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屋創作

小說2020-05-09 15:17

槍彈辯駁——駛向伊甸園的諾亞方舟07

作者:桃姬

*注意事項*
*彈丸論破同人
*原創角色
*時間設定在「新希望峰學園」建立後十幾年的未來

第一章 學級裁判 之二

【學級裁判,重新開庭】

「所以兇手就是沒有去續攤、且穿著皮鞋的人了吧!終於有方向了!」柿原興奮地大喊,討論這麼久終於找到正確的方向,的確不免讓人高興。

終於有方向了……嗎?不管怎麼樣看起來確實是有點眉目了……接著我們將一步步找出這起事件的真相!不管是什麼樣的結局,我們都得接受。

【議論開始】

春日井:「兇手沒有去續攤、穿著皮鞋……也就是說~齋藤、狼谷和被害者的里見脫罪了,剩下五個嫌疑人:福山、根古宮、椿、筒井和理須崎!」

狼谷:「脫嫌的人只有我和齋藤くん,實在不能說是縮小範圍了……」

綿貫:「我知道了!犯人是福山對吧!」

福山:「為什麼是我啊?!」

綿貫:「你和你的第二人格『紀明』沒有共通記憶吧?所以犯人一定就是紀明!他在連你都不知道的情況下殺了人!十本推理小說有五本是這樣寫的!」

筒井:「證據呢?」

綿貫:「沒有的東西妳要我去哪生出來?」

理須崎:「朝日くん……」

片桐:「……我們姑且會參考綿貫くん的意見的,還有其他人有想法嗎?」

綿貫:「你們根本沒打算採用我的說法吧?!」

椿:「有一點我也很在意,有關於被害者里見さん,她有些不對。」

古橋:「確實案發前她的樣子有點奇怪,可是那是因為太累了吧?」

椿:「我不認為里見さん那樣奉獻型的人會表現出疲勞。而且我指的不是樣子奇怪,是她身上的隨身物品。」

櫻井:「隨身物品……啊——福山!!」

福山:「咦?我又怎麼了啊?!」

櫻井:「不是你怎麼了啦~紀明曾經告訴過我,里見的口袋裡放了一把折疊刀……不管我怎麼想,『超高校級的保母』,都不需要摺疊刀吧?」

雷歐:「的確不太搭,可是Miss Satomi或許是想拿來防身啊?」

根古宮:「比起防身,應該有更合理的理由。里見薰帶著摺疊刀的目的,就是要——殺人。」

理須崎:「什麼?!」

三國:「等一下!你在說什麼?薰才不會殺人!!」

齋藤:「如法子姑娘所言!閣下為何要汙辱薰姑娘高尚的人格?!」

根古宮:「我拜託你們理性一點行不行?里見不會殺人?不要笑死人了,你們是了解她多少?我們這群人認識根本沒幾天。」

