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屋創作

巴哈姆特 APP

專屬 ACG 勇者的廣闊世界

以 APP 瀏覽

小說2020-09-23 19:17

[達人專欄] 神奇寶貝幻夢之旅 家族與許願星與舊友

作者:衝浪的寶石海星

  由於距離終點站只剩下短短的20多分鐘,時間寶貴,於是我緊握口袋中的冰雕湯匙,透過心電感應頻道詢問科拿道:「您參戰的理由是什麼?道恩會長許諾了什麼好處給您?」
 
  「是為了小翠!道恩會長許諾會給小翠表現的機會,提高她當選的機會。他還暗示如果小翠錯失了這個機會,可能就與四天王這個位置無緣了!」科拿回應道。
 
  道恩會長又再玩威脅利誘這一套?他如此費盡心思地給我找麻煩到底是為了什麼?他就那麼不希望我收齊徽章嗎?他就那麼希望把我拱成四天王嗎?這麼做對他到底有什麼好處呀?
 
  雖然我對於道恩會長的作為有諸多疑問,但現在的重點還是放在科拿身上比較好,於是我又道:「我聽說,『家族』裡有一位幹部叫做『導師』,是她重傷了妳,藉此來脅迫小翠為『家族』辦事,而那位『導師』的真實身分好像是……小翠的母親,妳的姊妹?真有此事嗎?」
 
  這個情報,是我從阿杏那邊得來的,但我也不知真偽,現在正是驗證的好時機。
 
  科拿直認不諱地回道:「沒想到你消息挺靈通的嘛!沒錯,『導師』的真面目,就是我的姊妹-卡娜。我之前就是因為看到她『死而復生』地出現在我面前,太過震驚而一時大意,才會被她偷襲成功。」
 
  連科拿也說「導師」就是小翠的母親,那應該就不會有錯了,我又問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聽說小翠的母親不是已經過世了嗎?」
 
  「這都是『家族』在搞鬼,不過老實說,卡娜到底還算不算是活著,這還很難說呢!」
 
  「什麼意思?」
 
  「唉!事情是這樣的!要從卡娜和星輝執行『家族』指派的任務的那個時候開始說起……」
 
 
第699章  家族與許願星與舊友
 
 
  根據科拿的描述,數年前,「家族」為了掌握許願星的能力,派遣了很多支隊伍探訪基拉祈可能沉睡的地點,卡娜與星輝就是其中一支隊伍。他們很幸運地找到了基拉祈,但為了喚醒沉睡中的基拉祈,卡娜被古人設下的機關所傷,命在旦夕!而星輝在基拉祈甦醒、願意傾聽願望時,卻沒有及時許下治療卡娜的願望,而是許了一個令人感覺非常自私的願望……那就是獨佔基拉祈!要求基拉祈只能聽取星輝的願望,而且不能陷入完全沉眠,必須保持隨時能聽取願望的狀態!
 
  星輝這個願望聽起來十分過分,不僅斷絕了別人許願的機會,更打亂了基拉祈的睡眠周期!但不久前,小翠在醫院質問星輝當年的事情經過時,星輝卻又辯稱他許這個願望是為了不讓「家族」完全掌握許願之力,是為了防止「家族」過河拆橋,將自己和家人當成用完即丟的棋子,他堅稱自己是為了保護家人、守護世界才許下這樣的願望!
 
  星輝當年究竟是怎麼想的?是出於自私?還是像他說的那樣?我無從得知。我能知道的只有結果……那就是基拉祈明顯對星輝感到不滿!於是,基拉祈讓星輝為那個願望付出了許多代價,而其中一項代價,就是不得直接或間接許下救助卡娜的願望!
 
  也就是說,星輝不能許願要求基拉祈將卡娜治好,更不能要求基拉祈把重傷的卡娜傳送到醫院,或是變出能救治卡娜的藥物……之類的願望,導致星輝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卡娜傷重而亡……本應該是這樣子的悲慘故事,但是,數年過後,本應死亡的卡娜卻搖身一變成為了「家族」的高階幹部,而這一切,正是「家族」在背後搞鬼!
 
