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屋創作

小說2019-05-16 16:29

槍彈辯駁——犧牲與救贖的高中生37(END)

作者:桃姬

*注意事項*
*彈丸論破同人
*原創角色
*時間設定在「新希望峰學園」建立後十幾年的未來

第六章 學級裁判 之三

【學級裁判,重新開庭】

「各位到底要怎麼做呢?
『畢業』——所有人從此在新世界程序中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退學』——讓我從兩個世界中永遠消失,除了各位以外的同學們將永久成為植物人;還是『無人處刑』——死去的同學們一樣不會醒來,外加把讓你們經歷自相殘殺的罪魁禍首放到現實世界?」

不管哪個選項無疑都會犧牲掉某些人事物,我該怎麼辦?上一次不知道怎麼辦時,是幾年前來著?我已經有好久好久沒有這種,身處五里霧中的迷茫感……

其他人似乎也是一樣的,沒有半個人提出意見,而大家將求助的眼神轉向了我:
「……」
「我們,該怎麼辦?里夜ちゃん……」
「御十義さん,我知道這是蠢話……但是,我果然還是想再見大家一面……」
「里夜さん,這件事我真的不知道怎麼決定……」

「我……」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但是我不能這麼說……我可以這麼說嗎?應該說我有資格這麼說嗎?

【議論開始】

御十義:「我……」

A)『畢業』
B)『退學』
C)『無人處刑』(V)

不行!如果『無人處刑』,鳩羽會……

A)『畢業』
B)『退學』(V)
C)『無人處刑』

不行!如果『退學』,那麼死去的人都……

A)『畢業』(V)
B)『退學』
C)『無人處刑』

























鳩羽:「妳做的不對!(それは違うよ!)」

【論破!】(※主視角換回鳩羽翔也)

御十義:「?!鳩羽你……」

翔也:「嚇死人了!『我』是怎麼了啊?程式出現BUG了嗎?」

鳩羽:「……你說過深層新世界程序能『所有人都能幸福』。那麼你……『我們』的幸福結局是什麼樣子?」

翔也:「我……當然沒有那種東西啊!事到如今我怎麼可能過著幸福的日子?!」

鳩羽:「為什麼不可能?沒錯,我只是個遊戲NPC,但我也是『鳩羽翔也』。我可以清楚的告訴你——我的幸福,就是和讓我痛苦的不幸一同前進!」

翔也:「啊~?你突然在胡說八道些什麼?果然是出現BUG了吧?!睜開眼睛看仔細啊!」

翔也:「我用生母的死換來『超高校級的偵探』的名號、喚起爸爸曾有過失敗婚姻的痛苦過去、讓媽媽扶養丈夫和別的女人生下的孩子、分走了妹妹應有的親情、最後還受到遊戲光碟影響,讓曾經的同班同學自相殘殺……」

翔也:「這種不幸要如何帶著前進?!你說啊!你來告訴我啊!『鳩羽翔也』——你誰也無法救贖!」

【得到言彈:救贖】

鳩羽:「我決定了,要扭轉『我』的錯誤!這是我的任性也好、自我滿足也罷,我會做出——救贖!」

【無止境議論開始】
【裝備言彈:救贖】

翔也:「外面的世界是自私的,只要留在這裡……所有人都可以獲得幸福喔~」

百式:「……

翔也:「如果選擇無人處刑或退學,死去的同學們都不會回來了。」

松本:「……

翔也:「你們要怎麼做呢?回到那個自私的世界嗎?回到那個失去了你們就變得一團亂的世界?」

御十義:「……

翔也:「不用做出讓自己痛苦的選擇,只要按下畢業就皆大歡喜了喔~」

九十九(兄):「……

大家都不說話……看來我得一個一個說服了!