椿:「根古宮くん,請注意你的措辭,不過你說的沒錯。」

三國:「彌生,怎麼連妳都這麼說?妳忘了薰有多關心妳嗎?」

櫻井:「等等,不要吵架啊!你們冷靜……」

齋藤:「恕在下無法冷靜,櫻井閣下。在下不能原諒這番有辱薰姑娘的言論,還不如讓在下繼續被當作嫌疑犯呢!根古宮閣下,請您道歉!!」

根古宮:「哼~我無所謂你原不原諒,我不只不會道歉,還要清楚的告訴你:里見薰想殺人,而且她要殺的人就是你。」

齋藤:「啊?!」

三國:「等等啦!薰怎麼可能想殺齋藤?她一直都很照顧齋藤啊!」

柿原:「是啊~再加上如果里見さん才是起殺意的人,為什麼最後是她死了?難不成她為了殺害齋藤くん,把齋藤くん叫到自己的房間,卻被齋藤くん反殺了嗎?」

綿貫:「啊!有可能!所以齋藤果然才是犯人!!」

春日井:「喂~你有沒有專心聽啊?腳印的事情不就讓齋藤脫罪了嗎?兇手在里見的房間殺了她,然後從陽台離開……」

根古宮:「……哈~」

狼谷:「修平?」

春日井:「你笑什麼?」

根古宮:「聽不下去了。『里見薰是從四樓墜樓的』,你們還真好意思做這樣的判斷啊~」

綿貫:「不然呢?二樓是交誼廳、三樓是KTV、五樓是男生房間,里見怎麼也不可能是從四樓以外的地方墜樓的吧!」

根古宮:「幸好你沒有寫過推理小說,不然你『超高校級的小說家』的頭銜一定會被拔掉。」

綿貫:「你什麼意思啊?!」

片桐:「根古宮くん,請你不要人身攻擊。」

椿:「不過根古宮くん說的也有參考價值。櫻井くん,你應該也有發現什麼不對勁吧?」

櫻井:「這個嘛,如果里見想殺齋藤,陽台上的那兩雙腳印……就是里見自己的了吧。里見也確實是穿著皮鞋的,再加上她口袋的刀子……」

齋藤:「這理論根本漏洞百出!(万事手違いばかりであった!)」

【反論】

櫻井:「齋藤……」

齋藤:「請差不多一點!薰姑娘怎麼會想殺害在下?薰姑娘也絕對不會殺人!她對素昧平生的各位如此盡心盡力,為何要將她視為殺人犯呢?在下傾盡全力否認這番言論!!」

【反駁武裝開始】
【裝備言刃:齋藤房間陽台圍欄上的污痕+齋藤房間陽台圍欄上的毀損】
【合成言刃:里見的墜樓地點】

齋藤:「照各位的說法,薰姑娘就是用繩子爬上五樓的人……」

齋藤:「可是這點完全無法成立!因為她不可能來在下的房間!」

齋藤:「萬一被續攤結束的人看到她在五樓,那麼就萬事休矣……」

齋藤:「既然如此,她要怎麼從在下房間的陽台垂降繩子呢?」

【發展】

櫻井:「如果繩子不是在聚會結束時綁的呢?

