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NN新聞

OLG2014-12-16 19:09

美國 CBS 新聞封面故事 競爭激烈的電競世界

(本新聞經 電競王 同意授權轉載)

  在加州的 Anaheim,有著約 5,500 個興奮的觀眾正緊盯著大螢幕,螢幕中《星海爭霸 2》世界賽中兩位選手正在交戰,觀眾不停的歡呼、鼓噪或嘆息著。
 
  「這就像是我們的世界盃。」 觀眾 Lauren Mihalus 說。
 
  在芝加哥的 Ignite Gaming Lounge,大批群眾在半夜排著隊,他們不是為了玩遊戲,而是為了觀看《英雄聯盟》的世界冠軍賽,但這場賽事的舉辦地點卻在遠在半個地球外的南韓。
 
  「這是我唯一觀看的運動比賽!」 觀眾 Daneta Debialowicz 說。
 
  而在首爾,有超過 4 萬個觀眾進入體育場,為了現場觀看這個冠軍賽事。這種電玩遊戲的競賽,我們稱它為「電競」,由於其爆炸性的成長,如今被視為能吸引大量觀眾的運動項目之一。
 
  • 超過 4 萬個觀眾在首爾觀看《英雄聯盟》總冠軍賽

  「這些年輕的觀眾會為了看到這些年輕選手們而興奮,而這些選手們也因此變成名人。」暴雪營運長 Paul Sams 說。暴雪娛樂開發出《星海爭霸》這款遊戲,而《星海爭霸》也隨後在南韓孕育出了電競文化,造就許多明星選手。
 
  • 《星海爭霸 2》賽事現場

  「也許你會覺得,什麼?!這太瘋狂了吧!這些人追隨著年輕的電競選手們,使他們擁有廣大的支持者,甚至開始簽簽名照。這些現象都讓我們開始相信,電競將會起飛。」
 
  然而,這個在亞洲的現象能成功移植到美國嗎?去年,《英雄聯盟》的冠軍賽在洛杉磯湖人隊的主場舉行,票全數售盡。
 
  • 在洛杉磯湖人主場舉辦的《英雄聯盟》賽事

  「我想我已經老到無法了解線上遊戲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了」 記者 Blackstone 對 Michael Pachter 這麼說。Pachter 是個電動遊戲業的研究分析師,目前任職於 Wedbush Securities。
而聽到這句話後,Michael Pachter 回覆 Blackstone 說 「你也許是喔(太老)。」
 
  「 我可以了解人們看一場高爾夫球賽」 Blackstone 說,「但我不能了解為什麼會有人想看別人玩電腦遊戲。」
 
  「關於這點,我想說的是,我老婆也無法理解為什麼有人會看高爾夫球賽,因為她並沒有玩高爾夫球。」Pachter 如此回應 「因為你不是個遊戲玩家,所以我想你無法理解。」
 
  當你真的對一些東西非常有興趣時-像是《英雄聯盟》-一個每個月平均擁有 9 千 3 百萬個線上玩家的遊戲。而在這 9 千 3 百萬的玩家中,有許多人會想觀看世界上頂尖的選手如何玩這個遊戲。
 
  開發《英雄聯盟》的遊戲公司 Riot 說,今年的總冠軍賽有 2 千 7 百萬左右的觀眾觀看這場賽事。而在同一週開打的棒球世界賽的系列賽中,平均只有 1 千 4 百萬左右的觀眾在關注賽事。
 
  • Riot 表示《英雄聯盟》總冠軍賽觀看人數為 2 千 7 百萬人

  電動遊戲現在可帶來平均 710 億美金的年收入,勝過音樂界、甚至逐步追上好萊塢娛樂界。Amazon 也注意到了電競業的潛力,而花費將近 10 億美金買下 Twitch。Twitch 是一個可以讓使用者實況遊戲與觀看其他人遊戲的社交平台,在許多個晚上,Twitch 的線上觀看者已經超過了不少有線電視台。
 
  • 音樂、遊戲與好萊塢年收入比較圖

  「就像運動,你會想看 Live 播出。」 Twitch 的營運長 Kevin Lin 告知我們。「你不想錯過任何在實況中可能發生的趣事,你想親身參與那個有趣的時刻,也想跟大家分享這個共同的經驗。這種感覺很像在身在群眾中,只不過這是以數位的方式。」
 
  去年總共有 3 千 1 百萬個美國人在觀賞電競賽事。Major League Gaming(MLG) 的共同創辦人,Mike Sepso 說:「這是第一個能在電視以外的平台,成功獲得廣告效益的體育項目(Sport)。」
 
  • 去年美國電競類觀看人數為 3 千 1 百萬人

  MLG 就像遊戲界的 NFL(國家橄欖球聯盟)一樣,而在他們位於 Ohio 的全新的競技場中,有許多隊伍正在爭奪美金 5 萬元獎金,同時在這過程擁有超過 10 萬的線上觀眾。「我們主要的收看觀眾都是介於 16 至 24 歲的年輕人,或是再稍微年長一點。」Sepso 繼續補充「他們都是非常典型的遊戲玩家,你知道的,就像那種隨處可見的美國小孩。」
 