翔也:「外面的世界是自私的,只要留在這裡……所有人都可以獲得幸福喔~」

百式:「……

鳩羽:「面對不幸吧!(不幸を向き合う!)」

【論破!】

巽美:「小鳥……如果選畢業,小鳥和小佐佐都能得救嗎?」

鳩羽:「百式さん,妳說過妳想用音樂改變世界吧?如果是能聽見大家內心痛苦聲音的妳,一定可以用音樂拯救他們的!」

百式:「……巽美想過了,小鳥在最後是因為自身感情而選擇相信小鴿子……小鳥完成了她想理解何謂『感情』的願望……嗯!巽美果然也不想放棄改變世界的心願!」


【無止境議論開始】
【裝備言彈:救贖】

翔也:「外面的世界是自私的,只要留在這裡……所有人都可以獲得幸福喔~」

百式:「巽美決定了!巽美要面對人生!」

翔也:「如果選擇無人處刑或退學,死去的同學們都不會回來了。」

松本:「……

鳩羽:「面對不幸吧!(不幸を向き合う!)」

【論破!】

松本:「像我這種人,就算回到現實世界,也沒有辦法獲得幸福吧……」

鳩羽:「怎麼這麼說呢?松本くん可是ZERO老師喔!是22個世界的創世神、『來自異世界的魔導師——ZERO』喔!」

松本:「呀啊——不要那樣叫我!我知道了!我會選擇『無人處刑』的!!」


【無止境議論開始】
【裝備言彈:救贖】

翔也:「外面的世界是自私的,只要留在這裡……所有人都可以獲得幸福喔~」

百式:「巽美決定了!巽美要面對人生!」

翔也:「如果選擇無人處刑或退學,死去的同學們都不會回來了。」

松本:「不管你怎麼說,我都要面對現實!」

翔也:「你們要怎麼做呢?回到那個自私的世界嗎?回到那個失去了你們就變得一團亂的世界?」

御十義:「……

鳩羽:「面對不幸吧!(不幸を向き合う!)」

【論破!】

御十義:「我……真的能帶著你們離開嗎?」

鳩羽:「御十義さん,妳是我見過最堅強、最強大的人,不管妳是男是女、是繼承家業或白手起家,妳一定都會是帶領大家走向幸福的領袖!」

御十義:「你……哼~區區一個鳩羽還滿能說的嘛。我根本不需要誰給我『幸福快樂』的結局,我的生命可沒那麼空虛!」


【無止境議論開始】
【裝備言彈:救贖】

翔也:「外面的世界是自私的,只要留在這裡……所有人都可以獲得幸福喔~」

百式:「巽美決定了!巽美要面對人生!」

翔也:「如果選擇無人處刑或退學,死去的同學們都不會回來了。」

松本:「不管你怎麼說,我都要面對現實!」

翔也:「你們要怎麼做呢?回到那個自私的世界嗎?回到那個失去了你們就變得一團亂的世界?」

御十義:「這樣的世界,才有我奮鬥的價值。」

翔也:「不用做出讓自己痛苦的選擇,只要按下畢業就皆大歡喜了喔~」

九十九(兄):「……

鳩羽:「面對不幸吧!(不幸を向き合う!)」

【論破!】

九十九(兄):「……」

鳩羽:「九十九くん……」

九十九(兄):「你不用試著說服我,我當然永遠遵從里夜さん做出的決定,再說我原本就同意無人處刑。」

鳩羽:「啊?說的也是……」

【全論破!】

翔也:「這是,這是怎麼回事?你們真的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為什麼要回到讓自己不幸的境地?!為什麼?!」

御十義:「因為這就是『生命』。在痛苦中掙扎求生、在逆境中逆流向上、在困境中做困獸之鬥,人生就是以不幸來做為成長的墊腳石。」

翔也:「但是被不幸壓死的人也大有人在啊!既然有脫離不幸的方法,為何還要繼續折磨自己?!」

百式:「但是那樣巽美不會成長!巽美想要的絕對不是安穩又無風無浪的人生!」

松本:「沒錯……我,想在現實世界抬頭挺胸!我想連同我的朋友的份一起前進!」

翔也:「回到現實世界,表示你們又會開始繼續犧牲他人換取成功了啊!」

九十九(兄):「不管犧牲或被犧牲,人都會因此變得堅強,用被規畫好的日子制定的每一天……不是我們要的。」

翔也:「我……你們……」

鳩羽:「已經夠了。『我』也是一樣,被不幸的記憶折磨才會變成這樣的吧?但是就算是不幸與痛苦,也是我生命中的一部份,是組成『鳩羽翔也』這個人格的記憶。所以,請你回到現實世界後,好好面對自身的不幸和罪孽吧!」