齋藤:「這更是無稽之談了。」

齋藤:「如果繩子是聚會前綁的,在下一定會發現。」

齋藤:「最重要的一點,就是沒有任何確切證據,證明薰姑娘是從在下房間的陽台墜樓。」

櫻井:「這個說法,由我來反駁!(その言葉、切らせてもらお!)」

【駁倒】

櫻井:「不知道齋藤你有沒有發現?你的房間陽台上有不自然的刀痕跟污漬。如果……一切照著剛才的推論,那個污漬應該是吧?」

理須崎:「血?該不會是……」

綿貫:「里見的血?」

齋藤:「這……我……」

春日井:「我是能理解齋藤這麼慌張的理由啦~畢竟……要是里見想殺人的話,齋藤又會再度變成最大嫌疑人呢~」

齋藤:「什麼!?」

椿:「如果鞋印是里見さん的,那麼就是她從五樓垂降繩子,但是這種事情她完全做不到,除非——有人幫她。」

片桐:「有人幫她……可是,共犯是不可能的不是嗎?」

古橋:「哼哼~我知道了!我終於明白事情的來龍去脈了!」

綿貫:「真的假的?」

古橋:「齋藤くん,你果然是兇手吧~你說過會為里見さん付出生命,這句話也充其量是為了引誘她殺害你的謊言!所以她相信你說的會為了她而死,打算收下你的命!」

齋藤:「武士不打誑語!閣下是憑什麼說出這種言論?!」

古橋:「仔細想想,如果齋藤くん你一開始裝睡不去續攤,然後回到房間垂降繩子讓里見さん爬上來,在她上來以前把繩子切斷讓她摔下樓,反過來殺了里見さん,一切都合理了!」

【得到言彈:裝睡】

柿原:「這……有道理。所以,果然齋藤くん就是兇手!」

三國:「怎麼可能……」

古橋:「可是如果兇手是齋藤くん的話一切都合理了。而且他們是有動機的~因為齋藤くん和里見さん的動機影片實在太殘忍了呢……」

櫻井:「負責分析齋藤和里見的動機影片的人原來都是古橋嗎?你是看見了什麼?」

齋藤:「……那段影片中,在下實家的劍道道場被人縱火……而裏頭傳出了道場的學生和在下的兄弟的呼救聲。」

古橋:「里見さん的影片裡則是一群小孩子被關在某台列車的一節車廂中,而且車廂正在從後面一節一節的被炸成碎片,眼看就要輪到那些孩子待的車廂,影片就結束了……」

三國:「這……」

這未免……他們兩個的影片,遠遠比我的更加恐怖,無論是齋藤的家人或是那些對里見而言一定很重要的孩子,他們都明顯的是命懸一線……

齋藤:「就算如此!在下並沒有殺害薰姑娘!薰姑娘她……對素昧平生的在下如此溫柔……我就是真的把命給她也值得!請你們相信我啊!!」

椿:「齋藤くん,冷靜一點,我相信你不是兇手。」

齋藤:「彌生姑娘……」

筒井:「古橋你怎麼回事啊?你自己說了,『這種程度的影片是很容易偽造的』不是嗎?」

古橋:「Oh~筒井さん啊,是妳說『就算有9成是假的,也有1成可能是真的』啊~難道不該懷疑他們兩位相信了那1成的可能嗎?」

齋藤絕對不是兇手,因為我總有哪裡覺得不對勁……不管怎麼樣一定要想辦法!

【無止境議論開始】
【裝備言彈:裝睡】

古橋:「我沒有針對齋藤くん的意思,可是如果他是兇手一切都合理了。」

三國:「這就叫針對啊!」

齋藤:「在下真的不是兇手!」

春日井:「可是,如果齋藤裝睡,回房間後用剛才的方法殺了里見……」

古橋:「See!是現在最合理的說法吧~」

不能讓齋藤變成兇手,在我找出是哪裡不對勁以前……

古橋:「我沒有針對齋藤くん,可是如果他是兇手一切都合理了。」

三國:「這就叫針對啊!」

齋藤:「在下真的不是兇手!」

春日井:「可是,如果齋藤裝睡……」

櫻井:「用謊言來揭開真相!(これで真実をあばく)」

【偽證】

櫻井:「齋藤沒有裝睡,我有證據……雖然對齋藤不好意思,不過里見想殺你應該是真的。」

齋藤:「什麼?!」

櫻井:「事實上,我在聚會開始前有看到里見在超市的藥品區。我本來以為她是要準備聚會的東西路過那裡,所以沒什麼在意,但是她好像拿了一罐安眠藥。」

理須崎:「咦?薰さん確實有去超市買食材,可是她買回來的東西裡沒有安眠藥啊!」

櫻井:「既然她沒讓理須崎妳看見那罐安眠藥,那麼的那罐安眠藥應該是,為了加到給齋藤的食物裡面才買的。」

椿:「齋藤くん只會吃里見さん給的料理,這一點大家都已經知道了。況且校規中有一條『夜晚時間禁止在寢室以外的地方就寢。』,但是在10點過後還沒回房間,而且處於昏睡狀態的齋藤くん卻沒有因為違反校規被放浪殺戮猴處刑。」

