或四或五或六或日的某一天更新
FB專頁傳送門:靈魂錯亂粉絲團

32

5

LINE 分享

相關創作

イグドラシルの翼 __來個封面重製#

[繪圖]格納庫 自創Der

【模型】大金工業「平つくね 作品集」洗衣店女孩 翠川天音 預定2021年2月發售

留言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