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屋創作

日誌2024-02-06 23:02

【翻譯】川上稔專欄「『閉鎖都市 巴黎』日記文學? 異色的作品形式」

作者:只成一事

出自「川上稔がフリースタイルで何かやってます。」
其中的『閉鎖都市 巴里』日記文学? 異色の作品スタイル

閱讀前注意:
.個人追加註釋會用「※+這顏色」來表示,有時會忘記換顏色

人物介紹:編輯?代理:  川上稔代理:


『閉鎖都市 巴黎』日記文學? 異色的作品形式

「這次的話題,是經由手記來成立的世界"巴黎",其規則還是還是表現方式是怎麼一個樣的東西呢,這樣。呀ー,只是聽一點是搞不懂意思。可是明白了的話就會"啊啊!"的那種。來看看那樣的巴黎的系統還是表現吧,是那樣的談話」

「日記調調的小說……,是什麼?」

「呀嘛,很普通唷? 日記文學。古代的隨筆很多會變成非虛構(nonfiction)的日記文學,"清秀佳人",還是夏目漱石的"心"也是那邊的要素相當高」

「啊ー,第一人稱的小說又日常性很高的話,就會日記化,像那樣的」

「就是那樣。所以像巴黎的形式,作為類別而言我想是算在日記文學之內。ーー在輕小說相當稀奇就是」

「話雖如此,可是以我們來說,是怎麼認為的?」

「我想想。其實內部使用的不只是日記。信件還是時間表、紀錄片也是有各種形式,也就是說我認為是"書信文學"」

「――然後? 是怎樣的形式和理論呢?」

「我想想。要說巴黎嗎,是法蘭西全體變成被情報化的世界,人在哪裡藉由把自己"作為文學來思考"來存在。
 我思,故我在,這樣」

「被寫下的東西會存在於作品中……,跟這個一樣對吧?」

「對。所以在這個世界的人,是一直用第一人稱來說話的狀態。這個,給自己做書寫的行為,稱作"詞認筆"」

「事到如今才發覺,可是是"視認"嗎? 這個」
※日語的視認與詞認同發音

「那也是有,可是"自認"的要素比較強呢。是如同"Sign"所表示」
※詞認筆在作中的英語寫法為Sign

「啊ー原來如此。自己視角的自言自語,像那樣的」

「對對。要把自己存在著的這件事來接連寫在世界上的意思唷。
 可是那樣的話,會盡是自言自語,會不知道他人、還是外界的動向對吧?」

「啊ー,是呢! 確實盡是說自己的事情的話,會看不見外面。就像是走路玩手機的狀態對吧?」

「對對。所以偶爾,要吸收外界的情報。而那個行為稱作"加詞筆"。像是拉出潛望鏡來確認海上的感覺」

「那樣的話"加詞筆=加筆"對吧。
 靠那個給周圍做一點確認,如果自言自語跟外界有出入的話就做修正,然後又進入自言自語的感覺嗎?」

「就是那種感覺。
 ――總之,基本上是一直在說自己的事情,如果偶爾想到"差不多要跟周圍有偏差了"的話,就用"加詞筆"做確認、修正,這樣。
 日記部分,基本上是"詞認筆",偶爾"加詞筆",所以會變成這樣的表現方式」



「ーー用《》來框住的地方就是加詞筆部分對吧。
 之外「貝瑞塔的日記」,這個東西,有一點點的"信號"感呢」

「那個本身並不是規定就是。儀式般的會"懂"對吧。會知道,接下來她要講述」



「在這些日記中有的《》的是加詞筆啊?
 必須要注意的是,這個,是主動(Active)制這件事」

「主動制?」

「對。在作品中被這麼說明」



「我看看,也就是說這個,在戰鬥之類,要是不取得平衡,或是時機良好的進行自己的行動的宣言(加詞筆)和對手的行動的確認(詞認筆)的話,會被趁虛而入?」

「就是那樣。會因為做了多餘的一行的加詞筆,或是做了看錯對象的詞認筆,而變得無法讀取到對方的表情,所以要注意唷」

「不、不能大意呢……」

「所以也會有擦身而過之類的各種情況。而在那裡會產生戲劇是跟信件的往來是一樣的。跟WW2的時代性很合適,是相當有效果。
 然後日記,寫法也會因人而異。這個就是敵對方的軍人海因茨,和主角們的監護人? 般的角色的基由姆的日記」



「會跑出角色個性呢……!」

「就是那樣。因為在塞滿第一人稱小說的有趣地方之上,還有遊戲般的系統加入,所以每次閱讀都會有發現還是新的解釋。
 那就是巴黎」

「ーー然後嘛,關於巴黎的實際上的作業,是已經在我這邊講述過了(同人誌:都市的行走方式.巴黎篇)。如同在那之中說過的,企劃還是點子是從幾年前就存在,連叫作書簡都市的名稱也已經備好」

「不是突然想到的意思對吧」

「在思考倫敦的時候,不是會思考,應該會有同樣的都市作為變化體(variation)來存在嗎?
 如果有書本的話,書本=一般傳布的東西,那私人性的文章=書簡,我那麼想了」
 