古橋:「所以剛才不是說他裝睡……」

筒井:「又或是齋藤他不是睡著,而是被下藥昏迷呢?我就覺得很奇怪,就算齋藤比較早睡,那麼早就一睡不起也太不自然了。」

片桐:「可是,就算是被昏迷,也是睡著了啊。不算是違反校規嗎?」

黑白熊:「當然不算啦~這是為了避免有人想用校規殺人的防護措施,所以學園長我斷定『不可抗力下的違規』都不算違反校規!」

雷歐:「但是妖精さん如果是被下藥昏迷,又是誰在陽台綁繩子讓Miss Satomi爬上五樓的?」

根古宮:「這個還用問嗎?要是兇手不是這矮子,那麼有機會綁繩子的人只有一個人了。」

櫻井:「有機會綁繩子的人……」

櫻井光→三國法子→福山紀明→筒井愛子→古橋千春

櫻井:「只有你了!(お前しかいない!)」

【指認】

櫻井:「古橋……是你嗎?」

古橋:「啊?」

櫻井:「送齋藤回房間的你,應該是唯一有機會讓里見上五樓的人了。所以,該不會是你吧?」

古橋:「慢著慢著~Serious?照這個說法,我不就成了兇手?我可是有不在場證明的耶!」

片桐:「這麼說來……古橋くん送齋藤くん回房間後,是什麼時候回來續攤的?」

柿原:「欸……」

三國:「這個……」

春日井:「就算是本小姐也不記得了……」

古橋:「不要這樣啊~我真的有不在場證明啊!怎麼矛頭突然就指向我了?」

椿:「櫻井くん,你應該還有其他證據吧?能夠指證古橋くん的證據。」

其他證據是:
A)手背上的傷口
B)里見身上的折疊刀
C)  齋藤房間陽台圍欄上的毀損
D)齋藤的證言——夜晚的聲響(

櫻井:「齋藤說過:『昨晚有感覺到一些窸窸窣窣的聲響』,再加上齋藤你也說了你早上起來因為姿勢不良而全身痠痛吧?」

齋藤:「在下是這麼說的沒錯。」

櫻井:「古橋你要是在幫齋藤鋪好被子後立刻來KTV,時間應該不會花太長,為什麼齋藤又是聽見吵鬧聲又是腰酸背痛?」

齋藤:「沒錯,櫻井閣下所言甚是!在下也突然感受到不尋常!」

理須崎:「話說我們第二次懷疑唯人くん的時候,千春くん也一直附和。」

古橋:「Jesus!你們不是認真的吧?就單憑齋藤くん這樣的證言,就懷疑我是兇手嗎?身為最大嫌疑人的齋藤くん要怎麼掰都可以吧?!」

筒井:「這句話套在你身上也一樣說得通喔~至於你怎麼跟里見套好就更簡單了!」

根古宮:「負責判定影片真偽的你,去跟里見薰說:『影片是真的』,她肯定會方寸大亂吧?接著你只要用剛才那一套說法,跟里見約好殺害齋藤唯人,她有很高的機率上鉤。」

筒井:「喂!誰准你搶我的話啊?」

狼谷:「筒井さん,有話好說~有話好說~」

古橋:「Enough!這種說法根本狗屁不通!!再說了,判斷我是兇手的證據還只是從齋藤くん口中說出來的言證,這真的能信嗎?」

齋藤:「閣下現在是在汙衊在下的人格嗎?!在下說過不下三次武士不打誑語!」

古橋:「口說無憑!人前人後的雙面人我可是見多了!要說我是兇手就拿出確切證據啊~空口說白話簡直就和三流雜誌的頭條新聞一樣!You know?」

椿:「……這樣下去他是不會承認的,櫻井くん,你還是把決定性證據攤給他看吧。」

櫻井:「決定性的證據……古橋,里見的右手手背上——有一個刺穿手套的刺傷傷口。」

古橋:「?!那,那又怎麼樣呢?」

櫻井:「那種傷口不是刀傷,而是用某種尖銳物品用力刺下去造成的。我沒有猜錯的話,那樣東西應該是——鋼筆。」

古橋:「呃……」

櫻井:「里見被你推下去的時候,抓住了你的袖子。如果袖子被抓破,你衣服的碎片就會留在現場,夜晚時間我們也出不了飯店,無法到一樓的中庭去,所以你必須讓她放手。情急之下你把你胸口口袋的鋼筆拿出來,咬開筆開後朝著里見抓著你的右手刺了下去。」

筒井:「而且你明明口袋裡就有一支筆了,剛才為什麼要從包包裡拿筆給片桐?難道是那支鋼筆有什麼問題?比方說:因為用來攻擊里見所以筆頭壞掉了?連手套都被刺穿了,肯定刺得很用力吧~」

齋藤:「古橋閣下,你……」

椿:「已經有結論了。櫻井くん,麻煩你來說清楚這起事件前因後果吧。」

為啥是我啊?但是也沒錯……只要把話說開了,這傢伙也只能認了!

