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屋創作

小說2019-08-19 13:59

【我似乎轉生成了審神者】第一集──甦醒

作者:望川秋水 誰曉吾情

轉生什麼的,只會出現在漫畫裡罷了,不對,我現在這個情況居然還有閒暇之餘想這些虛構的東西,我還真是不會看氣氛呢。

「難道……就只能這樣嗎——!」那苟且生存的人類用著僅存的聲音說著,視線逐漸模糊,一閃一閃的,卻還能聽見,那著急的聲音,不停在我耳邊吶喊。呼吸急促了起來,手臂因過於疼痛而逐漸麻痺了起來,已經感受不到任何感覺了。輪子的聲音不停的,不停的,忽隱忽現,不知為何,卻能感受到自己的血液在血管中的奔騰,直衝腦頂。醫院的亮燈在上頭閃爍著,我看不見,醫院裡人員的奔跑聲,我聽不見,就這麼安靜的,離開。

「難道我什麼事都未完成,就這麼……」

黑暗似乎籠罩了這一切,虛無飄渺。

「後悔嗎?就這麼結束了。」女子的聲音輕盈溫柔,但她的出現卻令我感到十分錯愕。不明顯的頭髮飄逸著,細看,似乎只長至脖子。身上穿著十分日式的和服,大小卻又與自己的身材不符,似乎大件了些。臉上蒙著一塊紗布,使人難以看清容貌,腳上穿著由木頭所製成的木屐。耳垂上的菱形吊飾不停搖晃著。「有誰不後悔的!」不知為何,眼淚開始從眼眶緩緩的溢了出來。無力的蹲坐在地板上,想要「再次」的心情不時浮起,「再次去一次自己想去的地方」「再次和最喜愛的朋友們聊天」「再一次,和他們說聲『謝謝』……」

「來吧!為了不要讓自己死於後悔當中!」女子走向了我的面前,木屐發出叩嘍叩嘍的聲音,蹲了下來,並遞出一塊木製板子,上頭寫著「依賴札」三個大字。「這是……?」眼眶依舊有著剛剛所殘存的眼淚,說話同時也帶有些鼻音,木頭散發出淡淡的木頭香,摸起來也不會特別粗糙或去太重,是個能隨身攜帶的重量。

「來吧!召喚出你的第一位刀劍男士吧!」手裡拿著的依賴札開始發出了光芒,耀眼的光芒。畫面立刻轉換到了一個我十分陌生的地方,一個十分日式。眼前的日式建築十分簡樸,大抵是其他地方可見。一旁有著荒涼且尚未開墾過的荒地,除此之外,便無其他感覺像是——荒野?咦咦咦荒野?

我十分想懷疑自己目前的想法,卻又找不到任何理由來反駁,自己騷了搔頭,就想說「船到橋頭自然直」,嘛……應該不可能吧!首先先來確定一下自己的身份,疑?我記得自己叫「南宮晞月」,但是雙親呢?朋友呢?怎麼誰都不記得了。這件事雖有些緊急但還是先了解目前自己的情況要緊。

摸了摸身上,沒有什麼通訊設備,身上的醫院衣服已破舊不堪,棕色的頭髮也十分的凌亂,腳上只有殘存著剛剛的擦傷。思考了許久,覺得去嘗試摸索下這個地方可能會比較好些,起了身,欲準備探索時,後頭傳來一個男性聲音。

「啊——我是川下之子,加州清光。雖然不好上手,但性能很不錯的喔。」說話的男子有著黑色頭髮,肩膀旁留著一撮稍長的頭髮,緋紅色的眼瞳炯炯有神,嘴邊的痣顯的特別顯眼。身上的並沒有什麼厚重的裝甲,紅色的圍巾長長的戴在脖子上,黑色的衣服只由簡單的鈕扣所製成,而外套則長至膝蓋。腳上穿著黑色的高跟鞋,黑色的長褲則和鞋子融為一體。

「請多指教,主人。」

「主、主人?」

「誒?難道您什麼都還未知道嗎?」

「不不不我到現在都還沒搞清楚狀況現在的狀況!」

為何,感覺十分耳熟,那個名字,像是陪伴了許久似的,卻怎麼想也想不起來,突然,眼眶含淚,順著臉頰流了下來。誒?為何?明明對方只是個陌生人,我也到剛才才知道他的名字,但是為何?我用手背擦拭掉眼睛上的眼淚。「主人沒事吧!」對方的右手緩緩的靠近我,我卻下意識的後退了幾步,不讓對方靠近自己。

「沒事……」語氣似乎有點畏懼,而後,腳邊出現一隻狐狸,耳朵有著兩塊鮮明的紅色,額頭上有個明顯的火焰標識,眼睛上頭和臉龐兩層也有著些許的紅色標記,頭和身體的交界處有著一圈的毛絨,身體和尾巴的皮毛為淡黃色,但在最末端卻是以一小撮的白色做結尾。

「初次見面,我是狐之助,喜歡的食物是油豆腐,今後將會進行輔助您的工作,請多指教。」

「狐、狐狐狸說話了!」我連忙跳開那隻生物的身旁,後退了幾步。

「難道栞大人並未向您說明我狐之助的事嗎?」

「栞大人?」難道是指剛剛那個女性嗎?我搖了搖頭示意著對方,並說明了下剛剛發生的事,那個自稱狐之助的狐狸了解到了目前的情況後,表示要不邊說明情況邊逛逛這個地方,似乎叫做「本丸」的樣子。

