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屋創作

日誌2023-12-31 23:12

HALO說書時間:最後一戰-清算的試煉

作者:漆黑的狼煙

《最後一戰-清算的試煉(Halo: Trial of Reckoning)》是在Halo Waypoint發表的短篇小說,故事時間點位於2560年2月。對Zeta環帶上的人類生還者來說,UNSC凡人幻夢號(Mortal Reverie)的殘骸是他們最重要的據點,但這個地方被放逐者攻陷是遲早的事情。

在戰鬥結束後,少數的倖存者被帶到了清算之屋(House of Reckoning,註1)的鋼鐵大廳,在這個地方,他們被迫參加一場扭曲的戰爭遊戲…



跟前幾部Halo Waypoint短篇小說一樣,官方Youtube頻道上架了有聲書版本。

-----------------------------------------------------------------

「醒來吧,英勇的戰士們!」

在緩緩地恢復意識的同時,槍砲士官長艾琳娜·博布羅夫(Elena Bobrov)皺起了眉頭。自從放逐者席捲而來之後,一切都發生得太快了。針對凡人幻夢號的攻擊持續了整整兩天,過程幾乎是毫無間斷的,儘管早已知道戰鬥即將來臨,但是他們只有區區幾個小時可以做準備。

凡人幻夢號早在跟放逐者的艦隊戰中被擊墜,但是這艘穆桑級巡防艦的殘骸後來被構築起防禦工事,成為UNSC部隊在環帶一隅的立足點。環帶本身已經嚴重斷裂,其地表上的衝突不斷升級,隨之而來的緊急滑流空間跳躍更是把環帶傳送到沒人知曉的位置。在陌生的星空下,凡人幻夢號很快就成為唯一像是「家」的地方。

然後在一眨眼之間,放逐者連這個也都奪走了。

博布羅夫正處於戰鬥最激烈的時候,一群鬼面獸狂戰士(Brute Berserkers,註2)襲擊她的隊伍,沒頭沒腦地撕裂了她們,因為在暴力的驅動下,這些敵人除了下一個目標之外會徹底無視其他事物。她還記得自己聽見骨頭折斷的可怕聲音,感受到丹尼爾斯(Daniels)少尉的鮮血灑得她滿臉都是,接下來博布羅夫的意識時而清醒、時而模糊,只剩下自己被拖著穿越Zeta環帶的翠綠地帶的印象,然後被扔上運輸機,來到這個…天曉得是什麼鬼地方。

「嘿。」有個男人的聲音打斷了她的沉思:「槍砲士官長醒來了,醫官。」

一台醫療掃描儀隨即在她身上掃過,接著注射了一小劑速效嗎啡,迅速且仁慈地緩解了她那陣陣作痛的頭部。

「我看不見。」博布羅夫快速地眨著眼睛,試圖平息她心中湧起的恐慌。

「冷靜點,妳的眼睛很快就會適應的。」一個低沈的聲音出言安慰道:「我想電燈應該很快就會被打開了。」

博布羅夫在黑暗中瞇著眼睛,超過三公尺以外就看不清楚了,於是她便依靠起自己的其他感官。透過雙手,她發覺地面上覆蓋著粗糙的泥土,但是她的周圍迴盪著移動的聲響,這意味著她是在一棟巨大的建築物裡面,或許是機庫?但這實在是沒道理啊。

不過話說回來,不管是任何事情都早已變得不合理了。

隨著視覺不斷地適應,博布羅夫終於能看出來到底是什麼人在照護她的傷勢。

被一名薩哈里照顧,這無疑是她在醒來的過程中,最詭異的經驗之一。對方穿著簡單的盔甲,那蜥蜴般的臉彷彿是沒有留意到博布羅夫,因為他對病患的意識和身體機能的恢復已經感到滿意了。

「報上名來。」博布羅夫坐起身來,露出了緊張的神情:「在場的有誰?然後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辛格(Singh)准下士。」回應的是當她醒過來時,第一個出聲的人:「然後我們…呃…大概是完蛋了,長官。」

「斯巴達戰士赫吉(Hedge),槍騎兵火力小組(Fireteam Lancer)。」另一個人如此回應,讓博布羅夫的心中燃起一絲希望。若是在其他的日子裡,她會把這當作一種無意識下的反應,不過她跟斯巴達戰士赫吉是認識的,畢竟他們兩人都在安魂曲星(Requiem)打過仗。