翔也:「你到底知不知道,你會消失的!在無人處刑的那瞬間,我可以活著出去……但是你就會和這個遊戲一起,連屍體也不留的永遠消失!」

鳩羽:「『這也是我選擇的路啊~』」

翔也:「為什麼?你,明明是我……為什麼這樣甘願去死?」

鳩羽:「『If I were assured of the former eventuality I would, in the interests of the public,cheerfully accept the latter.』」

「如果可以確實讓你毀滅,為了公眾的利益,我很樂意迎接死亡」……這是福爾摩斯小說裡的經典台詞,我相信『我』應該明白這句話的意義。

翔也:「……我,輸了。」

【學級裁判,退庭】

「你承認輸了,那麼?」
「對,看來是無人處刑結局了。太可惜了~本來還以為我終於也有機會實現我的夢想……」

看著「自己」陷入低落的樣子,感覺還真不是普通的詭異,不過這麼一來就全都結束了。
全都……要說我一點都不怕,這是不可能的。雖然只是刪除NPC,對我而言卻是死亡,人生僅有一次,最初也最後的儀式……

「鳩羽くん,我們……」
「我們真的可以選擇無人處刑嗎?這樣的話,小鴿子你會消失耶!」
「嗚嗚……直到最後還是不讓我把話說完嗎?」
「松本くん、百式さん,我說過了,我要帶著不幸一同前進。就算我會因此消失也……不,事到如今我還是不要逞強了。我很害怕、真的不想死。可是這是沒有辦法的……」

「也許有辦法。」
「咦?」

「御十義さん,這是沒有辦法的!」聽見御十義さん的話,「我」提出了異議:「無人處刑結局的瞬間,這個失去管理人的遊戲就會瓦解,而遊戲程序的所有東西都會跟著消失,我剛才已經說明過了。」
御十義さん並沒有被這番反論駁倒,她摸摸口袋拿出一個東西:「那是在沒有管理人的情況下吧?如果有人能繼任管理人的話,我們登出的同時也可以保留這個遊戲世界了。」

這下輪到我震驚了:「那是——苗木誠的Alter Ego?!」
「Alter Ego?是指建立NPC鳩羽的那個人工智能程序嗎?」
「苗木學園長的Alter Ego?有這種東西喔?」
「是御十義さん找到的嗎?怎麼沒跟我們說?」

「這說來複雜,總之他是紫王繪理香留給我們的一線生機。Alter Ego曾說過會拯救我們。於是我想到了,如果這個遊戲可以轉讓管理人職務,或許能讓Alter Ego來當新管理人。」

「御十義さん,為什麼要為了我這麼做?雖然嚴格說起來我不是黑幕,但『我』是害你們經歷這些的人……」
「我不想犧牲你,鳩羽翔也。這個理由就夠充分了。」
「御十義さん……」

「想不到還有這招……好吧~就這麼辦!」這番言論讓「我」笑了出來,他打了一個響指後,外接式USB用的插孔出現在御十義さん的投票面板旁邊。雖然這裡是遊戲世界,親眼看到這種超現實畫面還是滿吃驚的:
「不過要讓Alter Ego成為新的管理人,必須和無人處刑同步交接。也就是說,要是投票完他還沒有上傳完畢,Alter Ego就無法成為管理人!而且,死去的同學們的備份資料我也不會給他喔~」