拉開門,外頭有著一長條的走走道,似乎是長廊的樣子,這條長廊完全貫通了整個本丸,順著長廊往東走的左旁便是一個大空間,有著洗手台,鍋爐,以及一些乾淨卻帶有些灰塵的的碗盤。右邊則是一片草地,雖說是草地,但也只是了無數量的小草罷了。

「時之政府為了和意圖干涉歷史的「歷史修正主義者」對抗,將擁有喚醒沉睡刀劍力量的「審神者」和從刀劍中誕生的付喪神『刀劍男士』送往各個時代展開戰鬥。並且,對『刀劍男士』和『歷史修正主義者』都不利的第三方勢力『檢非違使』介入其中,阻擋在刀劍男士的面前。」

狐之助邊帶領著我繞了一圈本丸順便說明著,他似乎正說著十分複雜的事情,而且十分嚴重,我一臉茫然的站在他前面,「審神者?」「歷史修正主義者?」「檢非違使?」,沒聽過的新詞彙不停的在腦裡徘徊,並用著「你剛在說什麼?」的表情看著對方,希望對方能白話一點。

「審神者是您的職位,而刀劍男士即是您召喚出來的付喪神,就像後面的加州先生就是,至於歷史修正主義者則是改變歷史的人,簡單來說,就是我們的敵人。檢非違使的身分倒是較特殊,要是我們破壞了歷史,他們才會出來。」

「也就是說,我是來負責保護歷史的?」

「沒錯!就像您說的。」

「好,請容許我問個最基本的問題。」

「有什麼問題敬請提出。」

「為何是我!」

狐之助停了下來,細小的雙眼往上看著我的紫眸,想透露什麼,有什麼不想讓我知道的事?我猜不透,畢竟,靠著眼神去猜忌對方,可不是我的風格。後頭的男子沒發現我們的止步撞了上去。

「好痛……」清光摸著臉頰的疼痛處說著。我轉過頭發現對方正摸著臉頰,便靠近對方,有點著急的詢問是否有受傷之類的,不過似乎並無大礙,「因為,要是有傷痕就不能得到主人的愛戴了——」

繼續往前走,原本一個好好的大空間被刻意的分成了好幾塊,其中一個較大的室內空間有著極大的泡澡區域,而另個較大的室外泡澡區域則被安置在室內的一旁,兩大澡堂之間也有著門可以互相聯通。至於兩大澡堂的門口有著陳列的櫃子 提供放置衣物。向左處轉了二次彎,來到了另一邊的走廊,大致瞧了瞧裡頭的情況,空無一物。

「刀劍男士們會透過比較特別的方式回到過去,順帶一提,每個刀劍男士都有原主。」狐之助繼續說明著我的職責。

「原主?是指原本的主人?」

「就是這樣——例如我呢,就是沖田總司。」後頭名為加州清光的刀劍男士突然插嘴了一下。「我還有一個夥伴,同樣身為沖田總司的愛刀,他的名字叫大和守安定。至於其他人,我就不清楚了。」

「也就是說,你們以這樣的姿態陪在他們身邊?」

「不是,是以『刀』的姿態。」清光而後將腰間的武士刀拔了出來,刀背被那耀眼的太光芒反射,刀尖的部分沒有任何的粗糙,十分的平滑,那尖銳的程度令人畏懼。「這就是我,我就是這把刀,要好好愛惜喔——」語畢後將其放回刀鞘中。

「那麼,請容許我繼續說明。」跟著長廊繞了一圈本丸的主屋,緊接著從一旁的樓梯上去,裡頭房間了無數量,只有幾間空間較小的房間罷了。「這裡將成為您的住所。」拉開其中一間門的拉門,裡頭空無一物,卻十分寬敞,右邊有著兩間房,內部有著許多材料,好比說鐵塊之類的,中間則是一個大火爐正燃燒著。

「這是……?」我詢問著。

「這是您以後召喚刀劍男士的地方,只要將這些材料交給刀匠即可,刀匠會來幫您鍛造的,要不,現在就來試試看呢?」

說後便硬生生的把我推了進去鍛刀室。不知所措的我看著眼前的刀匠以及材料,也沒有任何頭緒,只好搔了搔頭,隨便丟了幾項材料。130。火爐旁木板顯示了這個數字。

「那是鍛刀時間的倒數,等時間到了,近侍自然會提醒您的。那麼,在倒數還有一段時間,我們繼續繞一下本丸。」我點了頭答應對方。走回樓下,前往那一片的草原,狐之助似乎希望我自行運用這裡,便留了句「其他的事請您自己來發現吧!」便在我的視線內離開了。


作者的話-----------
嗚哇終於寫完第一篇了,好感動,當初就有挑戰想寫連載但是都在咕(等等
希望大家能給我這個剛入巴哈的小萌新一些指向


2

0

LINE 分享

相關創作

【產文七日挑戰】Day 7:古風

【刀女審】金烏:更換燈泡請注意周遭安全

【新刊途中】【星露谷】絮情秋雨

留言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