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NN新聞

動漫畫2016-12-12 12:02

《長歌行》中國漫畫家夏達控訴夏天島工作室與負責人姚非拉 表明身體狀況將休養

(GNN 記者 阿Lu 報導)

  著有《子不語》、《長歌行》等作品的中國知名漫畫家 夏達,在本月 11 日於個人微博上發表了一篇公告,聲明自己與原簽約工作室夏天島的契約到期,正式結束合作關係,也寫出了許多合作中令自己感到不愉快的部分,同時也指出由於自己身體狀況不佳,將會暫停《長歌行》的連載並在休養一陣子後盡快回來繼續創作。
 
  • 漫畫家夏達

  對此,夏天島負責人 姚非拉也在個人微博發出聲明,雖然文中並未點名所指何事,但已明確表達了有些事情只是創作者的一面之辭,他將會在後續整理資料來做澄清。以下為雙方公告原文:
 
  • 夏天島工作室負責人姚非拉

夏達公告文

就到這裡吧,我受夠了。

剛檢查完身體……這次可能要休息很長很長一段時間。
《長歌行》連載必須暫停。
醫院今天通知的檢查結果,我的個人狀態已經到了一個無法支撐的極限。
對不起,這一次是真扛不住了。
自我八月二號發布明年九月將會離開夏天島的公告以來,有很多朋友和讀者表達了關心和祝福,也出現了不少擔憂和猜測,在此一一說明:



我是約滿離開,不是毀約走人。
07年,北京還沒辦奧運會的時候我就簽了夏天島。
我以為就此可以安心的做一個簡單的漫畫作者,只需要認真畫畫,所有商業上繁雜的事都不用我操心,德高望重的姚非拉老師會替我們這些簽約作者遮風擋雨,打造出一座能讓我們安心創作的夏天島。
我高高興興的在合同上簽下了自己的名字。
直到馬上到來的2017年,我真沒想過有一天我會選擇不續約。
十年前的姚非拉老師是名被騙走了版權的創作者,他自費十萬贖回了自己的版權。那時他告訴我們:“現在騙子太多了,我會幫你們把關,不會讓你們也遇到這種事。”
而如今……我也不知道需要花多少才能贖回自己的版權。
有後輩因為曾是我的讀者,因我而相信夏天島,相信姚老師和他提供的合同。
被告知“夏達就是簽的這種合同,你還擔心什麼?”而簽下了同樣的合同。
但我的合同本身就是糟糕的,因我法律相關知識的欠缺和輕信,明白合同有問題時,已經太遲了。
早在去年(2015)十一月,我就向姚非拉老師提出我不會再續約,並在今年(2016)四月正式委託律師和他談約滿之後的事宜,但姚非拉老師卻在所有對外的資料裡仍寫著我會在夏天島繼續待到2023年。
我擔心這期間會有太多的隱瞞和誤導,我只能發出這條微博,講清楚我不會再續約的種種緣由,減少不必要的損失。
恐怕也是我唯一能做的事情了。



我和夏天島籤的是作者合作約,我負責創作,夏天島負責作品運營。
十年來,我沒拿過夏天島一分聘僱工資,也沒拿過簽約金。
我所有的收入都來自於作品刊載平台給出的稿費,版稅,以及作品授權金。
我一直都是獨立創作。
每一筆進賬,夏天島分走一大筆後,我用剩下的錢養助理和我自己。
並且,我從未拿過任何股權或任何形式的其他額外分成。
十年裡,我從未停止過創作,所有的努力和作品大家都能看到。
而夏天島對作品的運營呢?
從13年到如今,有數家公司來與姚老師洽談《子不語》的動畫電影。姚老師拿著我與最初一家商議出的劇本框架,再拿給別家進行洽淡,甚至提出自己要做導演。並聲稱“這是對方要求的,你不答應這事就沒戲了”。最後一家都沒談成,原因之一是:我反對姚老師當導演,而姚老師對外宣稱我提議他當導演。

14年初,有遊戲公司找到夏天島希望得到授權做《子不語》的手游。姚非拉老師便以《子不語》手游的名義開了一輪眾籌,眾籌完成後便踢對方出局。理由是:“這家不夠好,我找更好的”。可至今《子不語》的手游仍無下文……我並不知道製作方和款項的下落,我數次詢問得到的答复都是“在找地方做,眾籌來的錢都做紀念品發放了”。問得急了,姚老師會撂下一句“你作品不行,沒地方要。”我無話可說,從此我變成了消費者認知中的“騙子”。

