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屋創作

巴哈姆特 APP

專屬 ACG 勇者的廣闊世界

以 APP 瀏覽

小說2020-05-28 18:13

《觀劇之魔女》A.D. 2004 #019-021

作者:日笠陽子

  「我我我就說嘛!倉科同學是傳說中的雲外鏡啊。只要她有心,任何祕密都會挖出來。」
  「倉科同學真的是妖怪?」
  山本紗耶語氣轉變,倉科明日奈並未理會。當前她優先鎖定攻擊的目標,依然是山本紗季。
  「未成年就和男朋友珠胎暗結,之後不負責任想打掉孩子,瞞着父母跑來東京找姐姐幫忙……雖然和我無關,但是那位未出生的孩子竟然投胎找上這麼爛的母親,不由得感到可憐。」
  倉科明日奈再次慶幸,自己能夠完整健康出生,是多麼幸福的恩賜。因為這個世界上很多孩子,根本無機會見到世界,就此再次死亡,重入輪迴之道。
  「妳……妳怎麼會知道那麼多?不可能!你派人查我?」
  「都說了我是妖怪,能映照一切之雲外鏡,想要查探這些祕密,根本小菜一碟。」
  「不可能……不可能……我知道啦!妳一定是派人祕密調查我!」
  「在此之前我們連妳是誰都不知道,而且距離初次見面才不過半天。如果我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內飛去奈良又回來,那末更加不可能是人類了。」
  「奈良?」
  「山本老師的老家就在奈良。」
  對不起,一下子將別人的私隱都說出口。倉科明日奈有點不好意思,一時住口不談。山本紗耶正想按住妹妹時,她卻兀自不願認輸:「不可能!橫看豎看,妳都是人類?我知道了,妳其實是異能者吧?會用某些奇怪的超能力!」
  事已至此,還能負隅頑抗,個性未免太倔強嗎?就這麼不甘心輸給三歲的孩子嗎?哎呀哎呀,真是麻煩的成年人。
  「妳有甚麼辦法分辨妖怪和異能者?」
  「這個……總……總有辦法的!我去找警察!叫他們抓住妳去研究……」
  「妹妹,冷靜點。」山本紗耶按住山本紗季的手,阻止她取手機,同時婉言向倉科明日奈道:「對不起呢,妹妹非常抗拒接受非日常的事物。像是妖怪啊超能力啊靈異事件啊都很反感,希望倉科同學不會見怪。」
  「姐姐!」
  「妹妹,這處請交給姐姐,好不好?」
  山本紗季望望山本紗耶,又望望倉科明日奈,負氣地吃碟上的三明治。看來自己謊稱妖怪一事,觸動了對方逆鱗,所以反應才會如此激動。事實上自己真的是撒謊,既然出一口惡氣,腸胃舒暢,應當見好就收,開懷吃義大利麵。畢竟自己是比對方更年長,總不能沒見識地與對方纏鬥下去。
  (為何山本小姐如此討厭非日常呢?難道過去發生過甚麼事嗎?)
  (不知道。)
  (吶吶吶,我很好奇啊。明日奈想想辦法,將她討厭非日常的原因挖出來吧。)
  (不要,我拒絕,那和這次事件沒有關係吧。)
  (小氣!)
  倉科明日奈不欲節外生枝,何況山本紗季排斥心太重,不好套話,也就先別過度深究。至於土田晃司,乍聞如此驚人內幕,事涉女生隱私,身為男人的他更不便滲和,只好裝作聽不到。兩邊再度靜下來,氣氛轉趨沉重,山本紗耶嘗試笑言:「真是難以置信呢……無論怎麼看,倉科同學都和一般人類女孩子沒分別。」
  因為事實上真的是人類嘛,說自己是妖怪,都是騙你們的。但若然不騙你們,大家都不會認真看待三歲小孩。
  「關於我的事怎麼樣都好,最重要的是山本老師的事吧。」倉科明日奈不希望話題老是纏住自己,耽誤正事:「家中持續被不明人物擲恐嚇紙張,昨夜犯人更試圖襲擊山本老師。如果不及早抓住犯人,恐怕會有性命之憂。」