【高潮推理】

1.         這起事件發生在昨天夜晚時間,「超高校級的保母」里見薰被人殘忍的殺害。但是,這件事見其實是兇手拐騙里見使她起了殺心,決定殺害「超高校級的劍到家」齋藤唯人的事件。

2.         為了殺齋藤,里見從聚會前就開始了準備工作,她的第一步是設法讓齋藤昏迷不醒,因此她在聚會時,對齋藤的食物下了安眠藥,齋藤只會接受里見的料理,因此下藥只有里見能辦到。

3.         等到齋藤一睡不起後,就輪到兇手工作了。兇手藉由「送齋藤回房間」將事先準備好的繩子從齋藤的陽台垂降到里見的窗前,里見也同時帶好用來作為凶器的折疊刀,爬上繩子到五樓。

4.         然而里見到五樓陽台時,兇手卻依然在陽台上,並動手要將里見推下樓。著急的里見無法出聲呼救,因為她爬上陽台的舉動是為了犯罪,於是里見抓住了兇手的袖子。

5.         如果袖子被抓破,衣服的碎片就會做為證據留在現場,夜晚時間我們無法離開飯店,亦無法到一樓的中庭去,所以兇手情急之下,把胸口口袋的鋼筆拿出來,咬開筆開後朝著里見的手刺了下去。

6.         里見摔落了地面,失去生命跡象,兇手則是收起繩子後就前往KTV與續攤的人會合,製造不在場證明。

欺騙里見,設計齋藤頂罪的兇手,就是你——古橋千春


【BREAK!】

古橋:「等等,等等啊~你們要怎麼證明里見さん手上的傷真的是鋼筆刺的?而且除了我以外還有人隨身帶著鋼筆吧?像是福山くん啊。」

根古宮:「還要垂死掙扎嗎?太難看了,既然如此,你和福山紀明都把鋼筆交出來,讓我們來鑑定一下啊~」

福山:「我是沒問題啦~」

古橋:「呃……呃……」

黑白熊:「好了啦~古橋くん,已經可以了啦~」

櫻井:「你突然插什麼嘴啊?!關你什麼……」

古橋:「……我知道了。」

櫻井:「咦?」

不只是我,古橋的反應換來所有人不解的目光,但是他什麼也沒再說,拉開了包包的拉鍊並將包包甩在地上,裡頭的東西全都滾了出來:筆記本、原字筆、錄音筆、相機,還有與這些東西最格格不入的……一綑繩子。

椿:「這,算是認罪了嗎?」

黑白熊:「哪哈哈~終於能結束啦!那麼投票時間到了~就用你們位置上的按鈕來投票!而且一定要投票喔!不投就會視為違反校規!那麼——決定兇手與各位的命運,緊張刺激的:投票時間!」

【學級裁判,退庭】

黑白熊一句「投票時間」,我們面前的站席上出現了一個面板,上頭有著我們16人的頭像,除【里見薰】的照片選項是灰色外,其他人都保有色彩……這票投下去,變為黑白照片的選項將再添一人。

「唔噗噗~各位投完票了呢!」黑白熊坐在位置上摀著嘴笑著:「這個結果是正確呢?還是不正確呢——?!」
場上的大螢幕隨著尖銳的尾音亮了起來,印著所有人的圖像的巨大輪盤開始轉動,直到停在了古橋千春的圖像上……伴隨著歡呼喝采的聲音。

「恭喜各位同學通過了第一回學級裁判~」黑白學再度亢奮地跳起來:「沒錯~殺害里見薰的兇手,正是『超高校級的自由記者』——古橋千春!」

「為什麼……?」齋藤狠狠地望著古橋:「為什麼你要做這種事?為什麼是薰姑娘?」
只是哪怕以武士自稱的齋藤已經泛起淚水,被指責的對方內心好像也毫無波瀾:「為什麼?還能為什麼?當然是因為我想離開這個鬼地方啊~當然,多虧你們,我現在只能從人生路上離開了。」