「無所謂,這樣就夠了。」御十義さん將USB安裝上,裁判場中的大螢幕也出現「上傳中」的字樣,接著我們要做的事就是將票投給自己。

不管我的未來如何,這個荒唐的自相殘殺遊戲,將在此畫下句點。

「我」走上黑白熊的座位,清清喉嚨,完成他作為遊戲管理人的最後一次工作:「接著將進入投票環節,你們所做出的結果會是什麼呢?是正確,還是不正確呢?」

投票完的瞬間,電子大螢幕上的Alter Ego資料夾也完成了上傳,螢幕閃了幾下,「苗木誠」出現在畫面之中:『……啊!妳成功了嗎?御十義さん!』

「哇!他說話了?!」
「冷靜,小九九你這樣看起來很小題大作。」
「怎麼樣?你成功成為了遊戲管理人了嗎?」
『沒錯,可是……』
「好了,別可是了!」話還沒說完,「我」突然打斷了Alter Ego的話:「作為新管理人,你也差不多該公布投票結果了。」
『……嗚。』

Alter Ego的這個反應讓我有些不好的預感,電子螢幕的畫面一轉,吃角子老虎機的輪盤開始轉動……等等,我們如果一人一票,這個輪盤為什麼會轉動?等到輪盤停下,歡呼喝彩的聲音諷刺的打擊我們神經。

「咦?!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為什麼投票結果是……」
「你做了什麼?我們明明是投自己,怎麼最後會出現鳩羽最高票的結局?!」

「恭喜各位~造成這一系列悲劇的兇手正是——『超高校級的偵探』鳩羽翔也!這樣的結局也等同於『退學』,就差在遊戲不會被刪掉!」
不顧眾人的吃驚,「我」跳下了黑白熊的位置:「當管理人交接完畢後,我也就只是普通的學生了呢~這麼一來我當然也有投票權,但是『鳩羽翔也』這個選項只有一個對吧?我和我的NPC都給自己的話……」

「小鴿子,就會得到兩票了……」
「你竟敢陰我!」

「我沒有啊~我只是忘了說這件事而已。況且就算我說了,也不能改變什麼。既然無法實現心願,那麼至少讓被遊戲光碟洗腦的人,這麼去死吧~一命還一命,況且我背負的還不只一條命。不過別擔心,新管理人一定會讓你們平安回去的!」
「我」果然是個固執的人,我看著吃驚的大家,本來應該要和他們同等憤怒的,我卻有些想笑:「不要生氣了,這和剛才的結論也沒有差別。我已經做好覺悟了……」

「鳩羽くん……」
「你可是被自己坑了,你不生氣嗎?!」
「就是說啊……巽美本來還以為小鴿子有救了!」
「這,都是我的錯……」

「不是妳的錯,御十義さん。我反而要謝謝妳,讓我知道就算到了現在,你們還是願意拯救我。」
「……我會挽回的,不管發生什麼事,我都會想辦法重建你和死去的人們的資料。」

「是嗎?那妳加油吧~好!接著終於要結束了,我終於要死了。這就是死亡呢~這就是……」雖然一臉超然,「我」果然還是會害怕死亡。但是這份恐懼最後依然被「我」隱藏起來,他看向電子大螢幕:「請新管理人來執行處刑吧~」

『鳩羽くん,這樣子真的好嗎?』
「沒什麼好不好的!你只要執行好管理人任務,再把剩下的人都登出就好!」

「我」笑了出來,從未想過我居然能看見自己露出那種悲傷又燦爛的笑容,或許我現在也露出相同的表情吧:「好的!我這次為『超高校級的偵探』鳩羽翔也,所準備了特別的體罰~那麼我們卯足全力開始吧!心跳不已的……體罰時間!!」

【已確認鳩羽くん為犯人,處刑開始】
【超高校級の「探偵」鳩羽翔也,处刑執行】

【公平正義的兩端】

【公平正義的兩端】
一個巨大的正義女神像佇立在一個牆壁和地板都長滿巨大尖刺的房間中央,兩個鳩羽站在女神手拿著的天秤兩端。接著天花板開啟,黑白熊玩偶落下並輪流掉落在天秤兩端,每次落下的玩偶都比前面的更大更重。