  土田晃司點頭:「對啊!也不知道犯人的目的,如果他想對山本老師下手就危險了。」
  「人家沒有想過事情會變成這個樣子……最初以為是附近的孩子在惡作劇,又或者是誤中目標。人家都有嘗試聯絡公寓管理員及派出所警察,可是他們都沒有理由……」
  倉科明日奈又在桌子下踢土田晃司的腳,不斷朝他打眼色,這傢伙才點頭:「山本老師不用怕,我們一定會保護妳,而且抓住犯人。」
  「土田老師……真的行嗎?」
  「哦!包上我身上!」
  沒錯,在適當時候展現一下自己身為男性的魅力,讓女性感受到安全感,那末告白成功機會都大增呢。機會都交到土田晃司去,至於能否成功,端看二人今後造化。
  「倉科同學,如果想找犯人,應該要怎麼做?」
  「喂喂喂……唉,沒救了。」
  「誒?沒救?」
  「不……是我太天真嗎?」
  明明將主導權交到土田晃司手上,他偏要推回自己身上,這傢伙也太沒用了。倉科明日奈打量眼前三人,無論是土田晃司抑或是山本紗耶都對倉科明日奈深信不疑。至於山本紗季鼓着臉頰在一旁發脾氣,只要她默不作聲倒也沒問題。
  「就算土田老師問我,我都不知道耶。」倉科明日奈如實相告:「多虧昨晚有白痴橫加一腳,結果抓不到犯人,更打草驚蛇。要是對方從此不敢再走出來,我也毫無辦法。」
  「對不起……」山本紗耶抱歉,可是山本紗季突然嗆話道:「呵,不是說自己本領很高明嗎?怎麼連犯人是誰都不知道?」
  「因為犯人是異能者,能夠用奇怪的超能力逃遁,而且一次都沒有露出過真面目。真身不明,所以無法鎖定目標觀察。」
  「呵呵呵,這是藉口吧?」
  當然是藉口,不明身分位置,肖恩當然找不到。
  「不要以為人家是萬能好不好?再說我可沒有義務要幫妳們。反正犯人目標是山本老師,與我沒有任何關係。」
  本來就只是一時興趣使然才跳進來,隨時抽身離開都沒問題。理所當然這番話是隨便說說,倉科明日奈尚未至於冷血至見死不救,尤其遇襲對象是表裏如一的大美女。
  「妳……」
  「好啦,妹妹。倉科同學好心幫忙,怎麼能夠對她如此計較呢?」
  「姐姐真的相信這孩子是妖怪嗎?」
  「唔……本來倉科同學在園內就是怪人。如果她真身是妖怪,好像一切都說得通。」
  「嗚噗!」倉科明日奈差點嗆死:「人家哪兒怪啊。」
  「之前就想倉科同學眼神很機靈,又很有主見,和別的孩子氣質大大不同。還以為是早熟的孩子,原來是活了四千年的妖怪,那麼就不足為奇了。」
  「太奇怪了!認真想想,為何妖怪要唸幼稚園?」
  「畢竟現在明日奈偽裝成人類,總得依人類的規矩生活,才不會惹人注目。」
  山本紗季老是想挑毛病,戳破倉科明日奈的謊言,可惜總是徒勞無功。
  「倉科同學,今晚還要守在山本老師公寓那邊嗎?」
  「說不定犯人還會捲土重來……當然也可能不會過來。」
  「不用了,姐姐由我來保護!」山本紗季頑固道:「怎麼能將姐姐的安全交到你們兩位來路不明的外人手上?」
  「妹妹,無論是倉科同學及土田同學都是一片好心……」
  「住口!姐姐太容易相信人了!」
  「山本小姐,犯人是異能者,妳未必是他的對手。」
  「哼,就算對方是異能者又如何?做事偷偷摸摸,恐怕只是擁有弱小的超能力。只要對方膽敢再現身,我就一拳打昏對方。」
  唉,如果土田晃司個性像山本紗季那麼主動進取就好了。難得提供機會,居然不會大力爭取,真沒用。不過山本紗季的推理並不算錯,假如犯人是強大的異能者,早就正面進攻,何需偷偷摸摸,入黑後躲在暗處,等山本老師睡覺後才現身?