「真的是這樣嗎?」筒井顯然不信他的說法:「那麼剛才為什麼黑白熊制止你,你就放棄狡辯了?這應該不是一個為了活命而殺人的人會做的事吧。你該不會是和這隻醜布偶有什麼交易吧?」
「什麼醜布偶?妳怎麼可以對人家的外表做人身攻擊……還是應該說是熊身攻擊?」這回有意見的則是黑白熊:「嘛~你就跟他們說好了,古橋くん。」

「可以嗎?也好啦……一切都無所謂了~」古橋摘下眼鏡,藏在鏡片後面的那雙眼睛卻令我倒抽一口氣。這不是我所知道的古橋千春,用輕鬆的語調說著那些不入流的玩笑話的自由記者早已不見,眼前的人,在他那雙混濁的眼中我看見了憤怒、不甘、瘋狂,還有……


「真是謝謝你們啊~我大概有多久沒有感受過了呢?」捏著鏡架把玩眼鏡的人笑了,是窮途末路的人會有的怒極反笑。古橋揮了揮手:「這種——絕望的感覺!」

「你你,你突然怎麼了啊?」綿貫也被古橋的轉變嚇壞了,跳到雷歐的背後抖個不停:「什麼絕望啊?你到底在說什麼?」
「惡魔……」雷歐也咬牙切齒起來,沒錯~古橋現在的面容,的確是堪比惡魔一般。

可惜古橋沒有回答,說話的是黑白熊:「所以我才說現在的年輕人啊~絕望就是絕望啊!你們應該也有聽過吧~『人類史上最大最惡絕望事件』!」
「你是指社會課本裡提到的那個事件嗎?」片桐疑惑地來回看著古橋和黑白熊:「可是那不是幾十年前的事情了嗎?」
「就算事件結束了!思想也不會結束的~古橋くん正是我基於這個思想上的同伴~我們是歷史的殘骸——絕望的殘黨!」

絕望的殘黨?古橋嗎?黑白熊也好、自相殘殺也好、這座賈巴沃克島也是,這種超展開儘管已經發生了許多次,我依然無法接受……

「我的工作就是要推動這個殺人遊戲,我跟里見さん說了我是黑幕方的人,就算幫助她也不會死。所以那女人就相信了我的謊言……」將眼鏡帶回去的古橋也沒有恢復,他的模樣完全不像是個正常人:
「太可惜了,這個遊戲是我唯一的希望了……就這樣無情的,再一次被剝奪了……這就是所謂的絕望?是什麼都無所謂了~黑白熊,開始吧。」

「開始?要開始什麼?」三國和齋藤一樣,眼角掛著為里見而流的淚,眼前的殺人犯說出這句話還是令她眉頭一皺。
「當然是開始處刑啊!!」被催促反而讓這隻陰陽怪氣的熊更加愉快:「不過古橋くん啊,在你死之前,麻煩你把我預先支付給你的『訂金』還給我喔~」
「啊?你在說什……」

「嗤嗤嗤——滋!」
「啊啊啊啊啊啊——」在電鋸轉動的刺耳聲響後,尖叫聲此起彼落地響徹學級裁判場,不為別的……

「啊……啊……我的、我的、我的腳啊——!!」古橋嘶啞的聲音中混合著疼痛與驚愕,他的兩條小腿——被從站席下出現的電鋸硬生生切斷了一半!!