  不久前,「導師」向小翠揭露了自己的真面目,表示當年本應死亡的自己,因為接受了「家族」的力量根源-「詭魔」的祝福,得以逃過死劫存活下來。卡娜還解釋,她對科拿所做的事,是出於善意,因為她認為科拿身為她的雙胞胎姊妹,必定也能接受「詭魔」的祝福而變強。科拿的癱瘓症狀只是暫時的,不久後就會逐漸恢復,然後變得比過去更加強大!
 
  「卡娜這一點倒是沒扯謊,我能感覺到,我的身體正逐漸地恢復,我現在已經能夠靠著拐杖獨自行走,或許再過不久,就能恢復如初。甚至,獲得出乎常人的力量,就像卡娜那樣!只是……」
 
  「只是,如此一來,妳也必須成為『家族』的一份子對嗎?」我問道。
 
  「嗯!是呀!即使我不想,只怕也沒得選擇。我現在已經有種感覺,體內似乎還存在著另一個意志試圖影響我的思考。我以後會變成怎麼樣呢?依舊還能保有自我嗎?還是成為『詭魔』忠實的僕奴?就像現在的卡娜那樣?現在的卡娜還是以前的卡娜嗎?她還活著嗎?還是只是由『詭魔』的意志操控的傀儡?」
 
  談話至此,我總算明白科拿先前的話中含意。如果卡娜的意志和身軀都由「詭魔」操控著,這樣的卡娜根本就只是個提線木偶!這樣子的卡娜……還能算活著嗎?
 
  我又問道:「卡娜的狀況真的如此嚴重?真的無法脫離『詭魔』的控制嗎?」
 
  「你是想問她是否還有救吧!老實說,我也不清楚。只是,她這些年為『家族』做的事,像是欺瞞自己家人、把自己的一對女兒都推入『家族』事業這個火坑,還有在背後策劃了那麼多起事件來看……我實在很難說服自己,很難讓自己相信卡娜還是有救的。」
 
  我不解地問:「聽妳這麼說,卡娜似乎做了很多惡事,但具體有哪些事呀?除了什麼怪盜米多莉的事情之外,卡娜具體還搞出什麼事情呀?」
 
  「唉!據我所知,很多事情都和卡娜有關。她或許沒直接出手,但卻能在背後引導出她想得到的成果。像是之前聖特安奴號的事件、漩渦列島的異變、滿金市被攻佔事件、緣朱市的暴動事件、淺蔥市被暴徒攻擊事件……我所知的應該還只是冰山一角,實際上和她有關的事件應該還有更多!」
 
  科拿說的那些事件都和「家族」有關嗎?我還以為只和火箭隊或是盜獵集團等不法份子有關而已!
 
  在我提出疑問後,科拿解釋道:「這些事件,都有卡娜和『家族』的影子,都有他們在背後推波助瀾,事情才會鬧到得那麼大!『家族』要的就是世間的混亂!道德沉淪、人性泯滅!為此,他們會和多方勢力合作,提供情報、物資、門路之類的,並煽動各方勢力互鬥,這就是『家族』一貫的手段!」
 
  科拿這番話,令我想起以前在古代遺跡中的所見所聞。古代先人留下訊息,鎮重地強調「詭魔」對這世界的危害!古代的國度與文明,都曾毀於「詭魔」的陰謀中,而世間的混亂與破壞,正是「詭魔」追求的目的。看來這些警訊並不僅是危言聳聽呢!
 
  如果有「詭魔」撐腰的「家族」是這一連串事件的幕後黑手,那可不能放任他們繼續為非作歹下去。
 
  我向科拿詢問是否有對付「家族」的方式,科拿嘆息道:「我與小翠原本就打算重創『家族』,卻沒想到反而讓自己身陷其中。『家族』的能量和手段遠遠超乎我們想像!根據我們探察到的情報,『家族』的勢力已滲透到各處,不論是黑白兩道都有他們的影子存在。寶可夢聯盟、警方、軍方、政商界、藝能界、甚至聽說連火箭隊那種邪惡組織,也被『家族』的成員滲入。我實在不知道該怎麼對抗『家族』,只能消極地、在我尚保有自我意識時,走一步算一步!我不覺得卡娜還有救,所以至少……我想保住小翠,而我目前能想到的方法,就是盡量讓她取得較高的身分地位、盡量讓她成為有價值的人物,讓『家族』頂多是利用她,不至於會傷害她!」
 
  原來是這樣!怪不得科拿會為了小翠而答應道恩會長來參與道館戰,就是想盡可能地幫助小翠成為四天王,讓小翠成為有頭有臉的人物,如此一來,「家族」就不敢輕易對小翠不利。不過,就算沒有生命危險,可能也會一輩子被「家族」掌控著,這樣的結果,是小翠想要的嗎?
 