  等一會,中間會不會有內情呢?比方說犯人本身就是社畜,加班至深夜才能出動犯罪?尚未明瞭犯人的行動模式及規律,豈能隨便下判斷?
  「呃……倉科同學……妳也要過來幫忙嗎?」
  「我才沒有空呢,晚上要陪媽媽睡覺。」
  「都四千歲了,還要摟着母親睡覺嗎?真沒用。」
  「父母都是普通人,只是不想讓他們擔心。人家才不像某些人,瞞着父母逃來東京,還要依賴姐姐幫忙找醫生打掉孩子。」
  「妳說甚麼?」
  「好啦,兩邊都不要動氣啦。」山本紗耶合十道:「妹妹這次是藉口休假來東京玩,拜托倉科同學和土田老師幫忙隱瞞,別將她的事說出去。」
  土田晃司豈敢違逆女神,自是一口應允:「這個當然!」
  倉科明日奈雙手叉在胸前,老氣橫秋地提條件道:「只要別向任何人,包括家父家母涉露我是妖怪的身分,我自然不會隨便亂說。」
  對方有把柄握在手中,自然不敢輕舉妄動。雖然整場會面並未取得實質的成果,山本紗季更出於私人理由不斷阻撓合作,可是至少能夠與當事人山本老師詳談,並取得她的理解。何況能吃到豐富美味的食物,倒也不枉此行。之後土田晃司親自驅車送倉科明日奈回家,山本姐妹則自行歸家,兩邊各走各路。
  (吶吶吶,人家也要跟着山本老師嗎?)
  (沒錯,既然犯人目標是山本老師,那麼我們只要守株待兔,期待他再度上門。)
  肖恩領命,卻沒有行動,反而瞞着倉科明日奈,待在家庭餐廳中。
  不遠處的桌子,有一位女子匆匆站起身,盯住餐廳外的土田晃司,然後轉向山本紗耶,流露出複雜的情緒。等四人離開後,才結帳離開。
  (萬萬料不到她會低頭矮身躲在座椅後面,要不是人家飄得高高,根本沒有注意到。)
  (肖恩注意到甚麼?)
  (不告訴妳。)
  倉科明日奈坐在土田晃司的車上,感受到肖恩傳來興奮的心情。由於對方關閉感官共享,一時無法看見那邊發生的事,只好憑心靈傳話詢問。豈料肖恩卻臨時隨性,拒絕回答。
  (是犯人嗎?)
  (人家甚麼都不知道呢。)
  (哼,妳的個性依然是這麼惡劣啊。)
  (知我者莫若明日奈也。)
  之前已經領受過肖恩各種任性妄為,她的所作所為全憑一己喜惡興趣,其他則完全不管。所以嚴格而言,她只為自己而行動,倉科明日奈至多也是在此之上進行勸誘或引導罷了。如果發現更有趣的事,就會自作主張起來。倉科明日奈早就瞭解,故此放棄迫問,坦蕩接受。
  (算了,等時機到了,自然會告訴我吧?)
  (正是如此。在果實未成熟前就強扭下來,可是不解風情呢。)
  (最高最新鮮最幸福的體驗嗎?)
  (沒錯!明日奈不也希望自己筆下的小說劇情精彩出眾嗎?)
  (觀眾可以擅自插手劇本嗎?)
  (嗤,這叫參與式藝術創作,Participatory Art,明日奈未聽過嗎?)
  (……算了,妳喜歡就行。)
  想要用人類的道德觀糾正肖恩的言行可是毫無意義,倉科明日奈早就放棄此途。好歹自己是肖恩的眷屬,若然會危及個人性命安全,肖恩絕不會坐視不管。既然她判斷不向自己報告,那末即是與自己無關或無害,更不需要操心煩惱。時機到了,能享受了,肖恩自然會向她說出來。
  當那名女子離開後,肖恩再飄至角落一張桌子,繞至一位男客人背後。對方看似有一番年紀,個子矮小,但眼神銳利。方才倉科明日奈四人談話時,他已經悄悄打量多時。
  「先生,這些……」
  「對,都給我就可以。」