「這是幹嘛?!這是在幹什麼?!」站在古橋旁邊的狼谷和筒井嚇退了好幾步,狼谷顫抖地摀住嘴,像是快吐出來了。
「我的腳……」沒有了雙腿的人倒在地上,臉色鐵青、嘴唇發白,痛的說不好一句話:「沒有了……還給我……」

「很好很好!這樣的表情才配得上『絕望』啊~剛才的根本不算什麼吧~?好了!開始主戲吧!」這一片驚慌中除了黑白熊也沒有會這麼雀躍:
「我這次為『超高校級的自由記者』古橋千春,所準備了特別的體罰~那麼我們卯足全力開始吧!心跳不已的……體罰時間!!」

【已確認古橋くん為犯人,處刑開始】
【超高校級の「ジャーナリスト」古橋千春,处刑執行】

【新聞發布會】(※以下隱藏)
黑白熊座椅後的大門打開,鎖鏈從門後飛出來,鎖住了古橋的脖子並將其脫入門內,斷腿的切面同時也拖出一條長長的血痕。

沒有了雙腿的人依靠著脖子上的鐵製項圈不穩的站在一個由圓盤堆起的高塔上,同時前方出現了許多巨大的相機和拿著錄音筆的記者黑白熊。

記者黑白熊像是問問題一樣的伸長手,按下錄音筆的錄音鍵後從相機鏡頭中射出了黑色的長槍,貫穿了高塔上的人,記者黑白熊們不停按下錄音鍵,長槍也不停地從相機鏡頭中投擲在塔上的受訪者。

另一邊在塔底出現一隻槌子,隨著長槍飛出的節奏從下方敲擊圓盤,身體失去下方支點,緊緊的勒住了被項圈鎖住的脖子,一切結束後,被鮮血染紅的地面映照出一個全身插滿長槍、掛在天花板上的斷腿屍骸。

記者黑白熊們出版了雜誌,封面斗大的標題寫著「冬文周刊獨家報導:殺人犯受不了輿論壓力畏罪自殺」……

———————————————分隔線———————————————

「啊啊啊啊!!!!」眾人的慘叫再次刺激我的耳膜,黑白熊卻發出不通大夥們的歡呼:「呀吼~腎上腺素激發!太棒了~」
「你在想什麼?」椿的眉間擠成一團,看著黑白熊的眼神充滿殺氣:「古橋くん是你的同伴吧?你為什麼要這樣對他?」

「要是不這樣,古橋くん他到死都會一臉無所畏懼吧~?那種樣子稱不上是絕望呢!還有一個更重要的……」黑白熊跳下座位,走向了古橋的站席邊……還留著被砍下的腿,它用一種十分陰森的語氣緩緩開口:「為了殺雞儆猴啊~」
「殺雞儆猴?有必要嗎?」根古宮看裡來完全沒有動搖,是真心的又或是他身為超高校級的演員所表現出的演技?根古宮盯著黑白熊不疾不徐地問:「古橋千春死了,表示你安插在我們之間推動殺人遊戲的人也消失了。如果你還想繼續這個變態遊戲,不該讓我們這些殺人犯預備軍害怕殺人吧?」

「啊咧咧~?你在說什麼?學園長我什麼時候說過『絕望的殘黨只有一個人』了?」
「咦?你是說,除了古橋還有其他人是絕望的殘黨?」
「櫻井くん跟外表不同,反應挺快的嘛!」不忘損我一句,黑白熊才開始進入正題:「雖然學園長我沒有手指頭,還是幫你們算一下吧~嗯……扣掉剛才已經變成血淋淋屍體的那一位,還有四個人喔~先說好,昨晚就掰掰了的里見さん,跟絕望的殘黨毫無關係!」

四個人?在我們殘存的14人中,還有四個黑幕方的人?大家面面相覷,我感覺一股不信任開始在我們之中蔓延……

造成這種氛圍的元兇也在說完這些話後退場,回到地面上的路上誰也沒說話,有的只有一些小聲的啜泣。不管何種意義,今天都是最糟糕的一天,而且接下來的日子恐怕也難以挽回……

染上濃厚血腥味與絕望感的——第一回學級裁判,落幕了。

第一章【獻給阿爾吉儂的花束】學級裁判 END

-To Be Continue-

6

7

LINE 分享

相關創作

【槍彈原創:逐光】第二章 浸濕的抽象畫的價值 (4) 非日常篇

【槍彈原創:逐光】第二章 浸濕的抽象畫的價值 (3) (非)日常篇

【自介】關於我喜歡的作品

留言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