  對於我的疑問,科拿用著聽起來十分疲倦的語氣說:「我已經沒辦法顧慮這麼多了,我能做的也只有這樣。未來的路也只能靠你們去闖了!這麼說或許有些厚臉皮,但我之所以願意和你解釋那麼多,就是希望你能在關鍵時刻幫助小翠一把,畢竟,你是少數她願意敞開心扉對待的對象。」
 
  「如果小翠遇到困難需要幫助,我自然不會坐視不管,妳放心!」
 
  「那就先謝謝你了!終點站到了,我們就此分道揚鑣吧!你自己要小心!對『家族』來說,你可能是他們除之而後快的障礙!不管是小翠的事,還是這次四天王選戰的事。你千萬要小心呀!」
 
  「嗯!我會的!」
 
  在結束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的對話後,我們倆先後下車,然後各自隱沒於人來人往的群眾中。
 
  我沒有回頭去看她,也沒有停下腳步,因為我知道,我們前行的方向已不相同。她正走向家族的深淵之中,而我,終將走向對抗家族的道路。
 
  下一次再見面時,她還是那個為人熟知的冰雪女王嗎?還是在「詭魔」的控制下成為另外一個人呢?我們還能站在同一陣線分享彼此的情報嗎?還是……終將成為兵戎相向的敵人?
 
  答案,就像我口袋中那融化成水的冰雕湯匙般,已脫離我的掌握,流向我無法預料到的方向……
 
 
--------------------------------------------------------------------------
 
 
  在稍作休息,並整理好情緒後,我們就前往緣朱市,準備進行今天的第二場道館戰。
 
  為了避免引來麻煩,我一樣戴了帽子與口罩進行偽裝,然後熟門熟路地前往緣朱道館。如先前所預料的,道館門口市大排長龍,一堆人等著要進入道館,但奇怪的是,館外此時撥放著詭異的音樂,而館內時不時傳來刺耳的尖叫聲!
 
  這狀況,令我不禁聯想到遊樂園中的鬼屋設施……當我才這麼想時,就看到幾名男女哭哭啼啼地從道館的另一個出入口飛奔而出,口中還叫喊著一些意味不明的怪聲音。
 
  看他們的模樣,緣朱道館該不會真變成了鬼屋設施吧!用來嚇退絡繹不絕的挑戰者……之類的?
 
  「下一組請進!」在門口接待人員的指示下,長長的人龍隊伍稍微移動了一下,我便好奇地湊到隊伍旁詢問狀況。
 
  一名雙手刺青,看起來就不太好惹的男子對我吼道:「喂!別給老子插隊呀!沒看到隊伍排了那麼長嗎?給老子乖乖滾到後頭去!」
 
  我急忙解釋自己不是要插隊,只是好奇大家排這麼長的隊伍是在排什麼?為什麼還有人哭哭啼啼地跑出來?
 
  聽我這麼說,那名男子的態度才緩和下來,他說:「你連這都不知道呀?你應該是第一次在這個時候來緣朱市吧!現在正是緣朱道館『幽影迴廊』的開放時段!」
 
  幽影迴廊?嗯?類似的名詞好像曾在那裡聽過……
 
  或許是排隊排得無聊,旁邊幾個人見我這個外來客不懂,便熱心地為我解說目前的狀況。
 
  每當到了聯盟賽即將截止報名的前幾天,緣朱道館便會開啟「幽影迴廊」來篩選海量的挑戰者。
 
  「幽影迴廊」,說穿了就是加強版的鬼屋設施!進入其中的挑戰者,將會遭遇到內心恐懼的事物!怕鬼的人就會在裡面遇到一大堆妖魔鬼怪!怕蟲的人在裡面就會看見一堆奇珍異蟲……之類的。唯有克服內心恐懼,並成功抵達迴廊深處終點的挑戰者,才有資格進行道館戰。若是無法克服恐懼或是無法於時限內抵達終點的挑戰者,就會像先前看到的那些人那樣,被神秘的力量強制趕到另一個出入口,然後哭著鼻子回家找媽媽……之類的。
 