博布羅夫曾經去過兩趟先行者的盾之世界,當UNSC無盡號在2557年被拉進那空心的球體結構時,她人就在艦上。


泰瑞·赫吉(Terry Hedge)則是在新鳳凰城事件之後,作為斯巴達新兵加入了UNSC無盡號。博布羅夫有讀過一些關於槍騎兵火力小組的任務簡報,他們在赫吉的領導下,參與了好幾場對抗普羅米修斯與星盟殘黨的激烈戰鬥。

「那麼我們的醫護兵呢?」博布羅夫轉過頭來,對薩哈里問道:「你是個戰士,對吧?」

薩哈里打量了她一番,隨即「啪」的一聲闔上了急救箱,在外星人的大手之中,急救箱看起來小得可笑。

「不是。」

他的回應果斷且篤定。

「不是?」博布羅夫重複道,她不禁皺起了眉頭。

「我是治療傷口的人,而不是造成傷口的人,再也不是了。」

「你有名字嗎?」

「有。」

眼看他沒有繼續說下去,辛格打岔道:「我們剛才就叫他『醫官(Doc)』,看起來他對此是沒什麼意見。」

就在此時,天花板上的燈光開始閃爍起來,他們幾個人的處境也隨之揭露。

他們確實是在一個跟機庫一樣大的房間裡,不過這邊並沒有停泊任何船艦。相反地,這整個區域很類似UNSC的野戰基地,有一個平坦、預先製造的建築結構,用沙子和泥土覆蓋著,外緣有幾塊巨大的岩石,有好幾組沙包隨意地堆在那裡。

有棟小建築裡面存放著一些彈藥跟武器箱,這使得博布羅夫趕緊抓起了一支突擊步槍、一把搭檔手槍(Sidekick Pistol,註3)跟幾顆手榴彈。由於她是最後醒來的人,所以她並沒有太多選擇,但是步槍在手中那熟悉的重量依然帶給她幾分寬慰。

在基礎的建築結構之外,有好幾道大門擋住了房間的邊緣,每一邊各有兩道。他們至少知道敵人會從哪邊來,但是在場只有三名戰士,彈藥跟掩體也都有限,這情況真的很不妙。

「啊,你們在這兒。」

一開始叫醒她的那個既宏亮又渾厚的聲音又出現了,這次伴隨的是位於房間遠處角落的全像投影圖,變成一名年邁吉拉漢尼的血紅色圖像。他的右眼是渾濁的乳白色,不過當他彎起嘴角、露出尖牙時,另一隻眼睛—即便是透過全像圖—依然流露出凶光。他的下巴被灰色鬍鬚覆蓋著,額頭上則是烙印著他們種族的標誌。

「我是艾薛拉姆(Escharum),放逐者的戰爭統帥,歡迎你們來到清算之屋。」

「混帳醜八怪。」辛格朝地上吐了口水,他緊緊握著戰鬥步槍,來掩飾因為恐懼而造成的顫慄。

「在這鋼鐵大廳裡面,透過阿崔奧斯(Atriox)的試煉,所有人將會曉得是什麼造就了放逐者,我們活生生的歷史、我們曾經是如何服侍星盟,還有任人宰割的感受。」

由於時間和資源都非常有限,斯巴達戰士赫吉立刻採取行動,他打了個手勢,要醫官去幫忙他用沙包和手頭上的任何東西來強化他們的陣地。這無法提供太多的防護,但是在這種情況下,這已經是他們最好的作法了。

「試煉是山丘之王,其中一方擁有地盤優勢,然後四十名放逐者的弟兄們會被派去爭奪地盤。生存下來的話,你們會獲得恩賜。你們已經玩自己的小戰爭遊戲夠久了,而現在,你們就改玩我的吧。」

最後露出了狡詐的笑容,艾薛拉姆將雙臂交叉在胸前,然後全像投影圖就消失了。

斯巴達戰士赫吉向博布羅夫等人示意,希望她們加入他的行列:「不撤退,不投降,也不饒恕,這是我們今天的菜單,而我們的工作就是確保敵人也跟我們一樣。」

「我們四個人要對上四十個敵人。」辛格插嘴道,他故作誇張地用手指算數:「對方的人數是我們的十倍,老兄。」

博布羅夫思考著她在受訓時讀過的兵法。古代的軍事家孫子曾經說過:「圍師必闕」,正在撤退的敵人不會盡全力反擊,可是如果敵人知道自己陷入了無路可逃的絕境,那麼他們就會竭盡全力拚到最後一刻。