  服務生在收拾桌面時,悄悄將倉科明日奈曾經用過的飲管及餐具放入塑膠袋密封,再遞給那位男客人。男客人偷偷塞來一疊鈔票,數額甚大,讓服務生非常高興。用一個小意外,掩藏更大的意外。倉科明日奈再如何聰明,也不可能察知家庭餐廳中同時出現兩位可疑人物。
  (明日奈也太受歡迎吧?似乎很有趣呢,還是先別告訴本人比較好。)
  肖恩吃吃嘴笑着,卻也沒有發現在窗戶外的天空,有一頭蒼鷹的銳目,同樣緊緊盯着她的一舉一動。
  話分兩頭,且說土田晃司載倉科明日奈回家的路上,尚是猶豫不安。擔心山本紗季能力不足,無法保護姐姐。倉科明日奈看不下去,擔心他一時分神致生意外,在後座發言道:「就算土田老師再如何操心掛慮,事到如今都無藉口待在山本老師身邊保護她。真是的,我已經做足準備送你過去,竟然不努力爭取,反而主動拱手讓給那位妹妹,太無能了。」
  「可是……對方畢竟是山本老師的妹妹……」
  一提到山本紗季,倉科明日奈頓時不愉快起來:「那臭丫頭腦袋不好,自大剛愎又逞強,肯定不是犯人的對手,十有八九會壞事。」
  「甚麼?那不是很危險嗎?」
  「對哦,但是對方拒絕讓我們插手,揚言一個人都能保護好山本老師,也就讓她威風一會吧。也只有等到失敗了,吃點苦頭,自然無法拒絕我們幫忙。」
  「不過……」
  「欲速則不達,犯人真身不明,我們也不可能廿四小時都守在山本老師身邊。倒不如說,現狀確實是山本小姐比較方便,她身為山本老師妹妹,可以常時貼身保護。再怎麼無能,至少可以當人肉盾牌吧。」
  同為女性,又是親姐妹,那怕洗澡時都可以共處。換成男性的土田晃司,肯定辦不到。本人似乎都理解,卻無法接受,仍然苦着臉。倉科明日奈道:「土田老師日間有工作,若然每晚守在山本老師公寓外,翌天上課時沒精神,怎麼辦?敵暗我明,人家未打過來,你先一步倒下,豈不是更危險嗎?」
  「難不成我們現在甚麼事都做不到?」
  「不,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想拜託土田老師。能否幫忙問山本老師,將犯人擲來的石頭及紙張等證物都拿過來?呃,還有昨夜擲中你手臂的那塊石頭,全部都打包拿過來給我望望。」
  土田晃司不明用意,但還是點頭。關於犯人的線索非常少,最怕是從此以後銷聲匿跡,那末誰也無法知道其身分,更無從追究罪責。反正管理員及警方同樣因循苟且,對山本紗耶的報案毫不重視。如果能夠偷偷驗明那些石頭與紙張,也許能夠提早獲知兇手是誰。
  「那塊石頭還會留在現場嗎?說不定犯人會回去現場,將石頭撿回去……」
  「犯人明顯是外行人,大半未有為意自己留下石頭會有影響,多半還在現場。」
  「外行人?從何見得?」
  「如果是內行人,就不會留下如此多破綻。」倉科明日奈見土田晃司那副蠢樣,心想與笨蛋說話真心累:「犯人自忖有超能力,以為只要蒙頭蔽體,從牆壁出入,便不會洩露身分,從而忽略自己擲出的石頭及寫過的紙張,統統都是罪證。居然讓山本老師蒐集,還拿去給管理員和警察照看。要是對面有人多少在意,檢查一下證物,恐怕就能夠揪出犯人的線索。」
  官家的成年人毫無作為,才迫使倉科明日奈代越庖俎,不得不親手檢查證物。正常犯罪事件,犯人必然想法子減少遺留的證物。但是這次的犯人卻故意送上一堆罪證,未免太不慎重。
  「區區石頭能夠看出甚麼……」
  「叫你拿過來就拿過來!」
  「是!」
  倉科明日奈當然沒有忘記肖恩不正常的舉動,恐怕方才在餐廳中注意到一些特別的事。本人拒絕向她透露,那麼問來亦無謂,只好暫且擱置於一邊,專心破解山本紗耶的事件。
  「犯人的目標是山本老師?出於甚麼原因呢?」