  幾名向我解說的熱心人士說著說著,就開始聊了起來。其中一個自豪地說:「我去年就挑戰過,裡面會遇到什麼我心裡有底了,這次一定會成功!」
 
  另一個說:「喔喔!是老司機呢!你遇到什麼,說出來讓大家參考參考呀!」
 
  「也沒什麼啦!就是看到女朋友劈腿,對象還是和我一起長大的哥兒們……喂!等等!每個人恐懼的東西又不一樣,問我幹嘛呀!」
 
  「唉呦!就問問而已!參考一下啦!」
 
  「話說,你今年要怎麼克服恐懼?你已經戰勝戴綠帽的恐懼了嗎?」
 
  「哼哼!那還不簡單!我現在單身,沒有女朋友,自然就不怕什麼劈腿啦!」
 
  「還有這招呀!等等!不對呀!既然你單身了,那這次的『幽影迴廊』應該就會改呈現其他東西來映照你的恐懼吧!例如一輩子當單身狗,孤獨終老之類的!」
 
  「啥!一輩子單身狗?我不要呀!」
 
  「或者是什麼其他的,穿越到只有男性的異世界之類的……」
 
  「喂喂!別說啦!我雞皮疙瘩都起來了呀!」
 
  我見這幾個人似乎已經聊開了,似乎已無法再問出什麼有用的情報了,便轉身離開,並思量著該怎麼進入道館。
 
  若是加入排隊的隊伍中,以現在的人潮數量……可能要耗到半夜。應該還有其他的辦法吧!
 
  就在我想拿出手機詢問會長秘書有沒有什麼特權密技時,我看見對巷有一個人正在向我招手。
 
  那個人,是一名十多歲的少女,她身穿碎花布洋裝,頭上還綁著豔麗的頭巾,看起來有點像是走復古風還是穿越年代的村姑。而那人的容貌,雖算不上是美若天仙,但長得也算清秀,很像電視劇中常見的那種鄰家女孩……等等!那個人的樣貌,怎麼看起來有些眼熟,她好像是……
 
  當我腦海中那個人的身影逐漸與眼前的少女重合之際,我不禁冷汗直流,腦中浮現了逃跑的念頭!但就在我打算落跑之際,會長秘書來訊息了,表示某位人物會引領我前往道館戰的地點。會長秘書還傳了某位人物的相片,相片中那人儼然就是此時前方那個對我擠眉弄眼的村姑!
 
  怎麼會這樣?她為什麼會攪和進這件事中?先是希巴,然後又是科拿,現在又是她,難道……
 
  就在我腦中有個模糊的想法即將成型之際,她突然轉身走入暗巷中,使我無暇再多想,只得趕緊追了上去。
 
  她的前行步伐並不快,如果我有心,是可以輕易追上的,但我始終只遠遠地跟在她身後,不敢太過靠近,因為我擔心又會有什麼「意外」發生,於是在緊跟著她的同時,我還不時向四周張望。
 
  「哼哼!你在找什麼呢?」她用著與此時年輕外貌極不相襯的蒼老聲音道:「別看了!那顆天殺的銀色珠子已經消失了!」
 
  聽她這麼說,我急忙停下腳步,警戒地問:「既然阻礙妳的『破滅的願望』已經消失,那妳……是打算繼續糾纏我嗎?」
 
  我之所以會如此警戒,正是因為這女人就是前四天王成員-菊子!那個過去和迅雷有一段緣分,並執著地想得到迅雷的恐怖傢伙!上一次在滿金市時,我差點就和其他「替代品」一樣成為她的收藏品,所幸基拉祈的「破滅的願望」進來攪局,才使我逃過一劫!
 
  之前聽小翠說,菊子受到重創後一直沒恢復過來,不但沒了四天王的地位,也被家族給放棄,過得非常落魄悽慘。本以為以她的狀況再也搞不出風波,沒想到她不但脫離了「破滅的願望」的箝制,還不知用了什麼方法讓自己返老還童,更讓自己攪和進道館戰中,這女人這次又有什麼花招呀?
 