要不是艾薛拉姆沒搞清楚這一點,或者…更有可能的是,放逐者的戰爭統帥對此再也清楚不過了,而且這正是他想從戰俘的身上看到的。

「說實話。」博布羅夫說道:「我們很可能都沒辦法渡過這一關了,所以你最好接受自己有可能會死得很不光彩,因為要是你僵住了、沒辦法開槍的話,那你還不如跟天殺的敵人站在同一邊。」

醫官不安地擺弄著醫用護臂,他緊緊咬住了下顎,隨即嘆了口氣:「我會確保每個人都有充足的彈藥,當你們的子彈打完時,我會提供敵人的武器給你們。為了虛榮而導致盟友死亡是不光彩的。」

博布羅夫不禁好奇這位仁兄究竟有著什麼樣的故事,她跟其他人都有聽出弦外之音,即便是面臨這麼艱辛的困境,這位善良的醫生依舊拒絕傷害別人。

薩哈里擁有傑出的軍事才能,並且將榮譽視為攸關生死的事情,跟他們打了幾十年的仗之後,博布羅夫對此深有體會,然後她在近幾年跟薩哈里歐之劍一起參加訓練,又證實了上述的論點。說不定醫官就是搭乘UNSC無盡號的薩哈里歐之劍的人員之一?想到這裡,博布羅夫忍不住倒抽了一口氣。

無盡號。

光是這個名字,就足以讓人湧起一股意想不到的懷舊之情。

她是有多麼想念那艘船。

星盟戰爭期間,在各式UNSC船艦上面生活可說是跟地獄沒兩樣。在設計時嚴格遵守實用主義,那些冰冷的金屬棺材不斷將部隊送往下一個戰場,永遠都不曉得自己能夠走到多遠。但是,無盡號的引擎那安靜的嗡鳴聲;在外太空巡航、穿越色彩鮮豔的星雲時,透過中庭公園的透明觀測穹頂形成的美麗夜空;還有在辣椒烹飪大賽中,她跟葛梅茲(Gomez)上尉得到了相當不賴的第四名…

那是第一艘被她稱為「家」的船艦。


她回想起在安魂曲星的第一次硬著陸。跟他們交戰的星盟派系被狂熱的信仰—特別是自己正在服侍著活生生的神祇這點—所驅動著,並且不斷獻身於戰術上沒有機會克服的防線中。博布羅夫當時被指派為M510長毛象式(Mammoth)的駕駛,開著這台六輪死亡機器去摧毀敵方的粒子炮陣列,將當時還是中校的拉斯基(Lasky)與士官長送到那個讓他們困在地表上的重力井。

這彷彿是上輩子的事情似的…沒有人知道他們兩位後來怎麼了。據博布羅夫所知,完全沒有任何消息指出拉斯基艦長有到達凡人幻夢號,士官長更是早在無盡號遭到襲擊時就已經MIA了。

她唯一能做的,同時也是她唯一曉得該怎麼做的,就是繼續戰鬥。在星盟覆滅之後,那些對於和平時代的希望已經分崩離析了,星盟殘黨、叛軍組織、遠古的先行者創造物、叛變的人工智慧,然後現在又有了放逐者…「山丘之王」這個描述可說是對當前的局勢十分貼切,競逐著銀河系裡面最強大、最邪惡的那顆拳頭的寶座,這究竟是為了什麼呢?

「喂,醜八怪。」辛格准下士對著空曠處喊道,他曉得艾薛拉姆還在看著:「你說過,如果我們贏的話就會得到好處。」

艾薛拉姆沒有再次出現,不過他的話語聲穿過了清算之屋的牆壁,那壓低的聲音就像是在透露秘密一樣:「就跟阿崔奧斯在失去弟兄們的無數戰鬥之中倖存後,所獲得的獎賞相同。」

「那會是什麼?」

「清算之屋會迎來新的黎明,你們會得到食物跟飲水,然後明天…你們將會再次戰鬥。」

「你這個王八蛋。」

「振作吧,人類。在每一次你站起來戰鬥的時刻,你會更了解阿崔奧斯,你會更加了解放逐者,然後你也會更了解吉拉漢尼是如何獻出自己的生命。」

隨著戰爭統帥的話語聲的消逝,房間周遭的門打開了。

博布羅夫開始緊張起來,擔心敵人會立刻從四面八方一擁而上,可是通道依然是暢行無阻的。

然後他們就聽見了。

有如一台古老機器深處的發動機,發出雷鳴般的啟動聲。那是令人懼怕、噹啷作響的心跳聲,想必是用至少十幾把重力鎚的握柄一齊敲擊地面來發出的聲音。

他們緩緩地開始行動,博布羅夫則是數著每個節拍之間的秒數…

一、二、三、四…鏘!一、二、三、四…鏘!