  就像其他隨處可見的美國小孩,Matt Haag 花了許多時間在玩電動遊戲,而他的母親也試圖阻止他。「她一開始並不知道我有放額外的手把在我的房間。我實在是太喜歡玩電玩了,因此在叛逆期的時候我時常在半夜溜回去玩,但過幾年後被她發現了,母親:好吧,既然他有額外的手把,那麼我只好收走電源線了!」
 
  • Matt Haag

  如今 Matt 已經 22 歲,是個職業電競選手,現在大家都叫他的遊戲 ID "Nadeshot"。因為他實在太擅長玩電動遊戲,去年他光靠著《決勝時刻》就賺了將近 1 百萬美金。
 
  「我還記得我的第一場賽事,我贏了那場線上比賽,然後賺了大概 50 塊美金。」 Matt 告訴 Blackstone 「於是我邊吼叫邊走下樓梯,說著:我做到了!我總算靠玩遊戲賺到錢了!」
 
  Matt 一天花好幾個小時練習,而有一票死忠粉絲會在線上看他練習。他也與 Red Bull 簽了一個利益豐厚的合約。Red Bull 是一間能量飲料公司,主要贊助如奧林匹克滑雪選手 Lindsey Vonn 這類的運動員。
 
  但 Matt 會認為自己是個運動員嗎?「我不會拿自己跟 Kobe Bryant 或是 Calvin Johnson 這樣的知名運動員相比,因為我們並不在那種聯盟當中。但我們絕對也花了差不多的時間來練習我們的技術。」為了精進他們的技術,這個暑假 Red Bull 送 Matt 與他的隊伍到加州進行一個月的實戰訓練。
 
  • Matt 與他的隊友受訓中畫面

  Blackstone 訪問 Red Bull 運動員部門的負責人 Andy Walshe,Blackstone 問: 「在某個時刻有人跟你說,我們想開始與遊戲玩家合作,然而你們通常的合作對象都是奧林匹克的運動選手們,當時你有說:晚點再說嗎?」
 
  Walshe 說: 「不,正好相反,我當時對這提議非常的興奮。」
 
  Red Bull 訓練員讓 Matt 與他的隊伍參與緊湊的體能訓練,就像其他的菁英運動員一樣,他們做肌力訓練、有氧運動,甚至瑜珈。Red Bull 訓練員也透過複雜的大腦掃描儀器,來測量他們在玩遊戲時所受到的心裡壓力。
 
  當被問到他是否認為電競可視為一種運動時,Walshe 回應:「絕對是的。你需要在充滿壓力、嚴苛且競爭的環境下操作,而這就是我們所說的運動競技。」
 
  • 電競選手戴上腦部掃描儀器測量壓力

  其實,位於芝加哥的 Robert Morris 大學體育部門已經在今年開始提供電競類獎學金,而去年美國政府也首度提供運動員簽證給電競職業選手。
 
  回到 Anaheim,有 2 萬 5 千名觀眾到現場參與了 BlizzCon,這個由暴雪公司舉辦的年度盛會。有眾多的電競選手們比賽暴雪所開發的遊戲,來爭奪 75 萬美元的總獎金。
 
  18 歲的選手 James"Firebat"Kostesich 在《爐石戰記》項目中技壓群雄,拿走了美金 10 萬元獎金。
 
  • 《爐石戰記》冠軍 Firebat(右)

  「這實在太多了(獎金),我到現在還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Kostesich 說。
 
  Blackstone 接著問他: 「你的父母或是其他任何人,曾經跟你說過你是在浪費時間嗎(玩爐石)?」
 
  「是的,有無數、無數、數不清的人跟我說過我在浪費時間。」 Kostesich 如此回覆。
 
  暴雪的營運長 Paul Sams 相信電競將會持續成長,也會日趨成熟。
 
  「你覺得會有一天,我們看待電競時就像看待 NASCAR(全國運動汽車競賽協會)嗎?」記者 Blackstone 問 Paul Sams。
 
  「我當然希望如此。」Sams 回覆。「電競相當的有吸引力與參與感,他會將你拉入,緊接著你就會發現自己在為這些電競選手們加油打氣,即使當你還無法搞清楚狀況的時候。」
 
  • 暴雪營運長 Paul

 

CBS 新聞報導 - 電玩遊戲如何成為一個熱門運動項目

相關新聞

世大運公園特別活動「 ESR 電競天使聯賽」開放報名 提供大學生接觸電競產業機會

GNN新聞 OLG

ESR live 種子計畫正式開始 首開第一期導播班

GNN新聞 其他

「ESR Live」直播館今日正式開幕 《LOL》《爐石戰記》賽事接連登場

GNN新聞 其他

留言(4)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