  所謂犯罪,來來去去總是離不開人與人之間的恩怨。那怕是誤殺案,犯人都有自己的主張及動機。正如寫小說時筆下的角色,犯人的行動,亦必然有動機及企圖。尤其是像這次事件,犯人明確針對山本紗耶下手,絕非無的放矢。關於這方面,倉科明日奈心底有些想法。作為花田幼稚園遠近馳名的年青女老師,天使臉孔魔鬼身材,而且與小孩子一般純真無邪的個性,絕對是狼群中最頂級最美味的羔羊。之前從肖恩口中聽聞,附近盯上她的男性可謂多如天上繁星。
  那麼犯人是喜歡上她的男人嗎?這個可能性太低。既然喜歡對方,那怕是滋擾,都會寫情信之類,或是露骨色情的文字,而不會是詛咒。
  所以反過來就理解,犯人十有八九是女性。循常理思考,以山本紗耶美若天仙的麗質,無自覺吸引男人的目光與欲望,十有八九會惹來那些男人身邊的女人妒嫉。她們之中或許有人認為山本老師是偷腥貓,勾引自己枕邊人,隨之便找上門發詛咒。
  當倉科明日奈將自己的看法說出來後,土田晃司點頭:「好像有點道理。」
  「你真的將我剛才的推理照單全收?好歹也要獨立思考,反駁我的推理吧?」
  土田老師擺出一副無法理解的表情,倉科明日奈感覺像老鼠拉龜般,怎麼會有資質如此魯鈍的人:「首先你應該會質疑,犯人真的是女人嗎?」
  「犯人會是男人?倉科同學不是說不可能嗎?」
  「我只說可能性很低,不是不可能。犯人換成男同志,也是符合我的推理。」
  土田晃司聞言,全身微微顫抖。現代同性戀早已不是甚麼新奇的事,不過直到今世時倉科明日奈才多少對此在意。之前考慮過自己將來與女孩子談戀愛時,免不了被外人視為同性戀;然而遵從外界目光,與男孩子談情說愛時,於本人而言卻是澈頭澈尾的同性戀。基於自身奇特的狀況,開始留意同性戀者相關的報導。
  「犯人從頭至尾都只穿中性的衣服,身型矮小,未曾開口說過話。說實在的可男可女,先入為主設定犯人是女性,隨時會引導去錯誤的方向。」
  「原來如此,犯人是男人,因為吃醋所以襲擊山本老師嗎?這樣一來嫌疑犯會不會太多?」
  聞到土田晃司怕麻煩的口氣,倉科明日奈靠前道:「真是的!土田老師打算啥也不做,光是坐着坐享其成嗎?」
  「不,我不是那個意思……」
  「哎呀,土田老師可以啥也不做的唷,那麼我也不用出手幫忙呢。」
  「做!我做!都做!」
  秘技!依賴他人之術!
  肖恩只是靈體,沒法協助搬運物品,終究要找其他人來幫忙。何況藉詞取證物,能夠造訪山本紗耶的家,甚至有個萬一可以登堂入室,進入少女的閨房,簡直是……
  好悲哀呢。
  明明前世的自己連女孩子的房間都未去過,今世竟然為他人牽紅線搭鵲橋,究竟在做甚麼白痴事兒啊?
==========
《溯迴之魔女 II 一個都不留》本日發售!おめでとう!
本篇後面附錄〈SP3〉有十四歲(已過食用期)的倉科明日奈及涼宮茜,是筆者偏心插進去的。
A.D. 2014年時為中二學生呢,順帶一提二人的三圍是……(被拖出去打死)
希望有生之年可以寫到三位女主角長大成人,然後我就可以做鬼父(再次被拖出去暴打毆死)

1

0

LINE 分享

相關創作

階段の踊り場に 団地にクマ出没 捕獲作業中に死ぬ(製造車禍.傷人)(狂犬病)⑩

県営住宅の踊り場にクマ 新潟・見附市(經濟損害)(製造車禍.傷人)(狂犬病)⑧

県営住宅にクマ 麻酔銃で撃たれ捕獲後に死ぬ 新潟 見附(アニマルホーダー)(狂犬病)⑦

留言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