周遭的空氣被聲響給填滿了,有如潮水般地湧入整個空間。

強大,而且勢不可擋。

時間立刻就只剩下三秒。

一、二、三…鏘!一、二、三…鏘!

博布羅夫感受到一股緊張感在她的肚子裡面翻攪著,她的脖子後方的汗毛豎起,而身旁的三人則是開始轉移陣地,準備面對不可避免的硬仗。

時間剩下兩秒。

一、二…鏘!一、二…鏘!

敵人馬上就會開始進攻。

她很清楚。

然而,在這一剎那,博布羅夫突然覺得實際情況變得既平靜又清晰,即便她早已知道這樣的祈求馬上就會以野蠻的激烈釋放作為結束。身為一名經歷過星盟戰爭、享受了短暫和平之後再次入伍的陸戰隊員,她以朋友的身分迎接這一刻。

抉擇非常簡單,優先的事項很明確。

適應,生存,然後…

她吐出一口氣,環顧著她的火力小組,發覺他們的神情反映出了她自己那不屈的決心。

接受即將發生的一切。

敲擊聲來到極度狂熱的程度,隨著聲音越來越近、越來越大,鎚子的噹啷聲達到了最強音。

剩下一秒。

呼出最後一口氣。

隨之而來的是狂奔的腳步聲、嗜血的吼叫,博布羅夫與她的隊伍立刻全面開火,開始背水一戰。

艾薛拉姆的話語依舊迴盪在耳際。

「奮力拚搏,死得其所。」



註1:清算之屋(House of Reckoning)是艾薛拉姆在Zeta環帶的總部,裡面除了艾薛拉姆用來調兵遣將的指揮室,還有龐大的訓練設施跟刑求設備。部分的UNSC戰俘會被迫在這邊參加「訓練」,對抗數量遠勝於己的放逐者部隊。

Reckoning一詞有著計算、算帳的意思,雖然偶爾有人會翻譯成「審判」,遊戲裡也是用「審判之屋」,但是Reckoning跟Judgement的詞意上是有落差的,因此我還是譯為「清算」了。


註2:雖然都被翻譯成「狂戰士」,吉拉漢尼狂戰士(Jiralhanae Berserker)跟薩哈里狂戰士(Sangheili Zealot)的原文意思是不太一樣的。


鬼面獸的「狂戰士(Berserker)」一詞源自北歐神話,指該戰士像是被催眠一樣,以狂怒的姿態戰鬥,在遊戲裡就是指「無限」裡面那些瘋狂衝刺的憤怒猩猩了。



菁英的「狂戰士(Zealot)」一詞的是指「狂熱者」。人如其名,除了純熟的戰技之外,他們對先行者的信仰是很虔誠的,就算是星盟滅亡後依然有部分人依然故我。



註3:Sidekick一詞有著「搭檔」、「跟班」的意思,用知名角色為範例的話,華生就是福爾摩斯的Sidekick。然後官方翻譯成「前鋒」雖然好聽,但已經算是超譯了。

-----------------------------------------------------------------

《清算的試煉》跟《血月之戰》有點像,都是藉由短篇小說找回了幾位老面孔。雖然沒有《血月之戰》那樣各種穿針引線,不過那滿滿的黑色幽默讓我在翻譯時大笑了好幾次,醫官薩哈里相當可愛,還有贏過放逐者的獎賞是再戰一日,根本超靠北XD


而且這篇小說也是搭配「無限」的槍林彈雨模式一起上線,而且用內容有倒數的小說來度過跨年夜,某程度上還真是適合啊。

1

0

LINE 分享

相關創作

【惡搞】HALO陣營九宮格

HALO武器介紹:M99A2S3支柱式反器材步槍

HALO說書時間:最後一戰-希波克拉底

留言

開啟 APP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