「啊ー,公與私,像那樣的」

「對對。現在的話或許會更細分化。就會分成信件跟日記的都市,之類」

● 
「那麼,會想到做這個的企劃,是怎樣的東西呢?」

「我想想。有作為都市的企劃,和經歷性的企劃。
 作為都市來思考的情況,因為已經香港、OSAKA這樣連續了兩次亞洲,所以想說差不多要回到歐洲,跟香港和OSAKA是現代(當時90年代)的話,柏林和倫敦就是WW2之前。
 所以我想說,會需要聯繫兩者的東西」

「所以才WW2……,這樣的想到了,可是那之後,60~80年代,有事件性的都市是很難一下子想到呢……」

「嘛ー雖然有各種政治事件,可是世界全體動作了的那種大家都知道的事件和擁有那個的都市,跟WW2的戰火紛飛相比的話會有些稀薄呢,冷戰時代」

「雖然單獨的大事件很多」

「就是那種感覺。ーー然後因為在我的腦中有以黑潔兒為主角的年代記性的新柏林。而這個是以前說過的"系列",可是在做那個之前,都市的方向性或是基礎,我想要好好的寫出來一次。這個,就是作為都市的企劃」

「那,作為經歷的企劃呢?」

「接續OSAKA的"自我重啟"。初代負責人,是原本對這邊的文章不合的人,柏林跟倫敦是用"這樣可以嗎……?"的感覺來寫了,而在香港的時候負責人改變,變成自由主義」
※這裡的柏林是1935

「是很極端的變化呢……」

「是呀。ーー然後,幾乎已經完成的原稿的香港,是從柏林、倫敦來接續下來的文體,而要用這種方式寫我覺得很難受,因為這樣,在OSAKA的時候一面依賴技能標示,一邊自己的文體原本是怎麼樣子來著……,這樣的做了回憶」

「……為何加入了技能標示?」

「那是在OSAKA的時候會說,也就是技能標示本身是"表現方式的變更"。因為毆打或是發覺之類,把那種東西替換成其他言語也會相通的遊戲我感覺到很有趣。
 另一方面,在想要重新捕捉自己的文體而做的寫作,因為技能標示可以代替所有行動系的文章,所以我這邊就可以集中精神在那之外的情景,風景描寫」

「啊ー,原來如此……。因為要是一口氣審視的話,腦袋會爆炸……」

「對對。可是,正因為有技能標示的有趣,所以那是就算沒有自己的文體的審視,也還是有自己的文體的梗。以我來說是沒有去想要那麼做,可是得利了兩個,是那種感覺」

「另外在OSAKA那一邊,審視順利成功了嗎?」

「那個在OSAKA的時候說不會比較好嗎……?」

「那,在巴黎這邊,作為經歷的企劃是?」

「因為在OSAKA有了幾個在寫實系描寫的手感。啊啊,情境描寫之類、風景之類,感覺到,可以用寫實來寫到某種程度。ーー所以妳想啊,接下來我就會想說來訓練總是在做的"對自己的反向行動",和OSAKA的技能標示那種"表現方式的變更"」

「那個,反向行動的意思……,因為在OSAKA做過了寫實的情景描寫……」

「對。內面的描寫。ーー可是這個,用普通的文體來做的話,就又會回到香港以前的文體對吧? 所以我就想了要用徹底的第一人稱。在那種情況下,我想到,插入"寫實系的第一人稱"的加詞筆的話,敘情與寫實的重新捕捉,就會湊滿到一定程度」

「又做各種麻煩事……」

「嘛因為做了這麼多,所以在下一個新柏林,儘管自己所能的文體很拙劣,也還是重新開始了。這邊,有依序閱讀都市的人,沒有了解到有別於小道具的"文體的變化"的理由,而正在說"啊ー"嗎」
※小道具 正確是指攜帶用小型電子產品

「……是說,真的,是成為職業之後做的事情嗎,這種自己的文體的重新捕捉之類」

「嘛那邊的事情,是沒辦法。可是我希望你記住的,是就算變成了職業作家,那之後也還可以做自己的"變更"這件事。
 方向性的變化,還是從之前說過的事情來變化,就算是這樣,若是"這樣寫較輕鬆"的話,那麼是可行的」

「基準是"輕鬆"嗎」

「"雖然痛苦可是那是正確"的思考,要放棄。要說為何,就是我們的工作是寫書,如果那裏有痛苦的話是不會持續長久。實際上我看過好幾個作家,說"我是必須要這樣做",然後那麼做之後就退場的情況。
 就算改變方針還是撤回前言是很難看的事情,可是也不是壞事。也不是會因為法律而被懲罰。
 希望用"這樣比較好寫"的心情,來配合實力還是流行的做變化」

0

0

LINE 分享

相關創作

【翻譯】川上稔專欄「『奏(騷)樂都市 OSAKA』日本這個東西的觀看方式」

【翻譯】川上稔專欄「『電詞都市 DT』領先時代的在VR世界的故事」

【翻譯】川上稔專欄「『虛構都市』書本世界的設定與規則.前篇」

留言

開啟 APP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