  我可是全神貫注地緊盯著她,絲毫不敢鬆懈,但反觀她卻是一派輕鬆地說:「瞧你的臉色,是看不慣我這樣子嗎?也罷!省得我還要消耗能量維持這種樣貌!」菊子隨手一揮,眼前的年輕村姑立時就變成了一位白髮蒼蒼、拄著拐杖的駝背老太太。
 
  菊子此舉倒是出乎我的意料,印象中,她上次明明很在意自己呈現於我面前的年輕容貌,怎麼這次卻如此灑脫?
 
  「妳……妳到底……」我本想提問,不過菊子用拐杖敲了敲地面,然後淡淡地說:「快走吧!別讓其他傢伙久等了。你放心,我也算是在鬼門關前走過一遭了,很多事情……以前沒能看透、不願接受的事情,也終於能看得清楚了。」
 
  儘管菊子這話說得灑脫,令我著實放心不少,但我還是不敢離她太近,我跟隨著她穿梭於暗巷中,很快地就遠離了喧鬧的市區。我持續警戒著周圍,並嘗試刺探一些消息。
 
  「我聽說,妳的身體狀況很差,所以才會退休。那妳為什麼會參與這次的事情?」
 
  「呵呵!身體很差?這說法太含蓄了!我可是差一點就到另一個世界去了!若不是硬把我救回來,我現在應該就在另一個世界享清福了吧!」
 
  「他?難道是……道恩會長?」我之所以會這麼想,除了道恩會長本身手段很多之外,還跟前兩場道館戰希巴與科拿的參戰有關。希巴與柯拿都是因為道恩會長的要求才參戰,那麼,我認為這次八成也和道恩會長脫不了關係!
 
  「你還是那麼敏銳呢!」菊子頭也不回地說:「在我病危時,他正巧來拜訪我,然後將瀕死的我送到盧米埃財團的醫院,接受最好的治療,才硬是讓我撿回一命。雖然這只是幫風中殘燭的我爭取到一點迴光返照的時間,但也是很值得感謝的事情,所以他的一點小小要求,我自然不會拒絕。而多出的這一點時間,除了報恩外,也讓我有時間去完成一些……在生死之際才領悟到的……該做的事情。」
 
  果然又是道恩會長搞的鬼!他到底在打什麼如意算盤呀?而菊子想做的事情又是……
 
  我不安地問:「妳該做的事情是什麼?不會是想找回那些失散的『丈夫』們,並再次將他們做成妳的收藏品吧!」
 
  一想到菊子先前把長相酷似迅雷的那些「丈夫」收藏起來的瘋狂行為,我不禁打了個冷顫!
 
  「你的存在和我的執著,不僅誤了我一生,也害了許多無辜的人!唉!」菊子深嘆一口氣後,又問道:「但那些事情,都已經過去了,我現在只想問你一句,你過去可曾對我有一絲心動?一絲情愫?還是,從頭到尾都只是我在自作多情?」
 
  這問題,想都不用想,肯定是後者。但要我直白地說出來,這是不是太傷人了呀?對妳來說會不會太過刺激?會不會直接把妳送到另一個世界去報到呀?
 
  或許是看出我的顧慮,菊子自嘲性地說:「我都算是死過一遍的人了,還有什麼是不能承受的?從你對我的態度,我心裡其實早已有答案,只是……非要聽你親口說出,我才能往前邁進!拜託了!我僅剩的時光不多,就讓我能真正放下往前行吧。」
 
  既然妳執意如此,那我就直說囉!於是,我如她所願地說出殘酷的答案,我對她從來就沒有任何想法!
 
  得到這樣的答案後,菊子沒有大吵大鬧、沒有痛哭流涕,只是深嘆了一口氣,然後語氣平淡地說:「果然就是這樣呢。這樣就好。我們之間的事情就可以到此結束了,我也才有精力去完成剩下的事情。」
 
  「剩下的事情是指?」
 
  菊子搖了搖頭,淡淡地說了句:「時機到了,你自然會知道。」然後就不再多說什麼,領著我來到了緣朱市郊區的一座墓園。
 
  雖然現在還是白天,但這座不知為何空無一人的墓園還是給我一種陰森森的感覺。
 
  菊子領著我來到墓園中心的空曠處,然後說:「這次的道館戰,就在這裡開打吧!」
 
  啊?在墓園裡打鬧?會不會打擾亡者們的安寧呀?
 