15年,有朋友向我詢問有大量手繪原稿的《長歌行》能不能做個畫展,我與公司編輯商議並獲得姚老師同意後,在杭州圖書館(2015)和台北的誠品書店( 2016)各舉辦過一次畫展。我們找了贊助(杭州場在讚助金到賬之前是我和編輯自己用積蓄墊著的)。效果挺好,讀者反應熱烈,原本是想做多場巡迴的。姚老師覺得此事大有可為,於是自己攬了過去。但他不願投入又想賺門票,所有巡迴展從此沒了下文。

15年,姚老師把《長歌行》的電視劇授權給了華策影視,遊戲授權給了駿夢遊戲。我非常期待。駿夢遊戲提出的第一款遊戲規劃是單機遊戲,並且是由河洛工作室來製作。發布會開過了也與製作團隊碰頭討論過了,而至今還沒有下文……河洛方表示很冤枉“駿夢突然沒有聯繫了”,駿夢表示也很冤枉“你們夏天島要我們先別付簽約金”,而姚老師卻憤怒的斥責“你不懂就不要問,裡面學問大著呢。華策的律師都要告我們了,你擔得起後果嗎?”我只能噤聲。
而直到今年八月我看到新聞才驚訝的發現:姚老師說要告我們的華策,成為了姚老師最大的投資人。
這中間發生了什麼?我不知道。
以及,夏天島和某些公司簽合同的時候,姚老師還要我簽一份合約附件:如果我方違約,作者要負責賠償數千萬。當時正是神誌不清的截稿日,姚老師突然半夜三點拿著打好的合同找到我,告訴我說“不簽這份條款合作就成不了”——我沒簽,我終於學會認真的看一看合同了。
零零總總,不再贅言。

姚非拉老師身為運營方,不但沒有好好的專注於作品的授權開發,反倒因為一己私慾,不停地導致作品項目黃掉或停滯。
我夜以繼日筆耕不輟的作品,可以成為公司招商引資的資本,可以成為資本遊戲的繡球,卻無法被好好尊重好好開發,在這樣一個又一個爛尾工程中沒了下文。
我的作品被如何操作……別說決策,我連提建議都可能被無視和拒絕。各種因為運營出現的混亂局面,後果卻只能由我來承擔。

而期限是:永久。



我並不反對大家去簽一個經紀公司,我很認同這種合作模式,我也相信大部分經紀公司都做的很盡心盡力。
但是這一家,請一定要認真考慮清楚。
請各位相信,夏達老師不是一個好老師,至少在看合同上不是……你可以請律師幫你逐條解釋合約內容,或許你會發現和姚非拉老師的解讀不太一樣。
我所簽署的這份合約,權利和義務是不對等的。
夏天島是姚非拉老師的一言堂,所有的項目授權到最後都會卡在這一個關口。大事和合同上編輯們大多沒有決定甚至知情的權利,她們已經在自己可操作的範圍內努力為作者爭取了最好的境遇。
我一直三緘其口,不希望島上的作者們受到牽連,不希望其他努力工作的編輯們冤枉委屈。
可是,到如今我提出不續約已有一年之久,姚非拉老師不僅一直拖著避而不談,還依然用我和作品的名義發出各種含混不清的對外信息。
於是我在今年八月發布了我明年將離開夏天島的信息,當時說得含糊,是希望大家都體面。結果卻是聽說新作者們紛紛被要求籤下更苛刻的補充協議。
我別無他法……我只能詳細的說出這些。
我也簽過夏天島的保密協議,還被扣下了所謂的“保密費”。如今協議上不讓說的事兒我都說了,這筆錢扣就扣吧,要告請隨意。
這些話寫了刪,刪了寫,終於還是寫到了尾聲。
這九年,在夏天島最大的收穫,大概就是認識了一群朋友吧。
咱們之間就不多說什麼了,好朋友,過命的交情,一輩子的事兒。
然後,謝謝我的讀者。你們是我最重要的寶物,是支撐我至今的勇氣和力量。無數次在困境裡因你們而堅持了下來——這次也不會例外。
也請大家相信,我一定會積極配合治療,盡快回到工作台前。

我保證。
請等著我。

 
姚非拉公告文

從業二十年,做人做事,無愧于心。是是非非能躲則躲,能委屈求全的一定委屈求全。但是事情永遠不是一個人能決定的。很遺憾,很多開始很美好的事情,到最後還是無法有始有終。針對某大作者的捕風捉影沒有證據的一面之辭,我會整理一些材料來澄清事實。希望這個行業多一些實事求是,少點浮躁與乖張。

112

LINE 分享

相關新聞

夏達最新作《拾遺錄》全彩漫畫單行本將於 5 月在中國上市

GNN新聞 動漫畫

漫畫家 夏達回歸創作專訪 推出新連載《拾遺錄》全新故事和與全新挑戰

GNN新聞 動漫畫

【書展 16】《俠客風雲傳》開發團隊與漫畫《長歌行》展開合作 曝光場景、角色設定圖

GNN新聞 PC

留言(112)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