就在兩邊的人都快被淹沒的同時,一隻異常巨大的黑白熊玩偶掉落在右邊,懸掛用的鍊子因為撐不住重量而斷裂,站在上面的人和無數玩偶落下,被地板上的尖刺刺穿,化為由0與1的符號組成的人影後消失。

同一時間左邊的人因為槓桿原理而和玩偶一起飛了起來,最後撞上牆壁上的尖刺,血流如注的斷了氣。


﹊﹊﹊﹊﹊﹊﹊﹊﹊﹊﹊﹊﹊分隔線﹊﹊﹊﹊﹊﹊﹊﹊﹊﹊﹊﹊﹊

這樣,一切就結束了……這就是結局了,到最後居然還是用自己的方式反擊了,你果然是個不簡單的人啊~鳩羽翔也。

『那麼接下來就輪到各位登出遊戲了。你們不只會保留在這裡的記憶,等出去後被消除的這5年來的記憶也會回來。』

Alter Ego開始告知後續的流程,他有些無奈的看著所有人,接著換上堅定的表情安慰大家:
『不要擔心,雖然鳩羽くん的確沒有把死去同學的備份資料給我,不過我會用管理人的身分在這所學校中找找看,一定會把大家的資料找回來的!』

「我們這裡也會努力。」
「沒錯!巽美也不要再依靠別人了!」
「我可還有很多帳要和鳩羽留到現實世界算,不能讓他這麼一走了之。」
「九十九くん,你這話好恐怖啊!」

『我相信各位,那麼我開始登出作業了。希望接著我能和你們在不同世界再見……這話聽起來好像有點不吉利~不過你們知道我的意思吧?』

螢幕一暗,Alter Ego開始了登出作業,我們沉默了好一陣子,百式巽美才試著開口:「照剛剛說的,我們在現實世界也是神隱了一陣子吧?那巽美現在還紅嗎?會不會這段期間,頂尖作曲家的寶座已經被人篡位了呀!」

同為創作者的松本零,對這個話題自然是感同身受:「說的也是,我的作品恐怕也被腰斬了吧……讀者總是喜新厭舊。」
「如果是這樣的話,你們都和九十九一樣來我底下工作吧,我一定能找到最適合你們的位子。」
「咦?原來我還沒被開除啊?」
「為什麼是九十九くん驚訝?」

「不過里夜ちゃん,妳失蹤的這段日子也不知道御十義集團怎麼樣了耶~萬一已經找到新的總裁怎麼辦?」
「不管御十義集團還有沒有我的位置,我都一定有辦法登上社會的頂點。就安心跟著我吧~」
「安心感+999……為御十義さん工作或許是好事。」
「或許?松本你這話是在懷疑里夜さん作為上司的人德嗎?!」
「噫!對不起——」

此時四周被白光包圍,看來我們已經在登出了。這個荒誕的長篇故事,這下終於結束了,我們將背負起這些痛苦的回憶,走向幸福的未來。

最後的學級裁判——在此落幕。

第六章【犧牲與救贖的高中生】END

-The End-

剩餘人數:4人

























「啊啊~果然鳩羽くん也不行啊~」將下巴靠在黑白兩色組成絨毛娃娃頭上,我看著這個人的結局不禁感嘆。

睦月拓不行,因為他只在乎自己,沒有去好好看著他人。鳩羽翔也不行,畢竟他從一開始就沒有「希望」和「絕望」,自然是不可能變成那個人的。

究竟要到什麼時候呢?什麼時候我才能找到足以繼承「絕望」的人呢?我真的好想看看啊~

到底誰能成為——「第三代江之島盾子」呢?

【槍彈辯駁——犧牲與救贖的高中生】-The End-

8

9

LINE 分享

相關創作

小型彈丸論破~湛藍的希望與鋼鐵的絕望~CH4-7

「超高校級的藝術家」角色生日賀文2

槍彈辯駁——犧牲與救贖的高中生 第一章 花絮

留言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