  當我說出我的顧慮後,後方傳來耳熟的男子回應聲響道:「不用擔心。這裡過往就有以激烈的精采戰鬥來祭祀亡者的習俗,過往每年至少都會有一次道館戰在這裡舉行,今年剛好就藉著這次機會在這裡進行。」
 
  我循聲望去,來者是披著紫色圍巾的黃髮男子,緣朱道館的館主-松葉。而跟在松葉身邊的那名女子,那名一臉憔悴,猶如失眠還是失戀般的少女,不正是小翠嗎?為什麼她會跟著松葉一起過來?難道……她也是這場道館戰的對手?這又是道恩會長搞的鬼?
 
--------------------------------------------------------------------------------------
附錄:花招很多的下回預告
 
小初:從這幾回看下來,我發現你們這些道館館主避戰的花招還挺多的呀!像是阿杏的忍術分身大法!夏伯的整人猜謎大法!還有柳伯的稱病閉門大法!和你這個……嗯?精神虐待鬼屋迷宮大法?
 
松葉:(苦笑)嘛!這也是沒辦法的呀!每到聯盟戰即將開打之際,總是會有許多「臨時抱佛腳」的訓練師上門,大家都忙得不可開交,所以才會出此下策。
 
小初:我很好奇,既然你出現在墓園,那幫你駐守道館的是誰?啊!該不會你設置的精神創傷鬼屋迷宮根本就沒有終點,所以根本就沒有人能取得挑戰權吧!你這算不算是詐欺呀?
 
松葉:你別亂說!「幽影迴廊」是有設置終點的!成功於時限內抵達終點的訓練師只要戰勝我指派的駐館訓練師,就能夠獲得徽章!只不過……
 
小初:只不過什麼?
 
松葉:終點的位置是設置得有些刁鑽,今年還沒出現挑戰成功的訓練師……(心虛)
 
小初:看來那些排隊的訓練師們注定是浪費時間去受折磨了!(汗)
話說,還有件事情我很好奇!
 
松葉:什麼?你很好奇「幽影迴廊」的威力有多大嗎?我可以特別讓你插隊體驗喔。(笑)
 
小初:還是不要了吧!我可不想自虐。我好奇的是,徽章不是要集滿8個才能種子選手嗎?那最近瘋狂排隊挑戰的那些訓練師莫非都已經收集到6或7個徽章?
 
松葉:怎麼可能!道館徽章又不是隨處可見的地攤貨!會在這時候臨時抱佛腳的訓練師,訓練師等級大多不高,能出現個等級4的就很不錯了。
 
小初:既然這樣,那他們幹嘛那麼急著收集徽章呀?反正也湊不齊8個,幹嘛浪費時間呀!(不解貌)
 
松葉:你不知道?啊!我忘了你不是本地人,不知道也是正常的。但對本地人來說,這已經算是公開的秘密了。
 
小初:什麼什麼?我好像嗅到陰謀的味道囉!(興奮)
 
松葉:沒有你說的那麼嚴重啦!(苦笑)
只是據說,聯盟在安排預賽的場次與對戰選手時,據說徽章數是一個重要的影響要求。據說徽章比較多的訓練師在對戰表上可能會被分配到比較有利的位置,或是能有比較多場的出戰機會……之類的。
 
小初:你說了好多次「據說,那到底有沒有這種事呀?
 
松葉:反正聯盟對外並沒有公開承認過這事,你就當都市傳說聽聽吧!有些人對此事深信不疑,所以會努力在報名截止前提高訓練師等級。因為有人起頭這麼做,就引來更多人跟風也這麼做,久而久之就變成一種慣例還是流行……之類的,至於真相究竟是如何,恐怕也沒多少人在意了。
下回  橙視中的真相
要是大家都能夠辨識真相,停止跟風行動就好囉!那樣我們館主也能輕鬆一點。
 
小初:下回的標題是城市的真相?程式的真相?還是成事的真相呀?我好像又聞到陰謀的味道囉!
 
松葉:這個時候是不是應該說什麼……真相永遠只有一個……開玩笑的!
 

--------------------------------------------------------------------------------------
過去的章節及討論串【小說】神奇寶貝幻夢之旅

11

6

LINE 分享

相關創作

【連載】黑暗騎士-第43章節百年前的艾希里斯

反派千金的求生之路 第十章──競技 02

[達人專欄] 《魔森林的森琴》Ch16-奇鎮之行-2

留言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